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卷軸解封
煉獄大殿的中心,濃郁的能量霧氣從地底源源不斷的滲透而出,最後籠罩著一處廣場.

此廣場石柱林立,冒著陰森的氣息,石板雕刻著各種蠻獸圖騰,面孔大多猙獰,為這大殿平添了幾分詭異的氣息.

兩道身影緩緩的出現,目光掃了四周.

"這里就是煉獄大殿的中心了."

"留意下那個小子,只要他敢出現,那就要了他性命!"吳坤桐臉色陰沉,用近乎咬牙切齒的表情說道.

"好."

遠處也有些身影,遠遠地駐足觀望,目光偶爾在吳坤桐倆人身上游來游去,但不敢停留太久,明顯很顧忌.

"他怎麼也來了?"

"應該是為了能量體來的,據說他已達到黃極境巔峰,距離玄極境僅有一步之遙了."

眾人聽到這句話,心中都是暗暗吃驚,他們也聽聞吳坤桐武道修為達到瓶頸,可是沒想到竟然如此強悍,都已經在黃極境上登峰造極了,和玄極境也僅有一步之遙了.

@zf

可惜他們不知道的是,就是這位登峰造極的強者,前不久還被楚千夜搶了七級能量體,而且還沒有絲毫的辦法.

"那個師兄很厲害嗎?"陸小青一身淡綠衣裳,秀眉纖長,站在甯一凡的身旁,嫵媚一笑道.

"他是吳少,傳聞武道修為已達到黃極境八階,正在沖擊玄極境."甯一凡凝重的說道,"他同時也是赤水郡國黃榜的榜首,實力了得."

"真的那麼強麼?和你比起來呢?"陸小青虛掩著小嘴,吃驚的問道.

"嗯,很強,這麼說吧,我全力出手的話,我估計連他十招都接不下."甯一凡鄭重的點了點頭,露出凝重的表情.

楚千夜其實也早已到大殿中心了,他盤腿閉眼沉神,在一根石柱之上修煉,這里是高處,可以一覽無余的看到下方的情況.

這煉獄大殿,玄氣濃郁,而且能量也很可觀,自己的功法就是要奪天地造化,吞萬物之靈的,所以他到這里的時候就開始運轉功法,吸收四周的能量.

不過他倒是克制,沒有瘋狂的運轉功法,畢竟下方的武者不少,而且修為都不弱,若是自己弄出大動靜,被人盯上可就麻煩了,尤其是吳坤桐這家伙也在下面.

雖然他在修煉,不過甯一凡和陸小青的對話,卻清晰地傳入他的耳朵,他的嘴角忍不住揚起,露出一抹冷笑的弧度.

這慫包,連吳坤桐十招都擋不住.

至于陸小青?他無所謂,現在這個女人已經和他沒有任何關聯,在強行吸收他體內的玄力的時候,他們倆之間早已恩斷義絕,沒有了任何關系.

倆人現在形同陌路.

他不在理會底下那些人,而是摒棄雜念,繼續沉神修煉,吸收周圍的能量.

奪,奪,奪!

四周的玄氣,能量,以及周圍濃郁的草藥精純氣息,所有天地間的造化,都被他汲取.

"嘩."

楚千夜的筋脈內,玄氣在功法的運轉之下,轉化為玄力,淬煉著他的肉身,在他體內宛如流動的溪水,雖靜但有回響.

伴隨著時間的推移,楚千夜身體四周,散發出淡淡的霧氣,而他的臉龐之上極其平靜.

如果有人親眼目睹,一定震驚的發現,這團霧氣,竟是接近水霧的玄氣,因為楚千夜刻意控制了吸收的速度,但功法過于狂猛,竟無法阻擋這些玄氣彙聚過來.

下方的氣息越來越多,最後楚千夜也無心修煉下去了.

他睜開眼睛,居高臨下的看著下方的身影,臉上頓時露出一抹愕然之色.

下方的武者,至少也有二十多個,這些人的氣息,最弱的也有黃極境四階,最強的已經半步踏入了玄極境.

這些人,雖然表面看起來沒有什麼,但私下里卻勁氣湧動,他們體內的玄氣,一直處于蓄勢待發的狀態,只要大殿中心的地宮開啟,里面的卷軸就會冒出地表,到了那個時候就是他們出手的最佳時刻了.

楚千夜只是抱著玩票性質,他並不在乎這些卷軸,他現在功法已經進化,實力會提升上去,到了那個時候,還怕沒有武技功法?

而且,接下來他將會瘋狂的煉丹,提升自己的靈魂強度,煉丹這個職業受人追捧,隨意煉制出一枚丹藥,別人都會爭著送丹藥給自己.

轟!

就在他腦中有雜念的時候,地底之下一陣劇烈的晃動.

所有人的目光,皆是死死地盯著正中間.

那里有著一個祭台,此時能量狂暴地從那里湧出.

"卷軸,即將解封!"

每個人都吞了口唾沫,心中暗忖道.

楚千夜也露出似有所悟的表情.

古萬河說這里的卷軸還不錯,但好卷軸都是出現在最後,這是他對煉獄大將軍性格的了解,這句話楚千夜一直記在心里,所以他並沒有著急.

"咚!"

天地間,所有的能量,在這一刻都變得極為狂暴了起來,地宮之下,能量澎湃,磅礴地湧動而出.

"咔嚓."

驚人的能量,直接令得虛空一陣扭曲,四周的石柱,忽明忽暗,玄妙的銘文顯現了出來.

呃……

眾人看到這一幕,都是暗暗驚訝,這些銘文宛如蝌蚪狀.

"嗤嗤."

四周的石柱,一股股氣息,若隱若現地相互連接起來,組成一個奇妙的陣法.

眾人不由得握緊了手掌,呼吸也漸漸變得粗重,目光死死地盯著祭台.

"轟隆!"

祭台上,劇烈的顫動了起來,然後在眾目睽睽之下張開,狂暴的能量自其中彌漫而出...

過了許久,祭台一點變化也沒有.

嗯?出了什麼狀況?

有些人早已等不及了,腳步向前踏出幾步,目光盯著祭台,企圖接近,看看有何變化.

"吼!"

兩尊血魂,忽然浮現了出來,魁梧的身材,手握七尺烏黑的戰槍,散發出恐怖的戾氣.

地宮射出一道血光,而祭台則充滿了詭異的氣息.

"咻!","咻!"

卷軸,徒然從地宮內被能量震飛了出來.

所有人的眼睛,都是一亮,眼中貪婪之色,一覽無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