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武道金劍賽
莫無疑說道:"老奴也覺得永虎師叔前來非同小可,所以第一時間來通知少主您了."

楊凌沉聲問道:"是剛來還是你剛收到消息?"

莫無疑說道:"剛來."

楊凌沉吟道:"永虎師叔來了江南市,卻不提前通知我.也不到我們這里來,這其中有些古怪."他頓了頓,說道:"不管怎樣,莫伯,你趕快給我准備一下.我要去拜訪永虎師叔."

莫無疑眼中閃過一絲欣慰之色,因為少主還沒有完全喪失理智.還知道要討好永虎師叔.

要知道,楊凌這一脈的少林內門弟子,其中領袖人物就是永字輩的.

內門領袖釋永龍在東南亞創立了嶗山武館,又在南洋建立了軍事力量.就算是國內的一些大人物都對釋永龍頗為忌憚.那就更別提楊凌了.

更何況,釋永龍的修為已經是超凡入聖.那是楊凌都要膜拜的存在.

至于釋永虎,釋永虎是釋永龍的師弟.目前主持著東南亞的嶗山武館,他也是一位極其厲害的人物.

對于釋永虎的突然降臨,楊凌不敢有絲毫的怠慢.

一個小時後,楊凌這邊備了重禮.隨後便立刻驅車前往江南大酒店.

夜幕深沉,秋風蕭瑟.

江南大酒店燈火璀璨.

楊凌一身黑色的燕尾服,風度翩翩.莫無疑跟在後面,手中拿了錦盒,那錦盒里乃是宋徽宗的真跡字帖,價值連城.

釋永虎喜歡收藏這些東西,所以楊凌要投其所好.

兩人很快就來到了釋永虎所下榻的總統套房前.

那套房前站了兩名黑衣保鏢,這兩名黑衣保鏢皮膚黝黑,眼角呈現三角陰毒型.楊凌掃視他們一眼,便能感覺到他們的凌厲殺意.

很顯然,這兩名保鏢是真正的殺人好手,絕不是市面上那些普通保鏢.

"我是楊凌,前來拜見永虎師叔,還請通傳一聲."楊凌一向高高在上,但此刻卻顯得很是卑微.

兩名保鏢冷淡的看了楊凌一眼,其中一個說道:"等等!"隨後便輕輕推開門進了套房里.

半晌後,那保鏢出來對楊凌說道:"進去吧."

楊凌說了一聲多謝.他跟莫無疑打算進去的時候,保鏢攔住了莫無疑,說道:"永虎師叔只見你一個人,外人不許進去."

楊凌一點也不敢動怒,他便拿了禮物,對莫無疑說道:"莫伯,你在這里等我."

莫無疑點點頭.

雖然還沒見到釋永虎,但不管是楊凌還是莫無疑,都感受到了套房里那位永虎師叔的威嚴.

楊凌在保鏢的帶領下進了總統套房.

套房里燈光一片雪白,水晶吊盞燈奢華十足.

楊凌一進來便看見了茶幾前的沙發上坐的釋永虎.釋永虎對面的沙發上還坐了一個年輕人.

這個年輕人二十二歲左右,面向溫和,穿著白色的練功服,正在細細的煮著功夫茶.

楊凌進來,這個年輕人頭也沒抬過.

釋永虎並不是光頭,他穿著黑色的中山裝,人看起來非常的儒雅和善.一看就像是個大學教授之類的.

他臉色淡淡,手上持了一杯茶,正在享受品味.

他就這麼坐著,卻給楊凌一種不動如山的感覺.楊凌在這一刻甚至覺得,天下間已經沒有任何事情能夠驚擾到釋永虎.仿佛釋永虎已經成為了永恒的存在.

這是一種極其恐怖的境界.

楊凌恭敬的抱拳作揖,道:"弟子楊凌,拜見師叔."

面對楊凌的作揖,釋永虎就像沒見到一般.他喝著茶,理也不理.

楊凌便也就不敢直起身子來,他感受到了微妙的壓抑.他甚至覺得此刻自己只要妄動,後果便會不堪設想,他必須小心翼翼.

不到片刻,楊凌的額頭上就滲出了細細的汗珠.

好半晌後,釋永虎忽然開口了,他卻是向對面的年輕人淡淡說道:"夜風,你的茶道技藝又有不少長進了."

夜風全名寒夜風,乃是釋永虎的親信,從十歲開始就跟隨釋永虎.寒夜風修為高深莫測,但他看起來卻最是溫和,似乎永遠都不會動怒.他處事謹慎,滴水不漏.這也是釋永虎信任他的原因之一.

此刻,面對釋永虎的誇獎,寒夜風不驕不躁,淡淡一笑,道:"這是您教我的,煮茶如做人,都需要認真對待."

釋永虎微微一笑,他這時候才轉頭淡淡的看向楊凌.

當他的目光掃射過來的時候,楊凌立刻感覺到了山一般的壓力.

"師叔!"楊凌臉蛋上汗水涔涔,他立刻說道:"弟子知錯了."

釋永虎淡淡道:"哦?你錯什麼了?"

楊凌見釋永虎肯跟自己說話,他立刻如逢大赦.他不怕釋永虎的責怪,但卻怕釋永虎的淡漠.當下,他繼續彎曲著身子,低著頭說道:"弟子無能,丟了少林內門弟子的臉."

釋永虎冷哼一聲,他這一聲哼,就像是寒冰直接鑽入楊凌的心窩,讓楊凌瞬間呼吸難受.釋永虎又冷聲道:"若不是看在你家老太爺的面上,早把你逐出少林內門了."他頓了頓,道:"一個區區的雇傭兵就能將少林內門弟子打的丟盔棄甲.你可知道,如今就算是在海外,大家都在私底下笑話我們少林."

"弟子知罪!"楊凌連忙誠惶誠恐的道.

釋永虎接著道:"這件事,就連我師兄都已經被驚動了.我這一次來,就是師兄讓我來著手解決這件事情."

楊凌說不出話來,他沒想到自己和陳揚的事情已經鬧到這般大了.目前的形勢嚴峻到超乎了他的想象.這完全已經不是私人恩怨了.

"弟子無能,請師叔責罰."楊凌請罪道.

釋永虎道:"臉是在你這里丟出去的,楊凌,你也不用請求責罰.這一次,你若是將這個臉找不回來.少林內門將再無你的容身之地."

少林內門是無比榮耀的存在.楊凌能有今天,很大的程度是仰仗于少林內門這四個字.如果真的被逐出去,那對于楊凌來說,是毀滅性的打擊.

楊凌深吸一口氣,道:"師叔,弟子知道應該怎麼做了."

釋永虎淡冷道:"是嗎,你打算怎麼做?"

楊凌道:"弟子前去向陳揚下戰帖,若是將這個臉找不回來,便以死明志."

釋永虎道:"你若是輸了,我們難道繼續向那個雇傭兵挑戰嗎?外人會怎麼看我們?豈不是會說我們少林內門無能,車輪戰術嗎?"

楊凌不由呆住,他道:"那師叔您的意思是?"

釋永虎看了對面的寒夜風一眼,道:"夜風,你來說."

寒夜風便站了起來,他臉色淡淡,一派溫和."楊師兄,之前你們和那名雇傭兵陳揚鬧的不太愉快.其中的恩恩怨怨,大陸這邊的武術界人士,包括海外的武術界人士都有所耳聞.現在你去下戰帖,陳揚也未必會接受.他不接受,也有他的道理.沒人會說他的不是.所以,下戰帖是不可取的."

他頓了頓,又繼續說道:"我們的意思是這樣的,由我們牽頭諸多武術名家,舉辦一場武王金劍賽.到時候,讓陳揚也參加進來,你也參加進來.我們希望你能在這場武王金劍賽里打出少林內門的威風來,順便也將陳揚給解決了.如此一來,陳揚死于大賽之中,也不會有任何人說是我們在打擊報複."

楊凌眼睛不由一亮,覺得這還真是個好主意.但他馬上就擔憂道:"可萬一陳揚不肯參加武道金劍賽怎麼辦?"

寒夜風淡淡說道:"事在人為,楊師兄你這麼聰明的人,一定有法子讓他參加金劍大賽的."

楊凌眼中閃過一縷寒芒,他點了點頭.

不得不說,武道金劍賽這個招非常的妙.這一場大賽,少林內門運作好了,可以打響少林內門的名頭,一掃之前因陳揚事件帶來的頹勢.

這是一舉兩得的.

少林內門也需要這樣一場賽事來證明自己.

之前,楊凌說要向陳揚下戰帖.那完全不可取,因為之前陳揚與羅忍生死擂的事情大家都知道.陳揚已經說了之後不會再接受車輪戰.這是陳揚占道理的.

但現在是大賽,陳揚也不能在說什麼車輪戰了.

當然,目前首先的前提是陳揚得參加武道金劍大賽,他若不願意參加,那也是夠讓楊凌這邊頭疼的.

釋永虎這邊考慮很是周到.為了不讓武術界的人覺得這件事是少林內門在背後操縱,他們一直不露面.接下來的幾天,釋永虎運用手上的人脈,先找到了燕京的武術協會會長董海云.釋永虎給了董海云一大筆錢,並給了活動資金,讓董海云將這場武道金劍大賽組織起來.

董海云在國內武術界里很有聲望,他欣然接受了釋永虎的支票.當天,董海云就聯系了國內幾位出名的老拳師商量.最後,他們又分別答應派出自己的得意弟子參戰.

這一場武道金劍大賽的獎勵非常豐厚.

最後的勝出者還會得到榮譽金劍.

董海云聯合各派老拳師,老宗師組織起武道金劍大賽,這一場賽事的主辦方最後定在了佛山.

畢竟佛山是武術之鄉.

百家爭鳴,弘揚華夏武術乃是這次大賽的宗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