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邀請函
武道金劍大賽很快就在武術界里傳開了.

舉辦的日期在十一月二十七日.

還有一個月的時間.

目前確定參賽的已經有不少高手,其中有陳家溝的陳氏太極門人陳華生.有河北譚腿的傳人王明川,有郭氏形意拳的門人郭少羽.還有佛山武王霍天縱的兒子霍明遠等等……

光大家熟知的武術高手就有二十多名.

還有一些不知名,但也有著高深功夫的人參賽.畢竟,山野之中往往會有隱藏的高手.

與此同時,少林內門也表示會安排弟子前來參加比賽.

少林內門做為武術牛耳,自然是不能排除在外的.

另外,大賽組的老前輩們還在繼續邀請高手前來參加.

對于參加賽事的高手,大賽方都做了登記,要做到心里有數.

這一場大賽乃是地下黑拳的形式,每一個決定參賽的人都要簽下生死狀,並領取一份保障金.

這是真正的武道大賽,並不是體委辦的花架子.

真正的武道大賽是要見生死的.

正所謂,功夫乃是殺人技,即分高低,也決生死.

值得一提的是,佛山武王霍天縱身為佛山的武術領袖.他也被邀請成為了大賽組的評委,同時,大賽組領袖董海云讓霍天縱負責邀請濱海的沐靜與陳揚前來參加武道金劍大賽.

霍天縱對于這一次大賽很熱心,也很興奮.這是武術界的盛事,每一真正熱愛武術的人,都會感到開心.

霍天縱跟沐靜和陳揚認識,他也覺得沐靜和陳揚都是真正的高手.他們應該參與進來.

當天,霍天縱親自前來濱海市.他來濱海市之前就給陳揚和沐靜打了電話.

雙方約定在濱湖國際大酒店見面.

陳揚對霍天縱很是尊敬,所以霍天縱來,他怎麼也要好好接待一番的.

而最開心的卻是唐青青,唐青青也聽霍天縱說了這場武道大賽.她對武術很有興趣,便問霍天縱.到時候她能不能去觀看比賽.

霍天縱疼愛她這個外孫女,當然是一口應允.唐青青又馬上想到了林清雪,她跟林清雪說了這件事.林清雪也是小姑娘,當然也是好奇心重,馬上表示也想看.因此,唐青青又找霍天縱要了一個名額.霍天縱還是樂呵呵答應.

眼下,霍天縱前來,唐青青與林清雪便一起去迎接.彙合之後,唐青青就撲進霍天縱懷里撒嬌,跟個沒長大的姑娘似的.林清雪在一邊笑而不語.

隨後,一眾人重新上車.林清雪坐在副駕駛上,霍天縱的徒弟劉源開車.霍天縱與唐青青坐在後排.

"外公,你這次來是要邀請陳揚和靜姐參加金劍大賽呀?"唐青青滿臉興奮的問.

霍天縱點點頭,他笑呵呵的說道:"你都問了好幾遍了."唐青青嘻嘻一笑,她說道:"死陳揚的功夫厲害得很,這次他一定能拿冠軍.嘻嘻,外公,我都有點迫不及待要看到陳揚大殺四方了."

霍天縱寵溺的摸了摸唐青青的頭,他隨後又微微一笑,說道:"這一次參加大賽的高手有很多,強中自有強中手.陳揚雖然不錯,但也不會是絕對的冠軍.總之,這是我們武術界的一場盛事.輸贏未必是最重要的……"

"那什麼才是最重要的?"唐青青立刻好奇的問道.

"尚武精神!"霍天縱一字字說道.他頓了頓,又道:"武是一個國家的精氣神,萬萬不可丟掉的."

唐青青並不是很理解霍天縱的話,不過她也不太在意.

倒是林清雪,她聽的很認真,忽然回身向霍天縱問道:"霍爺爺,那麼這次的大賽,陳揚如果參加,他會不會有危險?"

霍天縱一笑,隨後語音中難掩自豪,道:"這一次我們的大賽是真正的武道之戰,乃是決生死,分高低的賽事,所以危險自然是不可避免的.我們習練的是國術,國術的宗旨乃是只殺人,不表演.如果沒有危險,那這場大賽倒就跟體委辦的那些花架子比賽沒什麼兩樣了.也就完全沒有舉行的必要."

他接著由衷一歎,說道:"擂台上,才是武者真正的歸宿啊."

林清雪臉蛋上不由出現擔憂之色.

唐青青見林清雪擔心,便說道:"清雪,你別想多了.陳揚那麼厲害,才不會出問題呢."她對陳揚信心十足.

林清雪卻沒有唐青青這麼樂觀,但她也不好多說什麼.

半個小時後,車子在濱湖國際大酒店前停下.一眾人下車,劉源將車子交給車童去泊車.

他們還沒進酒店,便見到了陳揚與沐靜在門前迎接.

"死陳揚,你還活著呀."唐青青見到陳揚,立刻打趣道.她顯得很是開心.

陳揚不由無奈,這小丫頭.

霍天縱微微皺眉,道:"青青,不許這麼沒禮貌."

唐青青吐了吐舌頭.她在霍天縱面前,完全是個調皮的小女孩.一點沒有單獨時,那種獨當一面的風范.

陳揚與沐靜上前,陳揚對著霍天縱一抱拳,道:"老爺子好!"

沐靜也抱拳,道:"老爺子!"

霍天縱也抱拳回禮,道:"陳師傅,沐師傅,你們好."

他的徒弟也跟著抱拳,道:"陳師傅,沐師傅好."

沐靜微微一笑,她說道:"今天在這里,我們和青青,清雪是平輩,是好朋友.所以我們都是老爺子的晚輩,可沒有什麼陳師傅,沐師傅的."

陳揚連忙附和.

霍天縱呵呵一笑,說道:"咱們進去說話吧."

一眾人愉快入內.

濱海的冬天是明媚的,所以眼下雖然已經十一月初了,但是空氣依然溫暖陽光.

唐青青她們還是穿著漂亮的裙子.

沐靜則穿了白色運動服,很是清爽.

陳揚卻是黑色t恤,牛仔褲,跟個鄰家的大哥哥似的,很是隨意.

在二樓的包間里,眾人入座之後,陳揚吩咐服務員開始上菜.

這些天,陳揚一直都做賊心虛,沒有去幽靈主題酒吧.蘇晴也沒有給陳揚打過電話,更沒有打聽過陳揚.蘇晴在正常的生活,更多的是對陳揚的心灰如死.

兩人之間無形中已經有了看不見的距離和隔閡.

陳揚便也就一直在沐靜的海景別墅里住著.他每天無所事事,也是有些無聊.

此刻,陳揚將沐靜帶來的茅台酒打開.

這茅台酒是飛天茅台,陳年佳釀.打開酒塞之後,酒香四溢.而且,里面的酒液入粘稠的蜂蜜,呈現黃金色.用筷子一挑,能挑出絲線來.

陳揚給霍天縱滿上.他正准備給劉源也滿上的時候,林清雪體貼的站了出來,接過了茅台酒,給眾人一一滿上.

這番懂事的舉動讓霍天縱忍不住對唐青青道:"青青,你得多向清雪學習,知道嗎?"

唐青青不由扶額歎息,道:"清雪,你干嘛要這麼優秀啊,這不是毀我嗎?"

她這麼嬌憨的抱怨頓時讓眾人哈哈笑了出來.

林清雪微微一笑,她把自己當成了是陳揚妹妹的角色.斟酒完畢後,她舉杯說道:"霍爺爺,您遠來是客,我們敬您."

一眾人便也跟著站起舉杯.

一杯酒下肚後,眾人再度坐下.

很快,豐盛的菜肴也就陸續上來了.

席間,大家吃的很是愉快.霍天縱也沒有提及武道金劍大賽的事情.

等到最後酒酣耳熱之後,霍天縱才清了清嗓子,說道:"沐小姐,陳揚,武道金劍大賽的事情,想必你們都聽說了吧?"

沐靜與陳揚便知道到了正題了.他們也猜得到霍天縱這次來的目的.兩人都是正色點頭.

霍天縱站了起來,他顯得很是鄭重,嚴肅.

沐靜與陳揚見了他這個陣仗,便也立刻站了起來.

唐青青與林清雪在一邊都感到氣氛有些凝重了.

那劉源也站了起來.

霍天縱沉聲說道:"我這次來,是代表武道金劍大賽組委會,正式的向你們兩位師傅發出邀請函,希望你們能夠參加這次的武道盛會."他說完之後就拿出兩張燙金的邀請帖來.

沐靜微微一笑,道:"承蒙老爺子您看得起,好,我參加."她倒是出奇的爽快.

這讓陳揚有些意外.

"陳揚,你呢?"霍天縱看向陳揚,他的目光中帶著殷切的期盼.

之前,陳揚與沐靜並沒有商量這個事情.兩人其實都是各懷心事的,沐靜也沒有多問.

現在沐靜答應參加武道金劍大賽,這是陳揚沒想到的.

眼下,沐靜也看向陳揚,她並不知道陳揚心里是怎麼想的.

唐青青,林清雪,劉源也都看向陳揚.

唐青青自然而然的道:"外公,這還用說,陳揚肯定要參加呀."

"青青,別亂說."林清雪阻止唐青青,她的眼神清澈,定定的看著陳揚.她不希望陳揚參加.

陳揚沉默一瞬後,也抬頭看向霍天縱,他開口說道:"抱歉,老爺子.我不想參加."

此言一出,霍天縱與唐青青還有劉源都是吃驚.

林清雪和沐靜若有所思.

"為什麼?"霍天縱面色微變,問道.

陳揚微微苦笑,說道:"倒也沒有什麼具體的理由,我對這個大賽不太感興趣.您若是有需要讓我幫忙,我義無反顧.但是參加比賽這件事,我興趣不大.還請老爺子您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