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釋永虎
離開摩爾酒吧之後,徐雅琪醉意熏熏,她挽著陳揚的胳膊,那飽滿的大白兔擠壓著.

而且,這美麗的女人還在陳揚的耳邊呢喃著說道:"好弟弟,咱們找個星級酒店,房費姐姐出.今天,姐姐要出軌,要睡個男人."

陳揚能聽出徐雅琪的怨,這是對她自己老公的怨.這女人今天喝多了,來找男人肯定也是一時沖動.等醒過來後,說不定就要後悔.

陳揚喜歡在酒吧找女人,但都是找那種玩得起的.早上醒來,可以愉快說拜拜的.像徐雅琪這樣的,陳揚就算在以前也不會去開房.

更別說現在,他覺得自己還是沒辦法灑脫起來.

所以,陳揚帶著徐雅琪去附近開了個房間.但開完房間後,他就離開了.

至于那徐雅琪後來到底如何了,陳揚不想管,也不想知道.都和他沒多大關系.

安置了徐雅琪後,陳揚出了酒店.

他一個人走在馬路上,那馬路很是寬闊,路燈明亮.

偶爾有豪車飚過,跟一陣風一樣.

一陣夜風吹來,居然還有些寒意.陳揚雖然不怕冷,但是身上還是起了一層雞皮疙瘩.他不由有些想要苦笑.

自己什麼時候變的這麼婆婆媽媽,不痛快了?

雖然有些痛恨自己,可陳揚的心情還是沒辦法歡快起來.他不願意和蘇晴結婚,但現在離開了蘇晴,他同樣感到不痛快.

矛盾!

一如既往的矛盾.陳揚覺得自己的心情都快是三流言情小說的主角了.

這個時候,陳揚忽然想起了沐靜.

這貨是個從來都不會跟沐靜客氣的人,所以立刻就給沐靜打了電話.

電話很快就通了.陳揚嘿嘿一笑,道:"靜姐,睡了嗎?"

沐靜語音淡淡,說道:"廢話,這個點還不睡覺?"

"不會太打擾你吧."陳揚假惺惺的說道.

沐靜說道:"會."

陳揚打了個哈哈,說道:"今晚我無家可歸了,你能不能收留收留我?"

沐靜淡淡一笑,說道:"你不是跟蘇晴住在一起麼?你該不是想酒後亂性,最後被她趕了出來吧?"

陳揚呵呵一笑,道:"咱們見面再說."

沐靜其實也是了解陳揚的性子,于是也不多說,便道:"好吧,你過來吧."

沐靜的住宅陳揚是知道的,海景房,面朝大海,春暖花開的那種.

陳揚得了命令,很快就歡快的開車去沐靜家里.

海邊別墅區,陳揚車子在別墅區前停下時,沐靜已經下來迎接.她穿了黑色的風衣,戴了墨鏡,顯得格外的有范.

陳揚見到沐靜就覺得親切,安心無比.這是無形中,兩人關系的拉近.

陳揚今天一個人的時候.因為猶豫,多少會覺得有些彷徨,無助.

但現在,他沒有了這種感覺.

"嘿嘿!"陳揚搓了搓手,傻笑了一聲.

沐靜微微一笑,說道:"走吧,進去吧."說完便轉身帶路.

沐靜的海景別墅富麗堂皇,整個裝修風格是呈現地中海的.

在二樓可以看到那邊的沙灘,海洋.晚上睡覺還能聽到海潮的聲音.

那客廳的奢華水晶燈,簡直要亮瞎陳揚的狗眼.

他在柔軟的沙發上躺下,然後舒服的伸展了下雙臂.說道:"靜姐,你這沙發真舒服,今晚我就睡這里了."

沐靜一笑,說道:"你還真是不跟我講客氣啊!"她一到家,就將風衣脫掉,里面卻是紫色睡衣.她說著話的空當,轉身去酒櫃里取了紅酒.

陳揚看著她的婀娜背影,只覺那真是苗條挺翹啊!

很快沐靜倒了兩杯紅酒,她走了過來,遞給陳揚一杯.又在陳揚左側的沙發坐下,翹起二郎腿,道:"說吧,發生什麼事情了?"

陳揚喝了一口紅酒,細細品味一番,說道:"是法國酒莊98年的芝華士."沐靜說道:"你再不說,我就上去睡覺了."

陳揚連忙不裝逼了,舉手投降.他嘿嘿一笑,隨後說道:"今天蘇晴忽然問我想好了沒有,之前我有說過,結婚這件事情,我沒有准備好.現在她也沒逼著我要結婚,就是想要有個明確的答複."

沐靜一笑,道:"這個要求不過分啊!"

陳揚說道:"的確不過分.但是靜姐,先不說我還是個天命者的身份.不知道有多少變動在等著我.就算不是,我也不想要結婚.一想到會守著老婆孩子,我就覺得這種生活讓人不寒而栗."

沐靜說道:"所以你拒絕了蘇晴?"

陳揚點頭.

沐靜說道:"那就沒問題了呀.既然已經拒絕了,你還煩惱什麼?因為你心里還喜歡她?"

陳揚苦笑,說道:"沒錯."他頓了頓,又道:"感覺不管怎麼做決定,都不夠痛快.靜姐,你也知道,我們練武的人,講究的就是心意暢快.但現在,我不知道該怎麼做才能暢快.我今天來找你,不是想問你,如何處理和蘇晴的問題.我只想知道,到底要怎樣,我才能痛快起來."

沐靜抿了一口紅酒,若有所思.她說道:"我也不大痛快."

陳揚微微一怔,道:"嗯?"

沐靜說道:"一直以來,我做任何事情都順風順水.但是我總覺得我缺了點什麼,應該說是缺少了點挑戰.所以,我也不痛快.我覺得我的生活像是一潭死水.這也是為什麼我一直無法到達金丹之境的原因.我也想知道,應該要怎樣才能痛快起來."她頓了頓,說道:"陳揚,你不痛快是因為你還不知道,你真正想要的是什麼.所以你也一直沒辦法到達金丹之境.我們兩個人的處境相同."

陳揚陷入了沉思.

沐靜也不說話.

好半晌後,沐靜說道:"金丹之境是一個大坎,是凡人通向仙人的龍門.釋迦牟尼成佛之前,拋棄妻子苦行,經曆萬般苦楚.又在菩提樹下盤膝而坐,苦思七天,最後方能想通成為佛陀.你現在有了煩惱,反而是一件好事,也許等你將這件煩惱事想通,那就是你登上金丹之境的時候."

陳揚心頭一跳,他覺得沐靜說的很有道理.隨後,他又想到了沈墨濃所說的武道.

他總覺得自己似乎摸索到了一些東西,但具體是什麼又不太清楚.

沐靜站了起來,她一口喝了杯中酒,道:"樓上有客房,你最近要是不想回去,就住這里吧.我先去睡了."

她說完便上樓而去.

陳揚盤膝而坐在沙發上,他依然想不通自己的武道是什麼?什麼是迫切渴望想要的?金錢?不是.美女?不是.自由?不是.

呼!

陳揚苦惱至極,最後干脆什麼都不想,就躺在沙發上這般睡了.

陳揚所不知道的是,當他離開家門的時候,對于蘇晴而言又是一種怎樣的打擊.

那一刻,蘇晴覺得心里有什麼東西碎裂了.

那是一種極端酸楚,酸澀的感覺.蘇晴不想自己還像個小女孩那樣敏感,流淚.所以她在眼中彌漫出水汽的時候,她揚起了頭,努力的將水汽逼了回去.

她不想這麼軟弱.

哪怕沒有人看見,她也不想流淚.

更多的,蘇晴心里是一種對陳揚的死心.

所以在第二天,蘇晴很早起床,穿上運動服去樓下跑步.跑完步後,她回到家里洗了個澡.洗澡之後,又開著車去一家很有品位咖啡店喝了早茶.

如此之後,再去逛逛書吧,買一些化妝品.

中午的時候,再去給女兒小雪買了許多東西.然後開車回家看小雪.

蘇晴決定忘記陳揚,不再為陳揚苦惱.她要努力的活出自我來.雖然這很難,但她會朝這方面努力.

如今的她,更不會自暴自棄.

晚上的時候,蘇晴打扮得美麗而知性.她照常來到幽靈主題酒吧,主持一些日常事情,當好她的總經理.

陳揚也從其余人口中得知蘇晴一切正常,他便也放下了心.

十月尾,江南市的秋意已經很濃.

大街上的人們都穿上了外套.

楊氏公館內,白衣如雪的楊凌依然是那樣的冷峻,美麗.

自從跟陳揚的交鋒失敗後,到如今已經有了三個月.這三個月里,楊凌一直沒有找過陳揚的麻煩.這並不是說楊凌怕了陳揚.

最主要的是,楊凌一直沒有小姨蕭冰情的消息.

楊凌找不到蕭冰情,每天都是郁郁寡歡.對于其他的事情,一切都不上心.所以就更別提去找陳揚的麻煩了.

就算是楊氏公館的生意,他都已經很少過問.

這天晚上八點,蕭冰情所住的閣樓里.

燈光柔和.楊凌坐在蕭冰情的床上,他手中拿的是蕭冰情用過的梳子.

他閉上了眼睛,聞著這屋子里的味道.這里似乎還殘留著蕭冰情的味道.

他的臉上出現一片迷醉之色.

只有這個時候,楊凌才覺得日子不會那麼的難捱.

偏偏就在這個時候,管家莫無疑的聲音在閣樓外響起.

"少主!"

楊凌被打擾,眼中閃過怒氣.但他很快就壓抑住了怒氣,因為管家莫無疑是從小看著他長大的.

楊凌深吸一口氣,放下梳子,沖外面道:"莫伯,有事?"

莫無疑恭敬的說道:"少主,剛剛收到消息.釋永虎師叔來了江南市,已經下榻在江南大酒店里."

"什麼?"楊凌吃了一驚."永虎師叔怎麼會突然來了?"他說著話便快步出了閣樓,來到了莫無疑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