第98章 我徒牛叉
眾人心中異常震撼.

黃極境九階,這等武道修為,與黃極境五階,差距可不是四階這麼簡單,而是氣池上的巨大差距.

黃極境五階的修為,其氣池至多也就一個房間大小,可對方是黃極境九階,那就是一個巨大廣場了,而且這樣的武者,肉身內的血氣也提升到了很可怕的程度,一拳轟出的肉身力量,至少也是按五鼎巨力來疊加了.

而且柳云青是誰呀,這可是嗜戰如魔的瘋子,竟敢招惹這樣的殺神,這是嫌命長了?

"小子,你敢還手?"

柳云青目光陰冷,沉聲說道.

楚千夜卻一臉的淡然.

"夠了!"

那位掌教終于動怒了,身上的玄氣,恐怖的湧動,那種凜然的力量,直接震動蒼穹,四周的空間都仿佛被硬生生撕裂出一個巨大窟窿來.

冰冷的殺意如芒,所有人都覺得溫度在急劇下降.

"再動手,我就廢了你們的武丹,逐出劍侯府!"

柳云青臉色一白,他非常的震撼,這位掌教的實力太可怕了,僅僅釋放出一點氣息,他竟然感覺全身都動彈不得,那種令人絕望的封禁,體內的玄氣都像是一潭死水,根本就不聽自己的使喚.

如果自己碰到這樣的強者,那絕對是死路一條.

想到此處,他就再也不敢動了,只能勉強的點頭.

楚千夜手掌一揮,將三具傀儡收入乾坤戒內.

眾人都是一陣汗顏,方才這位掌教爆發出來的力量,實在很可怕,他們也是有生以來感受到真正的強者,那種令人無法動彈,窒息的感覺,他們都不願意再嘗試.

"快進入怒焰王座,我們劍侯府不能落後另外的三大學府,今年的四大學府爭霸,能否也讓我們這些老家伙揚眉吐氣一次,就靠你們了!"

掌教撤去武道壓制,眾人都感覺一陣輕松.

方才那種壓迫,實在太可怕了,他們到現在都有種劫後余生的感受.

眾人聽到這句哈,不由得哄然大笑.

柳云青卻眼神陰沉地看了楚千夜一眼,隨即扭頭走入陣法,進入怒焰王座.

在掌教意味深長的目光下,楚千夜等人也進入了怒焰王座.

萬獸山,共有九座陣法,楚千夜幾個人被傳到了一片森林茂密的位置.

"吼!"

恐怖的獸吼,直接從山林深處傳來,恐怖的戾氣滾動如雷,跟著鋪面而來的還有濃郁的玄氣.

"這里的玄氣好濃郁,比內府高出不少."白秋葉由衷感歎道.

眾人也是一臉的贊歎.

"萬獸山很大,八百萬里的距離,普通人要走路橫穿過去的話,至少需要八年的時間方可穿過去."郝娟開口說道,"即便是武者,至少也需要三天的功夫才可穿過這萬獸山,加上萬獸山內有強大的蠻獸,實力弱小者半個月都未必能穿過這座山."

眾人聽到這句話,頓時露出驚呆的表情.

"要進入青云河,很多地方都可以達到,但用時不一,距離最短的那一條就是從萬獸山正中央穿過去,用時也比其他地方短了不少."莫如風說道,"九個陣法看似分散,但最終都會從正中央穿過去,除非實力弱小的武者才會在外圍."

"千夜,如果我們走正中央這條路的話,時間就能大大縮短,然後進入青云河."阮魁說道,"以我以前的經驗,多數人都會選擇走這條路,而且越早越好."

楚千夜眉頭微微一皺.

阮魁的意思他明白,既要節省時間,又要有所收獲的話,只能選擇走正中央的這條道,其他的路會相當的耗時.

"那就走正中央吧."楚千夜說道,"而且似乎有人比我們來早了."

看到眾人疑惑,楚千夜指著正前方,那里有著一只死去的蠻獸,內核已經被挖去.

"有人比我們早,其實也有好處的,我們可以不用出手,大家打起精神,我們現在就要穿過萬獸山了,要提起警覺性."

楚千夜沉聲說道,臉龐智商終于露出了一抹凝重的表情.

話音落下,他卻腳掌一點,身形頓時向前掠出,眾人紛紛跟在其後.

萬獸山地域廣闊無垠,只能以身法去趕路了,幸好他們是武者,體內擁有玄氣,速度更快.

與此同時,萬獸山的其他陣法也是光芒一陣閃耀,眾人紛紛從那陣法中踏步而出,隨即和楚千夜等人一樣的打算,走正中央的道.

"劍霸天,好久不見呀,今年的怒焰王座曆練,那些老家伙讓你來的?"

一位身穿黃袍的老者淡笑道,而他目光則盯著一位身著樸素的老者,此人正是楚千夜的師傅劍霸天.

"呵呵,那倒不是,今年是我自己要來的."劍霸天搖頭說道,"我收徒了,這是他第一次參加怒焰王座曆練,我怕有些不長眼的家伙違反規定,所以就自己進來了."

黃袍老者聽到劍霸天的話,頓時露出驚訝的表情.

他很清楚劍霸天的性格,他怎麼也沒想到這家伙居然收徒了,以前可是很嫌麻煩,那個時候他也勸對方收個徒弟,適當的把自己所學的本領傳承下去,可劍霸天總說麻煩,這回居然主動收徒了?

莫非他開竅了?

想到這里,他又否決了,他對于劍霸天很了解的,這家伙就是認死理.

"能讓你主動收的徒弟,天賦應該不錯吧."

劍霸天輕輕點頭,心中卻暗道:何止不錯,簡直只能說是妖孽呀,越兩階戰斗的天賦,這可不是誰都可以完成得了的,但是楚千夜可以!

"四大學府的爭霸,你會讓他參加?"黃袍老者隨口問道.

"放心吧,我不會要求我徒弟做任何事情."劍霸天說道.

黃袍老者客氣的說道:"那我就先感謝了."

)p首發:g

劍霸天的實力還是很可怕的,他若親手教導出來的弟子,自然不會太差,如果楚千夜參戰,他們奪魁的機率就會增加難度.

"你先別高興地太早,按照我對他的理解,這種事情,他應該會參加的."劍霸天笑道,"而且可能要奪魁."

黃袍老者覺得劍霸天有些托大了,所以不以為意的輔助一笑了之.

哼,不相信?等我徒弟參戰的時候你們就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