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開始測試
靈路共分為兩關.

第一關,武魂品階及力量測試;第二關,勇闖武煉塔.

今天就是第一關,武魂品階及力量的比拼,優勝劣汰勇者勝,弱者被踢出靈路,剩下繼續武煉塔闖關.

此刻,武煉閣內人頭攢動,黑壓壓的一大片人.

靈路曆練,對于劍侯府來說,這是非常隆重的盛宴,內府的人也會來觀看,甚至各掌教和長老會出手搶天才.

所以,今天注定是不太平的,那些潛修的老怪物都紛紛睜開眼睛.

"今年的靈路盛宴,希望出現好苗子."

"又到了搶人的一年."

"今年的靈路,希望不要讓本座失望."

……

劍侯府潛修的長老,執教者均紛紛睜開眼睛.

劍侯府的內府,除了些閉關的弟子,其余的人,幾乎有大半前來觀看靈路.

望著黑壓壓的人群,楚千夜也是暗暗詫異.

靈路竟然有這麼多人觀看,絲毫不遜色于武斗場.

武煉閣內,一個高築的戰台擺放著一塊碧綠的玄岩石.

"靈路的兩關,大部分人都栽在此戰台."

"是呀,第一關相當重要,檢測武魂品階和力量,如果這兩項都不通過,根本進步了武煉塔."

"今的強者不少,真期待."

……

楚千夜剛到武煉閣,四周議論聲傳入他耳朵里.

"大家看,皇室的人來了!"

忽然間有人開口說道.

眾人聽到這句話,忍不住紛紛側目,只見一身穿華麗袍子的中年男子,虎目生光,在群臣簇擁之下進入了武煉閣.

劍侯府是赤水郡國的其中一個學府,不知培養了多少的天才,在赤水郡國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從皇室親臨武煉閣就可以看出來了.

劍侯府的掌教也出來了,站在雍容男子的旁邊,一副恭敬的模樣.

待赤皇室的人坐定,其他的長老和群臣也紛紛入座,翹首盼望靈路開始.

隨著國師念誦經文,屠士開始宰殺祭品,一道血柱便從戰台沖天而起,萬丈的光芒,浩蕩四方.

做完這些後,劍侯府的一位內府掌教開始宣讀規則.

"靈路第一關:武魂品階與力量檢測."

"這是武魂品階檢測的玄岩石,只要把手放在上面就可以檢測出來,凡品五星以下的黃極境武者,直接淘汰掉."

"力量達不到一鼎,淘汰."

武魂品階,共分為凡品,靈品,玄品,神品,每品又細分為九星,凡品五星以下的黃極境是最低的條件.

即同時滿足兩個條件:凡品五星以上和黃極境.

不同品階的武魂,色澤也有別.凡品為黑色,靈品為赤色,玄品為青色,神品為金色,九星對應九道光芒.

這規則倒是不難理解,不過進入內府的條件還是有些嚴苛的,僅僅第一輪就如此,至于第二輪力量測試,至少也需要一鼎之力,有的人武魂雖高,但修為過低的話,肉身力量也無法達標.

這樣的篩選,條件可謂嚴格.

但很多人還是向往內府的,畢竟那是修煉的聖地,是改變命運的地方.

測試規則宣畢,許多人頓時露出躍躍欲試的表情.

"報名參加靈路的人,都上來吧."

考核的掌教掃了一圈,聲音清晰傳入每個人的耳邊.

聞言,每個人的臉龐上也是露出了一抹凝重.

話音落畢,陸續有人登場,站在玄岩石前,每位皆氣宇軒昂.

"關燁龍,劍侯府的第三位強者呀,據說是靈品武魂,已進入黃極境四階."

"陳云,十二歲覺醒靈品武魂,目前是黃極境三階的修為."

"呃,姜才,進入劍侯府的第二個月就突破,修為高深莫測."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姜才的身上.作為早先進入劍侯府的武者,這些年來武道修為未曾真正展露過,這也是許多人忌憚他的原因.

楚千夜的武道修煉,自然是和這些人不相同的,他的武魂碎裂過,肉身受過兩次淬體,基礎比較紮實.

武道修煉,肉身是最重要的,這一點他很清楚,尤其是最近修煉黃泉指,更是讓他確信這一點.

可惜,這里沒有一位武者知道,包括劍侯府的掌教都未必清楚,這也是楚千夜因禍得福悟出的道理.

"開始第一輪測試."

聞言,所有人呼吸都是一窒,終于要開始了麼.

"葉華."劍侯府一位掌教念了第一人的名字.

一位青袍少年站起,向玄岩石徐徐走去.

在眾目睽睽之下,少年伸手觸及玄岩石,武魂氣息湧動,兩道黑色的光芒驟然亮起.

"凡品二星,黃極境二階,通過."

掌教淡淡說道,那人則露出欣喜的表情.

圍觀者暗暗驚訝,沒想到這人的運氣這麼好.

隨著時間的推移,玄岩石上爆發出一陣陣耀眼的光芒,已有大半人參與了第一輪測試,但留下來的不足一半,這讓他們更清楚,第二輪恐怕又要淘汰掉一部分人.

……

"姜才."

聽到這句話,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了某個地方.

此刻,只見姜才的身影向玄岩石走去,頃刻間,每個人的視線都被他吸引了過去.

姜才從容淡定,微風吹起他的衣服,飄逸出塵的氣息.

"玉樹臨風."

許多人暗暗輕歎,如此的少年,氣質脫俗,而且天賦異稟,早已是許多達官貴人子弟的傾慕對象.

"姜才公子不愧是絕品天才,十歲就覺醒了武魂,若我能嫁給他,此生無憾了."

有人感慨.

沒多久姜才就走到玄岩石前,神態悠然.

"楚千夜."

掌教又念道,其余人聽到這個名字,臉龐上都是露出驚訝的表情,但很快就冷笑了起來.

"呵呵,這個武魂碎裂的廢物,還是不死心呀,都快被踢出劍侯府了,想不到居然參加靈路曆練來了."

"前段時間被甯一凡虐,要不是聞人牧月出現得及時,恐怕都保不住他小命!"

"垃圾湊什麼熱鬧,快滾吧,別浪費我們的時間,大家對你不感興趣."

楚千夜充耳不聞,走出人群,站在戰台下等候.

"楚千夜,你進不了靈路,你我之間有著一條不可跨域的鴻溝."姜才冷笑道,

"呵呵,你倒是看得起你自己."

楚千夜黑亮的眸子內掠過一道光芒.

皇室的人不明所以.

"楚千夜武魂五年沉睡,無法凝氣修行,修為一再跌退,府主念舊情,沒有將他驅逐出劍侯府."一位掌教解釋道,他們頓時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府主的意圖是好的,但這種無法修行的垃圾,劍侯府應該剔除掉,免得浪費修煉資源."

這位掌教楚千夜認得,叫唐林,與徐府走得很近.

"唐掌教,我好像沒得罪你吧,我還未上戰台你就如此打壓,你真的清楚我的實力?劍侯府有你這樣的掌教實在可悲."

"放肆!"唐掌教怒喝道,"你一武魂碎裂的廢物,我能不清楚?"

"我還是那句話,我還沒上戰台."

x最,新章節《《上

唐掌教冷哼道:"好,若你沒有武魂,到時候休怪我不客氣了."

楚千夜不置可否,淡然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