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釋永虎出馬
陳揚覺得自己就是個矛盾體,他一方面向往自由自在,瀟灑不羈的生活.一方面又喜歡在這里和眾人的愉快生活.

如果現在離開濱海,能去哪里?

陳揚也不想回到非洲過那些腥風血雨的日子.他摸了摸鼻子,覺得自己怎麼也不能走.他這麼走了,有太多的放心不下.放心不下蘇晴,更放心不下林清雪.

最重要的還有一條.

他不允許自己這麼灰溜溜的逃掉.

對方都還沒出手,自己就先逃走.我陳揚算什麼?膽小鬼?

如果就這麼走了,那會成為陳揚心里一輩子的陰影.

遇到困難,必須正面面對.逃避不是陳揚的性格.

所以,幾番思慮,陳揚還是拒絕了沐靜的提議.

跟沐靜聊了一番後,陳揚便也就告辭而去.

出了沐靜的茶莊,陳揚便直接回林清雪所住的柳葉別墅.

這一天晚上,唐青青和林清雪還真是親自下廚給陳揚做了一頓飯.菜做的很豐盛,大部分是買的熟食.最後又配了紅酒,三人吃起來倒也快活.

吃完飯後,唐青青要陳揚去洗碗.陳揚嘴巴犯賤,說道:"你親我一下,我就去洗."

唐青青鄙視道:"你想的美,你以為你是青蛙王子啊!"

林清雪看著兩人又開啟斗嘴模式,她微微苦笑,表示無奈.隨後便主動的收碗去洗.

唐青青也不忍心讓林清雪一個人去洗碗,便狠狠的瞪了眼陳揚,接著跟林清雪一起去收拾了.

這個夜晚是那樣的美好.

收拾完後,三人便在客廳里看電視.

電視是超大屏幕,唐青青要看恐怖片.陳揚呵呵一笑,說道:"看吧看吧,要是害怕了,就來哥哥的懷抱.哥哥的懷抱溫暖著呢."

唐青青罵道:"變態!"

陳揚道:"靠,那里變態了?"

一番笑鬧.

最後還是看起了恐怖片,但是唐青青和林清雪都看的很淡定.這讓陳揚感覺很沒有成就感.

中間唐青青去洗澡,去洗澡時,這丫頭還特意警告陳揚,道:"不許偷看."

陳揚無語的翻了個白眼,說道:"你是不是想提醒我,你沒打算關門,暗示我去偷看?"

唐青青揚了揚小拳頭,道:"哼,懶得理你."

雖然陳揚有監控攝像頭,完全可以也去浴室里按一個.

但陳揚也不是偷窺狂魔,對于蘇晴,那是因為偶然.再則,他也喜歡蘇晴.

但是對于唐青青和林清雪,那陳揚是打死也做不出這種事情來的.

雖然偷看蘇晴洗澡也不道德,可陳揚還是有自己的原則和操守的.

唐青青洗完澡後出來,便說困了,接著就直接回房間睡覺.

林清雪站了起來,微微皺眉,說道:"你頭發還沒吹干怎麼睡?"

唐青青滿不在乎,道:"又不會死人."

林清雪拿唐青青沒有辦法,她先對陳揚說道:"你先去洗澡吧,我給青青吹頭發."

陳揚點點頭,說道:"好!"

半個小時後,陳揚洗完澡之後,便也就回臥室睡覺.

這貨到了臥室里,將門關上後,便到了床上把筆記本打開.然後看著蘇晴洗澡的視頻開始一輪屬于他自己的發泄和享受.

一輪激情完畢後,陳揚才心滿意足的關了筆記本睡覺.

他這一夜睡的安穩香甜,卻不知道在江南市,楊氏公館里發生了什麼事情.

很顯然,楊凌的日子並不好過.

楊凌已經收到了董海云傳遞過來的消息,那就是陳揚不肯參加武道金劍大賽.

楊凌氣惱不已,覺得陳揚這貨真特麼的賤,從來都不按照劇本行事.

這一場武道金劍大賽,全都是為了陳揚准備.少林內門可算是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到了這個節骨眼上,這個狗日的陳揚不參加,那還玩個屁.

楊凌當下便打算親自到濱海市來逼陳揚就范.楊凌對陳揚還是有調查的,知道陳揚在乎蘇晴,在乎林清雪.他打算在這兩個女人身上動念頭.干脆將這兩個女人抓走,然後逼他參加大賽.

雖然這一招有點下作,但楊凌一時之間也想不到其他的好辦法了.他覺得陳揚是茅坑里的石頭,又臭又硬.

這時候是晚上十點,楊凌煩躁一通後便打算去蕭冰情的閣樓里睡覺.

誰知道就在這時,莫無疑前來道:"少主,永虎師叔來了."

楊凌心頭猛地一跳,他有些害怕釋永虎.也知道這時候釋永虎來,肯定是為了陳揚的事情.

楊凌不敢怠慢,連忙整理衣裝,隨後去大門口迎接.

楊氏公館的外面是個花園,花園里有噴泉池.

此刻噴泉濺出珠玉水花,燈光雪白一片.

楊凌來到大門處便見到了釋永虎的座駕停在噴泉前.那座駕是一輛黑色的邁巴赫.

隨後,邁巴赫的車門打開.溫和如玉的寒夜風先下車給釋永虎拉開了車門.

接著才是釋永虎下車.

楊凌走上前來,恭敬的喊道:"師叔!"

釋永虎淡淡看了一眼楊凌,道:"進去說話."

"是!"楊凌道.

一眾人進入楊氏公館後,楊凌安排釋永虎在偏廳里入座.他又吩咐莫無疑去准備上好的茶水前來.

如此安排之後,楊凌才陪坐在了釋永虎的身邊.

釋永虎也不擺譜,他淡淡問道:"我聽說陳揚不肯參加武道大賽?"

楊凌連忙說道:"是的,師叔."他頓了頓,道:"師叔,我明早就去濱海市.您放心,我一定逼他參加."

釋永虎道:"你打算如何逼他?"

楊凌說道:"陳揚此人假仁假義,那邊有他在乎的幾個女人.只要我抓了那幾個女人,由不得他不答應."

釋永虎皺眉說道:"如此一來,豈不是就擺明了這件事我們是幕後黑手.陳揚已經是化勁高手,這樣的高手都是有自己的心性和大決斷的.只怕你這樣逼他會適得其反.你幾次和他交鋒,也該知道這個人不是那麼好對付."

楊凌不由一呆.

釋永虎又說道:"再則,萬一他把這件事傳開,那麼我們所有的苦心都是白費了."

楊凌犯難起來,道:"那師叔您的意思是?"

釋永虎沉吟一瞬,隨後說道:"這件事,你不要管了.明天我會親自去一趟濱海市."

楊凌微微意外,萬萬沒想到釋永虎居然要親自出馬.他恭敬的道:"是!"

早上七點,林清雪與唐青青起床准備.她們是要去上班.兩位小老板對工作還是很上心的,那是她們的事業所在.

陳揚呼呼睡大覺.唐青青毫不留情的來捶門,她在門外大喊道:"死陳揚,起床送我們上班."

陳揚睡眼惺忪的坐了起來,他應了一聲好.

這個事情,他還是樂意的.

唐青青哼了一聲,說道:"這還差不多."然後才滿意的繼續去洗漱了.

陳揚跟著起床.

早餐是林清雪准備的,三明治,煎雞蛋,牛奶.

三人吃了早餐後,陳揚就開了林清雪的寶馬,送兩位大小姐去上班.

這貨跟著到了雅黛公司,又去跟老夏他們一頓胡侃.

老夏他們看著陳揚跟林清雪她們同進同出,一個個羨慕的不得了.

一保安道:"我靠,揚哥,你現在混的牛啊!連咱們老板都被你給泡了,以後你豈不是也要成為我們的老板?"

陳揚倒也沒這麼厚臉皮,干咳一聲道:"那是我妹妹,不要瞎說."

一眾人便是一頓哄笑.

隨後,陳揚又開始吊兒郎當的在公司里四處晃.這貨還准備中午就在這里吃飯.反正他現在每天都是無所事事,去哪兒都是待呀.

至于幽靈主題酒吧,哪兒目前很穩定.也有專業班子和團隊,所以不需要陳揚操什麼心.

他現在就算是不上班,不做事.每個月的分紅也可以讓他在濱海市過的很快樂瀟灑.

甚至想去按揭買套房也行.

但是很顯然,陳揚才不會去買房呢.跟林清雪她們住一起多好呀.自己還可以看著林清雪,保護她.

陳揚隨後在走廊里遇到了風情的趙曉蕾.趙曉蕾面帶幽怨的看了眼陳揚,道:"你終于舍得來啦?"

只差沒喊一句死鬼了.

趙曉蕾穿的黑色包臀裙,胸前白花花的事業線讓人想入非非.她絕對是個難得的尤物啊!

可以想象,她在床上肯定會讓男人很快樂.

陳揚被她的聲音騷擾得骨頭都酥了,嘿嘿一笑,道:"曉蕾姐,這麼久沒見,我都快想死你了."

"是嗎,哪兒想我呀?"趙曉蕾調笑著道.

"哪兒都想呀."陳揚呵呵笑道.

趙曉蕾道:"你丫,最沒良心了.你要是真想我,晚上請我吃飯,怎麼樣?"

"好啊!"陳揚鬼使神差的答應了.

媽蛋,他知道這是約炮信號.可是這貨就是沒控制住自己.

趙曉蕾立刻臉蛋含春,道:"這還差不多."她說完准備走掉.

陳揚看著她的臀,那臀部在裙子的包裹下已經有些繃不住了.這貨忍不住,伸手去拍了一下.

啪的一下,還挺清脆的.

陳揚一拍出去便後悔了,艾瑪,手太賤了.

趙曉蕾卻也不生氣,嬌嗔著瞟了陳揚一眼,道:"死相!"隨後便娉娉婷婷的去了.

陳揚不由回味起那一下的舒爽起來.

中午時分,陳揚正在跟唐青青和林清雪在食堂吃午餐.這時候,沐靜忽然打來了電話.

陳揚連忙接通.但那邊傳來的卻是一個男人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