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勁敵
太強了!

這一劍鍾,幾乎把今天的黃榜之爭推向了高潮.

沒想到楚千夜拔劍後,居然如此的可怕,這一劍鍾,防禦力實在太恐怖了,韓邢的一斧根本破不開.

這是雷動九劫劍法第四重:雷動劍鍾.

第一重是雷動劍氣,第二重是雷動劍影,第三重是雷動劍印,第四重是雷動劍鍾.

1最"新`'章{c節…j上)t

前三重側重于攻擊,第四重則注重防禦.

無論是攻擊,抑或是防禦,都是相當的可怕,所有人的臉龐上明顯都是充滿了一陣愕然,顯然有些難以相信這一劍.

"再來!"韓邢狼狽的爬起,目光盯著楚千夜.

同等境界,沒想到實力差距如此可怕,前面那些武者,同樣也是黃極境六階,可跟韓邢比起來,差距實在太大了.

不過最讓他們震撼的是楚千夜,一個僅僅擁有黃極境四階的修為,戰力卻如此的可怕,刺出的這一劍,總有種驚鴻的感覺.

"這個楚千夜,實力太強了!"手持羽扇的青年,呢喃道.

八皇子微微一笑,楚千夜越強,他那位七哥就越有壓力,而如果自己能夠和楚千夜成為朋友,那自己這位七哥,恐怕就會寢食難安了吧.

所以,他不介意楚千夜的強大,他甚至希望楚千夜快速成長起來,成為自己的左右臂,到了那個時候,恐怕父皇就不得不重新考慮皇太子的最佳人選了.

韓邢揮舞著戰斧,再次向楚千夜沖了上來.

楚千夜一臉的淡然,筆直地站在戰台的中央,一身白衣飛動,戰劍嗡鳴.

韓邢的身體四周,血芒湧動.

"蠻族血統!"看見這一幕,眼尖的人立馬驚呼不已.

蠻族血統,這可是繼承了蠻獸的一些優勢,爆發力,速度,以及狂化,都不是尋常人能夠比擬的.

"韓邢發怒了!"

"他的體內擁有血獅的氣息,應該是覺醒了血脈."

"上次他發怒的時候,斬殺了一位黃極境七階的強者."

眾人議論紛紛,目光鎖定戰台上的兩道身影.

七皇子噙著一抹冷笑.

"這樣的修煉天才卻不能為我所用,可惜了."

他似乎能夠預見,楚千夜被韓邢斬殺的場景.

韓邢激發血脈,楚千夜必死無疑!

不過最開始的時候,韓邢確實占據上風,這一點是他體內的血脈優勢,以及武道修為的壓制.

然而到了後面他卻驚恐的發現,自己的血氣似乎在減弱,反觀楚千夜,他的血氣愈發雄厚,而且力量節節攀升.

韓邢體內的玄氣快速流逝,而且讓他最為驚訝的時候,楚千夜的劍威,越來越可怕,速度也越來越快.

很快他就察覺出來了,自己的血氣,居然被楚千夜給吸走了,這讓他氣得身體發抖.

"怎麼會這樣...?"他輕輕呢喃,眼中寫滿了難以置信的神色.

"八皇子殿下,楚千夜的氣息在不斷增強!"手持羽扇的青年,有些難以相信的說道.

八皇子殿下微微點頭,顯然也是相當意外.

奪天地造化,吞萬物之靈!

《不死神訣》,擁有可怕的吸力.

在楚千夜的識海內,那顆萬丈的青銅神木,一絲絲的血氣,正緩緩滲入神木內,一抹綠的神木散發出盎然生機.

"吼!"

一道龍吟,徒然響徹而起,青銅神木散發出微微耗光,接著那一絲微弱的光芒,蜿蜒百里的青龍,盤旋在神木上,然後慢慢縮小,沒入那一抹綠的枝丫中,仔細一看,竟還有一條栩栩如生的青龍雕像!

楚千夜不知道的是,因為血獅的氣息,他無意間喚醒了上古青龍,得到了青龍之力.

上古青龍,最為神秘強大的存在,哪怕只是一絲的力量,都是相當恐怖的.

所以下一刻,楚千夜一劍刺出的時候,速度驟然提升了幾倍,他只看到淡淡血芒的劍氣掠出,而韓邢則被擊飛出擂台外.

眾人面露震撼的表情.

這一劍,實在太強悍霸道.

劍氣激蕩,韓邢的胸口四周俱裂,傷痕累累,殷紅的血跡瞬間將其衣服染紅.

韓邢艱難地爬起來,然後噗嗤吐了一口鮮血,氣息斷絕倒地!

整個武斗場都變得極其安靜,七皇子氣得臉色極為陰沉.

韓邢是他花了大價錢買來的打手,居然被楚千夜當著他的面斬死了,這讓他胸口發悶,臉色黑得發紫!

"楚千夜,我要殺了你!"七皇子咬牙切齒的說道.

曉雅一臉的愕然,她激動地泣不成聲,眼睛紅腫了起來.

她賭對了,全押楚千夜贏,按照賠率,她可以拿到八倍的回報,相當于她三四年內的所有收入!

八皇子嘴角微微一揚,他似乎能夠看得見他七哥的表情,心中暗爽.

"武平兄,千夜的事情,勞煩你費心了."

手持羽扇的青年,微微點了點頭.

武斗場內,仿佛要炸開了.

十連勝!

"又一入榜的天才."

"實至名歸呀."

"太強了,沒想到劍意還能這麼厲害."

楚千夜卻沒有離開,他來這里是為了提升實力,不僅僅是為了入榜,從頭到尾和就韓邢能夠讓他獲得進步,前面的九個人,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我要繼續挑戰黃榜上的武者."楚千夜淡淡說道,"請賜教."

他的聲音不大,但卻清晰的傳入每個人的耳朵里.

"我靠,這是要炸呀,這家伙怎麼就不知道收斂呢,才剛入榜而已,真以為黃榜那些家伙吃素?"

"修煉天賦不錯,可惜心高氣傲,這樣的人,成就極其有限."

"是呀,真以為他很強麼?黃榜上的那些人,哪一個是菜逼?"

眾人聽到楚千夜的回答,再一次炸開.

七皇子也有些意外.

"真是個刺頭,這小子就不知道收斂嗎,真以為赤水郡國能者少?"手持羽扇的青年眉頭一皺,不以為意的說道.

"黃忠,新晉黃榜第一百五十四名."

此時,一位手持戰戟的武者,直接跳上擂台,淡淡說道.

"你太驕傲自滿了."黃忠用前輩的語氣說道,"剛入榜就想挑戰黃榜武者,未免也太把自己當回事了."

楚千夜淡淡說道:"出招吧."

黃忠嘴巴微微一抽.

"不知死活!"

腳掌一點,身形向楚千夜暴掠而去,體內的雄渾氣息,驟然如風湧動.

"黃極境七階."

楚千夜心中一動,眼中露出嚴肅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