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記仇
"走,進去."

楚千夜腳掌一踏,施展身法,向前掠出了幾丈,郝娟三人微微一愣,也是緊隨其後.

這座匍匐的巨殿,看起來氣勢極其恢宏,根本不像是埋葬一位武將,寶藏似乎更有種喧賓奪主的味道.

"這座宮殿,看來並不像是墓地,那位煉獄大將軍,應該埋葬于這座陵墓之外了."楚千夜來到大殿門前,輕輕搖頭說道.

眾人聽到楚千夜的言論,也是神色一怔.

沒有認識楚千夜之前,他們可能會覺得楚千夜發瘋了,但現在楚千夜展露出來的實力,已經深深地把他們折服了.

"大家小心點,這座大殿,機關重重,而且那些強者已進入陵墓."楚千夜肅穆的說道.

眾人不自覺的點點頭.

楚千夜先進入大殿,隨後三人緊跟.

四人進入大殿後,狂暴的能量,頓時間翻湧而來,那種恐怖的氣息,令得所有人都微微皺起了眉頭.

"這里的能量體,等級應該很高."莫如風說道.

言外之意,能量體等級越高,攻擊力就越強,越善于把自己偽裝在霧氣內.

大殿內,霧氣極濃,沒有金碧輝煌,只有四處充斥著狂暴的戾氣,以及森然恐怖的氛圍.

"倆人一組."楚千夜眉頭微凝,淡淡說道,"秋葉你跟我,郝娟師姐和如風師兄,你們倆個一組."

\c看●}正#z版w章-}節y上3《

對于這樣的組合,他們也沒有反對,四個人在一起,目標卻是太大了,而且這座大殿如此龐大,若是在一起,肯定會錯過不少的能量體,所以倆人一組是最佳的選擇.

楚千夜怕霧氣太重,白秋葉會跟丟,所以一把將拉住對方的小手,柔軟無骨的冰涼小手,讓楚千夜也是暗暗失神.

身後的白秋葉,臉色發紅,羞澀的低著頭,不敢與楚千夜直視.

楚千夜可沒多想,他手掌握著戰劍,感知力隨之擴散出去,眼睛掃了掃四周.

"嘩~"

恐怖的霧氣內,忽然傳來細微的動靜.

楚千夜示意白秋葉停下,自己也是盯著正前方.

"吼!"

恐怖的怒吼,猛地自前方傳來,楚千夜瞳孔遽然收縮.

他的正前方,竟有三丈龐大的能量體,已經化形了,長了三個腦袋,手持黑色鬼斧,雙眼貪婪地盯著楚千夜倆人.

太可怕了,眼前的能量體,顯然已經開啟了靈智,能夠化形修煉,尋常的小能量體已經無法滿足其需要,把目光鎖定在人類上.

看到眼前的能量體,白秋葉頓時有些緊張了起來.

"放心,有我."楚千夜握緊其小手,篤定的說道.

不知道為什麼,楚千夜那只寬厚的手掌,帶來的溫度,在此景所說的話,讓她相當的有安全感.

"畜生."

楚千夜仗劍而立,虎目殺氣凜冽.

眼前這能量體,至少也是四級的家伙,其能量核所蘊含的精純能量,估計都夠他沖擊黃極境五階了.

"吼!"

能量體似乎也不懼,怒吼一聲後,直接向前撲來.

楚千夜冷笑,腳踏殺伐之力,掌中的戰劍,徒然爆發出恐怖的殺意,一劍斬下,虛空一陣扭曲.

此時那能量體才感覺到楚千夜的強大.

"吼!"

化形三頭怪的能量體,不安的怒吼了一聲,隨即扭動著身軀想要逃走,楚千夜自然不能如它所願.

"哼,既來之則安之吧."

楚千夜腳掌向前一踏,恐怖的劍氣頓時沒入了三頭怪的體內.

"嘭!"

三頭怪被擊飛了出去,身體有些虛幻.

趁你病要你命!

楚千夜腳掌再度向前一踏,劍氣如芒,三頭怪慘叫連連,最終倒在楚千夜的面前.

白秋葉怔怔地看著楚千夜.

楚千夜的實力,她很疑惑,明明只有黃極境四階,卻能夠怒斬四級能量體,這可是很讓她震驚的.

四級能量體,實力和黃極境六階相當,五級以上的能量體,實力比武者強悍三階及以上,等級越高,實力就越強.

楚千夜提劍向前,手掌放于能量體上,功法旋即跟著運轉了起來.

"嗤嗤."

驚人的吸力,直接吸收能量核.

伴隨著時間的推移,過了幾分鍾後,三頭怪的能量體,直接虛幻,最終消散在天地間,而楚千夜則完全地把能量體吸入自己的體內.

仔細感受氣池內的玄氣,楚千夜輕輕搖了搖頭.

明明已經達到了瓶頸,就是無法突破.

果然是瓶頸,如果玄氣不夠多的話,永遠也無法突破.

"機緣,真難求!"

楚千夜暗暗苦笑.

"走吧,給你的那些能量核,在路途上將之吸收了吧."楚千夜說道.

白秋葉點了點頭.

楚千夜望著前方,身形一動,化為一抹模糊身影暴掠而出,白秋葉緊隨其後.

倆人視線遙不可及的地方,兩道閃電飛掠的身影突然頓了下來,偏過頭,望著正前方楚千夜消失的方向.

"他們已經進入大殿了,楚千夜的實力不是黃極境四階?我很好奇,他是怎麼干掉這些能量體的?"一位身穿華麗衣袍的青年,目光陰冷的說道.

鷹鉤鼻,眼神凌厲,似乎要把人洞穿似的.

"林子軒,你確定楚千夜真的進入了大殿?"

被盯著的那個人,赫然是林子軒.

林子軒很憤怒,但他也沒辦法,只能掉頭往回走,卻沒想到遇到了他堂哥林子墨,遂將此事告訴了對方.

不曾想到的是,林子墨居然無比的亢奮.

雖然他很不解,但聽說他堂哥要對付楚千夜,頓時喜出望外.

被楚千夜壓制,他早已被楚千夜恨透,他也想出手過,但他不敵楚千夜,所以他只能隱忍了.

"子墨,我以性命起誓,他們真的進入大殿了,還是那個古萬河帶他們進去的."林子軒認真的說道.

"堂哥,你好像和那小子沒過節吧,怎麼想對他出手?"林子軒小心翼翼的問道.

"他得罪了七皇子殿下,若我能殺了這小子,七皇子殿下就欠我一個人情."林子墨說道.

林子軒聽完,頓時一愣.

這下好了,這厮居然連七皇子都得罪了.

"別廢話,繼續帶路."

倆人身形一動,繼續向前掠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