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骨碎血流,不能擋我!
"牧月老師."

聞人牧月,劍侯府外府的美女助教老師,玄極境三階的強者,曾經在內府修煉過,因天賦出色,後來留在了劍侯府當助教.

看到這位美女老師的出現,大部分人都向前施禮,唯獨甯一凡等人無動于衷.

"牧月老師."陸小青猶豫了一下才說道.

"陸小青,你眼里還有我這個老師?我不管你們有什麼恩什麼怨,但這里是劍侯府的武學閣,難不成你們想在這里武斗?"

"聞人牧月,你只是助教老師,而且還是外府的,這些事情你還沒資格過問吧."

甯一凡不僅僅是內府,而且背後是甯家,能夠進入劍侯府的人,身份背景都不弱,真正像楚千夜這種靠實力進來的人,也是極少的.

強者為尊的世界,沒有雄厚的背景與財力,只能憑借自己的真本事.

聞人牧月的臉色微沉,眉頭輕輕一皺.

"一凡,牧月老師她平時對我不錯."陸小青輕輕拉著甯一凡的衣袖.

"廢物,只能站在女人的身後."甯一凡冷笑道,"只要你能在我的氣息籠罩之下挺住,半年內我絕不找你麻煩,你敢?"

"來吧."

白衣少年衣袍紛飛,淡淡回應.

聽到楚千夜答應,聞人牧月和陸小青,包括周圍看戲的人,臉色都是微微一怔,露出不可思議的眼神.

聞人牧月神色動容,看著眼前這位曾經是劍侯外府的第一人.

楚千夜已然不是當年的外府第一人,若是以前的話,別說是對抗甯一凡的氣息,就算真正交手都未曾遜色絲毫.

但現在的他,早已是人人眼中隨時可能被劍侯府驅逐的廢物而已.

"千夜,你不要亂來."聞人牧月出言道.

甯一凡現在是黃極境五階,楚千夜怎可擋住甯一凡的氣息鎮壓?

聞人牧月還不知楚千夜已重新覺醒武魂,更是踏入黃極境二階,所以她聽到楚千夜答應下來,心中非常著急.

很多人對楚千夜的印象,都只停留在五年內,看著他從黃極境一階的修為,慢慢跌回淬體二重天,內心噓噓不已.

"哼,事已至此,他居然敢硬著頭皮和甯一凡對著干."

"或許想引起牧月老師的注意吧."

"真是可悲呀,根本不值得."

圍觀議論紛紛.

"廢物,你就等死吧.我倒要看看你哪里來的底氣!"

話音落畢,狂暴的氣息頓時自甯一凡體內咆哮而出.

黃極境五階的實力,體內開辟的修煉筋脈遠超過黃極境二階,這般同時運轉玄氣,身上驟然爆發出可怕的氣息,如同一個巨大的漩渦.

武學閣前,一股蠻橫的氣流滾動.

可怕的氣息將楚千夜籠罩住.

"垃圾,給老子跪下!"

恐怖的氣息,一層層自甯一凡身上爆發,排山倒海似的湧出.

換做其他人,估計早已在這可怕的黃極境氣息籠罩中倒下.

但是楚千夜不同,因為他擁有《不滅神訣》...

"死!"

看著少年咬牙挺住,甯一凡眼中露出瘋狂的神色.

他是內府的天才,而楚千夜是外府的廢物,一個廢物這麼硬氣地站在他面前?他心底里的怒火被徹底點燃.

如果這不是劍侯府內,恐怕他早已動手殺了楚千夜.

甯一凡的氣息,再度狂飆,如三千雷動,向楚千夜浩蕩而去.

"嗤嗤."

空氣在恐怖的氣勢壓迫下,似乎出現了扭曲.

楚千夜在這般氣勢壓迫下,臉龐微微漲紅,但卻沒有絲毫的屈服.

站死也絕不跪輸!

吼.

楚千夜身體內仿佛有著野獸,忽然覺醒了過來,氣息也在瘋狂的運轉.

;首;發z

縱然楚千夜硬氣,但他面對的畢竟是黃極境五階的武者,實力差距懸殊,在重壓之下他的骨骼開始咯咯直響,膝蓋微微彎曲.

甯一凡露出得意的笑容.

不過他並沒有放過楚千夜,氣息狠狠地對著壓制.

楚千夜心中一陣無奈,看來實力是隱藏不住了.

這一刻,他沒有繼續隱藏,武道修為猛然釋放出來.

"黃極境二階!"

四周的人一陣驚呼,眼中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

這五年內,楚千夜的修為一直跌落,數天前的他,只是淬體二重而已,已經被列為驅逐劍侯府.

"五年前的天才回來了?"聞人牧月微微失神,暗暗呢喃.

她心中驚歎.曾經被人嘲笑,修為一落千丈的楚千夜,竟然又覺醒了武魂,而且擋住了甯一凡的氣勢鎮壓.

陸小青此時卻很煩躁,眼神也越來越冷.

上次在武煉閣,楚千夜也才只是黃極境一階,這才過去多久?兩天不到的時間,竟然又突破了?

"給我跪下!"

甯一凡知道,自己若是不徹底爆發出氣息,估計就難以壓倒楚千夜了,所以他不再猶豫,武魂的力量驟然湧動而出.

嗤嗤,嗤嗤,...

甯一凡的氣息,一下子呈直線上升.

伴隨著氣息的增加,楚千夜所受的鎮壓愈發恐怖,差點都要跪下了.

"喚我武魂."

楚千夜眼睛內射出一抹堅毅,體內的武魂氣息,猛然從他體內爆發.

金色的光芒,徒然自楚千夜體內爆發.

楚千夜沒有完全動用武魂之力,他把要徹底釋放武魂的沖動壓制住,木秀于林風必催之的道理他還是知道的.

兩股恐怖的氣息,相互碰撞.

咔嚓.

以楚千夜為中心,地面開始出現了裂縫,如蜘蛛網向四周蔓延而去.

顯然,甯一凡的氣息還是略勝一籌.

"甯一凡,你可要考慮清楚了,他現在是黃極境二階,可申請進入內府的,如果他死了,你也會受到制裁."

聞人牧月美目光芒閃爍,淡淡說道.

確實如聞人牧月說的那般,劍侯府還是有著嚴格戒律的.

"楚千夜,只要你向我下跪,說你是垃圾,那我就放你離開."

楚千夜充耳不聞,血紅的眼睛內,戰意滔天,體內的不死神訣運轉到極致.

甯一凡的臉色,頓時微微一沉.

楚千夜越是如此,他就越得不到快感,心中的殺意愈發濃郁,恨不得使出渾身解數.

看著前方的武學閣,楚千夜眼中掠過一抹堅毅.

只要踏入武學閣的大門,甯一凡就拿自己沒有任何辦法了.

似乎看出了楚千夜的意圖,甯一凡忍不住咆哮.

"想走?你還不夠資格!你的命掌控在我手里,松開你就生,握緊你就死."

楚千夜血紅的眼瞳內,爆發出強烈的戰意.

骨可碎,血可流,就是不能擋住我!

楚千夜腳步向前踏出,一步又一步.

廢物?垃圾?嘲笑?

武學閣門前,所有人都開始佩服起楚千夜來.

"甯一凡,你想受到制裁嗎?"聞人牧月那張絕美的臉龐上,變得猶如不食人間煙火.

看到這一幕的圍觀者,心中都知道,聞人牧月開始動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