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莫欺少年窮!
"打得很爽?"

楚千夜面無表情的說道,掌中的戰劍沒有任何波動.

可是,楚千夜太冷了,他手里的劍更冷,如飲血之矛,讓人心里不斷冒寒氣.

"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

楚千夜說得很輕,但卻清晰地傳入了每個人的耳邊.

"老大,我們殺了這廢物."

不知道為什麼,他們總覺得楚千夜這個家伙實在太邪門,說句話都讓他們有種不祥的預感,所以想要先下手為強.

"垃圾狗東西,上!"

等著這句話的那些人,紛紛出手.

楚千夜淡淡掃了一眼,他的劍更冷了,宛如鑽入身體的寒氣,讓人不寒而栗.

他勁衣飛動,神色淡然.

這一幕,直接浮現在道印上,武煉閣內的所有武者,清晰地看到武煉塔內所發生的一切.

楚千夜不屑地看著圍攻過來的武者.

人多有用?

或許吧,但絕不是這些廢物.

他淡淡地看著攻擊而來的武者,眼中掠過一抹血性,如狼似虎!

他輕輕抬手,戰劍在他手里,宛如三千雷動,道道如芒的劍氣,恐怖地爆發了出來,幾乎沒有任何征兆的.

"噗嗤."

實力不濟者,當場被劍氣穿體而亡,剩下那些已聞風喪膽,快速急退.

"莫欺少年窮!"

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這句話才剛說出來不久,第二句伴隨著楚千夜腳掌向前一踏,緩緩從他嘴里輕吐而出.

轟!

恐怖的氣息,徒然從他身體內爆發了出來.

"武極境四階!"

所有人都有些膽寒,心中暗暗後悔,自己到底得罪了什麼樣的人呀,這樣的煞神,為什麼他們偏偏要對付他呢?

姜才等人並未注意到,在他們和李靈交手的期間,楚千夜順利地突破了武極境四階,只不過是他們這邊的動靜太大,楚千夜那邊直接被掩蓋住了.

姜才也十分驚訝,在武煉閣內的時候,楚千夜才武極境三階的修為,沒想到進入武煉塔後,這家伙居然這麼快就突破了,這是何等妖孽的天賦呀.

那些劍侯府的掌教,心中也是很明白楚千夜的天賦.

"這個小子,修煉的速度實在太可怕了."

"霸天真是收了個好徒弟呀."

然而,不以為意的聲音也不少.

"哼,武道修煉,絕非是一朝一夕,他這種追求速度的武道,其實並不穩定."

"嗯,我也是這麼認為的,這樣的弟子,將來成就是很有限的."

然而,劍霸天卻無所謂,他看楚千夜,眼中愈發喜歡.

他追求的武道,本來就是殺戮,以一顆殺戮之心入道,管他修煉速度快慢與否,只要殺得痛快便是.

姜才滿臉的驚疑,但隨即露出一抹冷笑.

不得不承認,楚千夜的進步確實很大,但這一碼歸一碼,楚千夜還沒有達到黃極境四階的時候,他已經是黃極境五階的實力,如今更是踏入了黃極境六階.

所以,對付楚千夜,他有著強大的自信心,尤其唐掌教傳授武技,更是讓他如虎添翼.

可以這麼說,劍侯府外府已難逢敵手!

"不得不說,你還是讓我有些意外的."姜才徐徐說道,"可惜你遇到了我,注定要隕落."

楚千夜卻不為所動.

姜才的武道修為,至多也就是黃極境六階,雖然有些困難,但若爆發的話,擊敗此人也並不是沒有可能.

"要怪也只能怪你得罪了徐少,雖然徐家那些廢物不怎麼樣,但你不該在他眼皮底下如此為所欲為.拔劍吧."姜才看著楚千夜,淡淡說道.

楚千夜從頭到尾都未曾拔劍,劍氣也是從劍鞘掠出而已.

"對付你,不需要拔劍."楚千夜淡淡搖頭.

什麼叫自信?這就是自信!

什麼叫狂妄?這就是狂妄!

縱然天地之大,強者如林,但我心有傲氣,壯志凌云!

這天遮不住我眼,這地掩不了我心!

武煉閣內的所有人看到這一幕,心中都是暗暗驚訝.

劍侯府已有部分掌教開始看不慣楚千夜,認為他驕傲自大,目中無人,成就有限.

唐掌教就是其中之一.

"哼,狂妄的家伙,真以為自己無敵?"

唐掌教冷笑道.

"這種弟子,將來就算進入了內府,成就也有限."

劍霸天卻無所謂,這是他的弟子,別人愛怎麼說,隨他去.但是自身要強大,內心首先要強大,不屈不撓,無所畏懼.

他看中楚千夜的品質,其實就是楚千夜那顆渴望強大的心.

李霸天相信,只有這樣的武者,才能夠追求至上武道,也只有這樣的人才能配得上他的劍道.

姜才聽到楚千夜的話,臉色頓時微微一沉.

楚千夜這句話,其實對他而言是一種侮辱.

任憑你吹牛逼,說自己如何厲害強大,我一句話就噎死你:打不過我!

因此,姜才眼中凶光畢露,恨不得把楚千夜當場斬殺.

"狂妄!"

姜才冷笑,掌中取出自己的兵器.

這是一個重尺,通體烏黑,散發出恐怖的戾氣,當這重尺出現後,武煉塔內開始變得有些壓抑了起來.

"我這重尺名為滅天尺,經武煉塔黑氣淬煉和鍛造,進化為破武兵器,殺人不流血."姜才徐徐說道,似乎為了證明自己的話是真的,他連忙催動掌中兵器,一團黑氣就慢慢凝聚.

楚千夜依然不為所動.

見此,姜才嘴角忍不住微微一抽.

j首發r

本以為自己說出這兵器的來曆後,楚千夜一定會嚇尿拔劍,但對方根本就沒有絲毫反應!

這個家伙,莫非有什麼依仗?

姜才心中有些游離不定.

"哼,裝神弄鬼!"

他冷笑道,腳掌徒然一跺,體內的玄氣如龍,而其身影則化作一道光影,驟然向楚千夜奔襲而去.

玄氣在重尺內狂暴湧動,如芒的黑霧,陣陣蕩出,重尺的重量,足有兩百八十斤,在姜才手里卻絲毫不受影響.

尺影晃動,形成了密不透風的尺影罩,而他身形則快速向楚千夜掠去.

以他的氣勢,就算是黃極境七階的武者,也不敢與他硬碰.

"鐺!"

楚千夜站在原地,手掌輕輕抬起,劍鞘揮出,劈在那重尺之上.

姜才被擊飛了出去,而楚千夜卻依舊站在原地,紋絲不動!

輕風徐徐,衣服獵獵飛動.

寂靜,死一般的寂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