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妖孽功法!
"千夜,我把你當成兄弟看,這蛇鱗你就收下吧,關鍵時刻可以救你一命.你如果要報答我,那就盡快提升你的武道修為,我的太子之位,還指望著你給我爭取呢."劉志權搖搖頭說道,"如果不是答應我娘親,我才不當什麼皇太子,外面的世界那麼大,在赤水郡國這種小地方呆著根本沒有什麼意義."

楚千夜神色一怔,他從未想過,城府極深的八皇子,竟也有談吐心聲的時候.

他不想當皇太子?

楚千夜心中暗暗詫異.

"其實,我的娘親就是被賢妃所害的,我只有當上皇太子,才有報仇的希望."劉志權開口說道.

楚千夜沒想到劉志權參與皇子之位的爭奪,竟然還有這層關系在內.

"很意外吧."劉志權表情冷漠的說道,"賢妃這個賤「女人,如果不是她,我現在應該也和你一樣,或許只是在皇室學府內,一心只追求武道.我這麼做,也是被逼的."

很難想象,劉志權這些年來忍辱負重,竟然還能夠堅持到現在,而且還若無其事的樣子.

看來,他承受的壓力,一點也不亞于自己呀.

楚千夜忽然覺得劉志權和自己的命運,似乎也差不多.

他從小就沒有娘親,老爹又出走得早,說是孤兒一點也不為過,若不是因為他哥哥楚千日為他杠為他擋,現在的他,恐怕也不能進入劍侯府.

玄氣大陸上,若要覺醒武魂,不僅僅靠勤奮,有些時候還需要心無旁騖,若心有雜念,那就很難覺醒武魂,至多也就是淬體到極限,成為一位不俗的武夫而已,但卻與武道修煉無緣了.

他楚千夜能有今日,也是靠他的哥哥楚千日.

而今,劉志權這麼仗義,居然把這蛇鱗給他,這讓他心中有股暖流.

好兄弟,重情義!

"好,那我就先收下.放心吧,怒焰王座,我一定可以再次突破的."楚千夜鄭重的說道,"今年的四大學府比試,我也不會讓你丟臉的."

看著楚千夜如此認真的表情,劉志權隨即輕輕點了點頭.

m`首t發")

從鸛雀樓回到內府,楚千夜一直心有澎湃.

劉志權這樣的兄弟,其實已經不多了,是個值得深交的人.

至于七皇子,這個人城府極深,只怕比八皇子還要陰險,這麼久以來,他從未見過他出手過,而且從來都是虛偽的笑臉,偏偏身邊還要不少的人為他賣命,說明這個人還是很有自己的一套的.

甯一凡,這個家伙已經被收攏了.

"志權,一個多月之後,我就殺甯一凡,試探一下七皇子的能耐,也算幫你敲山震虎,讓你看清看清,誰是敵誰是友."

楚千夜收回心思,隨即開口說道,.

話音落畢,卻見他閉眼盤腿沉神,兀自進入修煉的狀態.

他先是進入自己的識海,望著萬丈的青銅神木,楚千夜不由得感慨萬千,龍族如此拼命守護的神木,居然也不甚明了.

龍傲天先前解釋過,當初武神之戰,這棵神木是龍族浴血奮戰保護的對象,龍族都紛紛倒下,最後只剩下九龍逃脫了出來,但因肉身盡毀,九龍為了保全自己的魂魄,也為了掩蓋萬古神木的氣息,遁入古界,然後再次莫名其妙地出現在楚千夜的識海內.

對此,楚千夜只感到噓噓不已.

若放在以前,楚千夜只覺得這種說法極其狗血,但這種事情發生在自己的身上,楚千夜只能深信不疑.

青銅神木,或許只要再次遇到自己老爹的時候,這些謎底才會慢慢浮出水面吧,這一切都和自己的娘親有關,而知曉這些的,只有他那位老爹.

楚千夜退出了自己的識海.

焚天聖劍武魂,這麼久沒有去注意了,也不知道發生變化沒有.

楚千夜閉上眼睛,仔細感受焚天聖劍,卻依舊沒有任何的變化,只是靜靜地懸浮在他的武魂空間內,散發出幽幽的光芒.

神品武魂,難道只是能夠幫他快速的參悟功法武技?

楚千夜不相信,但目前還真的只有這種玄通.

"你的真正面目,只怕也還沒有揭開吧."

看著焚天聖劍,楚千夜嘴角輕吐道.

話音落畢,楚千夜卻完全地退出了武魂空間.

這些都是急不來的,只能走一步算一步.為今之計是盡快找到恢複魂魄的藥材,如果龍傲天能夠恢複,他對于自己來說,是一大臂膀,如果運用得好,對付流云宗都不是什麼大問題.

另外的八條神龍,目前仍然在沉睡.

龍傲天這厮,說話也有些不可信,但楚千夜也懶得去揭穿他謊言.

"開始修煉吧,也不知道進化為黃階上等功法後的《不死神訣》,到底如何的妖孽."

楚千夜盤腿,閉眼沉神,徹底地進入了修煉的狀態.

"嗤嗤."

當他運轉功法的時候,四周的玄氣,驟然如龍的聚湧而來,液化似的玄氣,透過他的毛孔,絲絲地滲入他的體內.

轟!

玄氣如龍,蠻橫地沖撞著他,五條筋脈,開始瘋狂的運轉,一吸的功夫,玄氣在體內已運轉四個周天,速度明顯比之前要快了兩倍,而且快速地被他氣池所吸收.

楚千夜似乎也感受到這變化,心中不由得欣喜若狂.

他進入煉獄大殿,總算沒有白費,進化的功法,果然極其的妖孽,這種流轉的速度,已經把那些所謂的天才甩了幾條街,他這才叫做妖孽的修煉天賦!

楚千夜心神合一,不再有雜念,開始瘋狂的吸收玄氣.

周天的玄氣,朝著楚千夜所在的方向用來,竟宛若奔騰的怒河,撒了野的歡暢.

這個變化,直接引動了天地間的玄氣和造化.

幾乎所有掌教都是睜開眼睛,感受玄氣的變化,不由得神色一變.

"這是何人?這是突破?"

"不,這是修煉!"

突破和修煉,還是有著質的區別.如果是突破,玄氣會越來越快,瘋狂的沖擊境界,到最後一刻的時候,那絕對是引動天地巨大變化.

而今,這些玄氣的流動速度,非常地平順,沒有絲毫的起伏,更像是是修煉.

那些閉眼的老怪物,也是一臉的驚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