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血怒諸神,絕世戰法!
玄氣大陸地域浩瀚,共有四大界域八大蠻荒地,以及數以千記的大小王朝,上中下三等郡國組成一個個王朝.

赤云王朝是東界域里的一個小王朝,坐落于東界域西北角,水云郡國是屬于赤云王朝的一個弱小郡國.

轟隆!

劍侯府的後山,猛然晴天霹靂,接著下起了淅瀝瀝的小雨.

"陸小青你個賤」人,就算化作厲鬼我也不會放過你的!"

楚千夜一個激靈,直接坐立了起來,胸口的疼痛讓他齜牙咧嘴,狠狠倒吸了一口涼氣.

我沒死?

楚千夜連忙打量周圍.

甯一凡的倆個狗腿子把自己仍在隱秘的山林里,幸好如此,不然自己早被出沒的蠻獸啃個精光了.

他閉上眼睛,感知自己的身體狀況,過了半晌才睜開眼睛,表情有些暗淡.

"我的武魂,果然碎裂了."楚千夜對于這個事實顯然早有所料,但真正面對的這樣的結果還是十分傷感的.

十年磨一劍,小時候為了進入劍侯府,不畏艱難險阻,刻苦修煉,沒想到最後毀在了一個女人手里.

他木然的看著前方,直到脖頸上傳來的灼燒感他才回過神來.

楚千夜低下頭,脖頸上佩戴的龍形玉佩,竟不知何時已裂開,金色的液體滲出,透過他的皮膚灼燒著他.

這是他娘親留給他的唯一念想物,平時小心翼翼地保護著,想不到竟然碎裂了.

他怔怔出神,下意識用手將吊墜握住,熾烈的溫度讓他很詫異,吊墜平時非常冰涼,這次溫度卻出奇地高.

"轟!"

楚千夜的武魂內,猛地傳出一陣爆響,吊墜內的金色液體快速流逝,還沒等他回過身來,吊墜內的金色液體早已被吸得一干二淨.

咚!

楚千夜的腦海轟然顫鳴,灰蒙蒙的意識內,霧氣翻騰,風聲不斷地湧出.

他表情充滿了震撼.

識海內,竟有顆萬丈平地起的青銅神木.

神木通體以青銅澆築而成,色澤斑駁,枝葉盤龍.

"血怒諸神,絕世戰法!"

楚千夜腦子一陣震蕩,嗡鳴漸漸平息,而他的意識則慢慢清醒.

驚異的一幕出現了...

他丹田內的金色光芒驟然發亮,一股不弱的玄氣流動全身,所及之處,他身上的衣服都是被撐裂開來.

玄氣在他體內游走,最後又回到了丹田,一絲一縷的金芒,溫度熾熱.

"咔嚓."

丹田內,金芒慢慢凝聚,然後變成了金色的聖龍虛影.

"吼!"

一聲龍吟響徹楚千夜的整個識海,宛如宣示自己的到來.

就在楚千夜以為就要結束的時候,一柄金色的聖劍被聖龍吐出.

聖龍吐劍!

饒是楚千夜知識豐富,可依舊沒法解釋眼前這一幕.

"等等,這些都和那龍形玉佩有關系?"楚千夜一陣愕然.

--昂

金色聖龍圍繞著金色聖劍旋轉,龍眼中透露著冷傲和不羈.

轟!

楚千夜的丹田猛然劇烈震動,金色的光芒點亮了他,遠遠望去,宛如一尊金金色戰神.

丹田內,痛處漸漸加深,楚千夜整張臉龐變得扭曲,豆大的汗珠從他臉龐滾落.

過了許久才逐漸平息,顧不上疼痛,楚千夜連忙檢查丹田.

此時丹田內金色聖劍散發出淡淡的壓迫感,楚千夜驚訝的發現,金色聖劍上有清晰可見的龍紋.

絕世聖劍!

這才是我重新覺醒的武魂?

聖龍消失了,聖劍沒了蹤影,有的僅僅是金燦燦的武魂.

當楚千夜感知力觸及絕世聖劍時,一股可怕的信息,猛然在他腦海里震蕩:不滅神訣!

"不滅神訣,逆天功法,奪天地造化,吞萬物之靈,修不滅之軀..."

楚千夜眼睛炙熱,拳頭緊握.

奪天地造化,吞萬物之靈!

這等功法是何等的霸道,充滿了無盡殺戮.

楚千夜熱血澎湃,心中暗道:龍形玉佩內,竟有這等逆天功法,那液體到底是什麼?居然讓我重獲武魂.

功法與武技,都按照天地玄黃劃分,天階最強,黃階最弱,每階又分上中下三等.

不滅神訣共有九重八十一輪,屬于進化功法,目前僅是黃階中等功法,提升空間巨大!

更奇特的是,不滅神訣吸收的玄氣,可直接轉化為玄力.

武者強大的秘密就是玄力!

"若真如此,那豈不是說別人還在吸收玄氣,准備轉化玄力時,我已經吸收了玄力?真是不可思議,以後真是神擋殺神,佛擋弑佛."

他抑制住內心的激動,閉眼感受新武魂.

武魂分四品九星:凡品,靈品,玄品,神品,每品又細分為九星,分別對應黑色,赤色,青色,金色,九星對應九道光芒.

武魂品階越高,修煉及領悟能力等等方面都很強.

"金色!"楚千夜眼睛徒然睜開,握著拳頭激動地全身發顫.

"陸小青你個賤」人,等我功法修成再報此仇!"

他不顧傷痛,盤腿而坐參悟《不滅神訣》.

一分鍾後.

"好可怕的武魂,別人用了三天時間才領悟的功法,我只用了一分鍾!"楚千夜眼中滿是震驚.

楚千夜緩過神來,呢喃道:"逆天武道修煉,從這里開始吧."

劍侯府後山的玄氣,在楚千夜頭頂上形成漩渦,如雷滾動而來.

時間不知不覺間過去了三天,在這三天里,楚千夜不眠不休地運轉《不滅神訣》,玄力不斷地淬煉著他肉身.

楚千夜猛然睜開眼睛,眼中光芒如炬.

黃極境一階!

"不愧是不滅神訣,三天而已,果然霸道."楚千夜臉色微沉呢喃,"陸小青,說來我還真要感謝你呢,要不是你,我怎麼可能因禍得福."

該啟程回劍侯府了,可不能讓陸小青失望呀.

楚千夜腳掌一點,身形如豹掠出,幾個眨眼間的功夫消失在後山,等他下一刻出現的時候,早已在劍侯府的武煉閣內.

"喲,廢物你還沒死呢."

"還不死心?陸小青你配不上,只有甯師兄才有資格."

楚千夜眉頭一皺,冷眼看著擋在自己面前的人.

來者名為徐瑋,是他以前的狗腿子,他武魂還在未失勢前,此人經常拍他馬屁.

可是當他境界連跌回淬體境時,徐瑋就變本加厲,經常對他冷嘲熱諷.

"好狗不擋路,滾!"

徐瑋及其身邊的狗腿子一愣,接著哄然大笑.

"徐大少也是你能罵的?"一個急于表現的小嘍啰,囂張怒吼道,一個箭步沖到楚千夜的面前,一言不合就是猛然轟出一拳.

欺軟怕硬,趨炎附勢,這樣的狗腿子,多打死一個都不嫌少.

楚千夜眼睛微眯,隨手拍出一掌.

"哈,就你這垃圾的二重淬體,也想……"

嘭!

他話還沒說完,楚千夜的一掌直接將他擊飛,空中翻了兩個跟斗,狗吃屎般落在石板上,斷了兩個門牙.

s9最/新j章7◎節-上0;

"你敢還手?"徐瑋冷喝道,說著運起玄力,掄起拳頭,呼呼對著楚千夜就是一拳.

楚千夜腳掌一點,躲開徐瑋的一拳.

"黃極境一階?"

感受楚千夜的氣息,徐瑋滿臉驚恐的說道,其余圍觀者則目瞪口呆.

誰說楚千夜武魂碎裂?又是何人坦言楚千夜只有淬體二重天修為的?

楚千夜卻沒給他說話的機會,閃掠至其身旁,一手擒住其手掌,另外一手按住其肩膀,咔嚓的一聲,徐瑋的手掌被卸斷.

慘叫聲傳遍整個武煉閣.

"下次再主動滋事,先掂量自己的實力,否則再斷一臂!"

聞言,所有人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