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男兒,孤身萬敵又何妨?
"咻!"

黃鼠身形向前沖出,掌中的戰刀,猛然劈斬而下,刀氣如霜...

楚千夜眼神眯成了一條縫隙.

這個黃鼠,玄兵的境界,似乎也已經進入了圓滿小極位,但劍意缺少了殺伐之力.

楚千夜輕輕搖頭.

見楚千夜搖頭,黃鼠差點沒有吐血.

這個小子實在太混賬了,先前勝之不武,現在又搖頭,這是幾個意思?以為自己能戰勝?

四周的圍觀者也是不自禁的搖了搖頭.

楚千夜先前占了便宜,那是因為攻其不備,如今黃鼠已早有准備,不可能占到便宜的了.

只可惜,他們並不知道,楚千夜打從開始就沒有想過要占便宜.

"廢物,拔劍吧."黃鼠冷哼道.

楚千夜輕輕搖頭.

"你……"

楚千夜淡淡說道:"不配."

聽到這句話,黃鼠差點被逼出一口內血.

這個楚千夜,實在太把自己當回事了,不拔劍?

真以為自己無敵?

"這個小子太狂妄了吧,不拔劍?"

"其實新人每年狂妄都是大有人在的."

"他這不是狂妄,他這叫不自量力,也不掂量掂量自己幾斤幾兩,黃鼠師兄剛突破黃極境六階,刀意達到圓滿境小極位,刀氣百步穿行,無人抵擋……"

圍觀的人紛紛評論道.

唯獨有些人,眼里露出了似有所悟的神色.

瓊玉此時也是盯著楚千夜看,她看不透楚千夜,雖然他只有黃極境四階,但這不可能是他全部的戰力,莫非他的力量已經強大到可以撼動黃極境六階?

這個念頭剛從她腦海里跳出來,頓時把她嚇了一跳.

越階戰斗的人並不是沒有,但這群人都是屬于天才或妖孽的級別,楚千夜,他算嗎?

"死!"黃鼠震怒,掌中的戰刀,猛地劈斬而下,刀氣令得虛空一陣扭曲.

望著暴掠而來的刀氣,楚千夜沒有急于出手,他早就算好了對方出手的速度,以及刀氣的力量.

楚千夜淡淡地站在那里,衣袍紛飛.

他的臉龐上不悲不喜.

"雷動九劫:無盡殺伐!"

楚千夜心中一動,體內的玄氣驟然彌漫而出.

這是殺伐之力,並非是劍技,是他在參悟那人的殺伐之道後,融合老頭師傅的劍技命名的.

他腳掌猛地一點,如龍沖出,掌中的戰劍爆發出一道刺眼的光芒,數丈龐大的劍氣湧動.

面對這突如其來的龐大劍氣,所有人的眼睛都是微微眯了起來.

"這是……"

"劍氣."

"好恐怖的劍氣,至少也是圓滿小極位了吧."

恐怖的殺伐,引燃了許多人的熱血.

所有人都知道,這不是簡單的劍道.

"居然有如此可怕的劍意."

"好強的殺伐."

這不是簡單的殺伐,而是無畏懼的殺伐,縱然你武道修為比我強,縱然你人多勢眾,但這些又如何?來一個我殺一個,來一對我殺一雙,屠盡蒼生!

感受到無疑匹敵的殺伐,黃鼠臉色微微一白,面無血色.

這劍意太可怕了,都還沒拔劍就如此,若是拔劍呢?

眾人忽然被自己這個念頭給猛嚇了一跳.

如果真是如此的話,那的確相當可怕.

"嘭!"

恐怖的殺伐劍氣,直接狠狠地與黃鼠的刀氣碰撞,驚人的能量在碰撞間,快速地消融抵消,但很快就擋不住楚千夜的劍氣,直接如山倒,被瓦解.

"噗嗤."

黃鼠被擊飛了出去,吐出一口鮮血.

呃……

眾人看到這一幕,嘴唇微動,最終卻沒說出什麼話來.

誰說人家狂妄的?

誰說人接不自量力的?

這是貨真價實的力量,不拔劍又如何?黃極境五階,六階,七階?那又如何?管你多少階,來了殺便是!

統統擊潰,統統殺掉!

來一人,殺一血,來一對,殺一雙,……

"你--"楚千夜居高臨下的盯著黃鼠,淡淡輕吐:

"教我做人的道理?"

黃鼠面無血色,眼里產生了恐懼.

而徐風的臉色,直接陰沉到了極點,他沒想到黃鼠居然被楚千夜擊敗了,這是他遠遠沒有想到的事情.

"這個廢物."他盯著黃鼠眼有驚懼,頓時冷哼道.

黃鼠如今的狀態,已經沒有戰斗的信心了,繼續下去也是受虐的份.

"哼,讓我來會會你."

徐風站了起來,腳掌向前一踏,猛然消失在原地.

身邊的跟班對視了一眼,皆能看出對方眼中的震撼.

徐風的實力,一直都是個謎,剛剛他們感受到,徐風散發出來的氣息,相當的可怕,那是一種臨近玄極境的力量.

至少也是黃極境八階以上的武道修為.

這樣的強悍,不說橫行劍侯府,但這樣的恐怖存在,只怕黃極境已難逢敵手了.

"走,去看看."

%"gx

倆人紛紛說道,連忙跟了上去.

而此刻,楚千夜仗劍而立,心頭卻猛地一震,頓時有種不祥的預感.

"好大的威風."

一道身影,卓然而立,淡淡地看著楚千夜.

"徐風!"

"徐少."

"完蛋了這個新人."

聽到周圍的議論,楚千夜頓時明白了來人的身份.

三番兩次針對自己的,就是眼前這個人.

楚千夜淡淡地看著對方.

"有何指教?"

"哼,裝神弄鬼."徐風冷笑道,"你出手傷了我的人,我自然不能坐視不理."

"或者你自廢筋脈,我可以饒你不死."

徐風看著楚千夜,無比霸道.

幾乎不給楚千夜說話的機會.

"顯然,你是不可能自廢筋脈的,所以我只能出手廢了你!"

話音落畢,楚千夜頓時看到一人影沖到他面前,手掌猛地一拍.

好快的速度!

楚千夜心中十分吃驚,體內的玄氣都來不及催動,對方的一掌拍擊而來,掌風彌漫著可怖的殺意...

"嘭!"

楚千夜被擊飛了出去,身體內血液沸騰,心口隱隱欲裂,甜意襲來,被他強行鎮壓了下去.

他仗劍而立,虎目充血,微微抬起頭,看著站在他面前的徐風.

呵呵,終于出手了麼.

果然很強,不愧是內府的武者,實力根本不是那些黃榜武者能夠比擬的.

但是他--

也不差!

楚千夜體內戰意咆哮,沖出他體外.

男兒路,只一步,生死榮華莫回顧!

男兒血,才如鐵,刀山火海志不絕!

男兒淚,最昂貴,孤身萬敵不後退!

男兒碎,血橫流,生生死死不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