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摩爾酒吧
陳揚微微一笑,他很欣慰.也很能理解蘇晴此刻的心情.

人生在世,不必為了生計發愁.可以隨心所欲的享受物質生活,那是一件很美妙的事情.

看到蘇晴恢複了自信,陳揚覺得自己所做一切都是值得的.

隨後,蘇晴忽然話鋒一轉,道:"陳揚,你想好了嗎?"

陳揚心里立刻一個咯噔,他明白蘇晴的意思.但還是裝著糊塗,道:"想好什麼?"

蘇晴輕輕搖曳著手中的紅酒杯,眼神看向外面的星空,接著道:"之前你說你需要時間的,我和你之間,你說你需要時間."她頓了頓,又道:"當然,我不是逼你什麼.只是希望能有一個答案.我可以等你准備好,兩年,三年,五年都可以.又或則說,你也可以拒絕,讓我不用在等."

今天是一個美好的日子.而酒,能壯人的膽.

蘇晴終于鼓足了勇氣將心里話說了出來.她其實是個很矜持的女人,能夠和陳揚住在一起,那需要很大的勇氣.也是因為,她越來越愛陳揚.

但是蘇晴也覺得自己始終琢磨不透陳揚,這讓她缺乏了一種安全感.

她不怕等,只是怕等到最後是一場空.所以,蘇晴覺得只要陳揚說,你等我三年,等我多久,她便心甘情願,死心塌地的等著.

對于陳揚的愛,蘇晴已經把自己放在了一個卑微的位置.

說完這番話後,蘇晴盡量將身子放輕松.但是她的手指甲已經掐進了掌心肉里,她的嬌軀微微顫抖.這一切都說明,她非常的緊張.

陳揚萬萬沒想到蘇晴會突然來找自己要一個答案.他一時之間,心慌意亂,說不出一句話來.眼前的蘇晴,是那樣的嬌媚成熟.只要自己說一聲願意,她便可以任由自己采擷.但陳揚心里更清楚,蘇晴是個需要婚姻的女人.而自己恰恰害怕的就是婚姻的束縛.

自己是天命者,將來指不定要經曆什麼變動.自己跟蘇晴結婚,只會害了蘇晴.

而最關鍵,最直接的理由,那就是陳揚不想結婚.

陳揚陷入了沉默.

半晌後,蘇晴又說道:"我知道你喜歡自由散漫的生活.假如我們結婚了,你一樣可以像你現在一樣生活.就算有了孩子,你不想照顧,那也沒關系.你只需要知道,我和孩子永遠都會在家里等你就可以了."

陳揚能感受到蘇晴的渴望,也很感動她的不斷妥協.這時候,陳揚覺得自己其實任性得有些過分.但他心里一想到要結婚,他立刻就生出一種煩悶的感覺.明明很討厭這種生活,為什麼要逼我進入這個囚籠?

陳揚不忍心傷害蘇晴,他幾次想開口,最後都忍了下去.

蘇晴轉頭看向陳揚,她的美眸中帶著灼灼期盼之意.

陳揚還是不說話.

蘇晴心中開始升騰出不祥之感來.但她還是抱了期望.

陳揚終于深吸了一口氣,他微微苦笑,說道:"晴姐,假如我說,這個世界上,我最不想傷害的人就是你,你信嗎?"

蘇晴點頭,說道:"我相信."

陳揚說道:"我早說過,我喜歡你.這一點,從前沒變,現在也沒變.以後也不會變.我對你的這種喜歡,甚至不需要什麼回報.我覺得只要你能過的好,開心,我就已經足夠了."

"你到底想說什麼?"蘇晴忽然打斷了陳揚的話,道.

陳揚再度深吸一口氣,今天話題既然已經扯開了.他也就不藏著掖著了.事實上,他一直也是矛盾的.

當下,陳揚說道:"之前,你很灰心.你想要隨便找個胖子老板之類的嫁了.我很著急,我不想看到你自暴自棄.所以,我想著幫你開一家酒吧.你可以去找別的男人,但我希望,是你真的喜歡的.你已經選錯了一次徐志,我不希望你再重蹈覆轍.至于我,晴姐,也許我和你真的不是一個世界的人.我喜歡天涯海角的跑,我喜歡去神奇的墓穴探險,喜歡在非洲的叢林里,與猛獸搏斗.與野蠻部落的野蠻人喝酒,我還喜歡紙醉金迷,不停的游走在世界各地,喝各種美酒,認識各種美女.這是我喜歡的生活.但你需要的是一份安逸的生活,小資的生活,浪漫體貼的丈夫.對不起,我給不了你."

將這一切說完之後,陳揚松了一口氣.他站了起來,又說道:"晴姐,人生只有一次,也是你自己的人生.你自己要珍惜,不要為了任何人而將就."說完之後,他直接出了門.

陳揚出了小區,上了自己的夏利車.他呼的一下,吐出一口悶氣來.這個決定做了出來,仿佛是將所有的猶豫和煩惱都斬斷了.

晴姐是一個讓人沉溺的溫柔鄉,是一個泥潭!

陳揚這一刻真正的離開了這個泥潭.

馬路上,陳揚將車速飚了起來.這時候已經是深夜十二點,一路風馳電掣,好不快活.

很快,陳揚就來到了酒吧一條街.

將車子停在一家酒吧前,隨後陳揚就進入了這家叫做摩爾的酒吧里面.

摩爾酒吧里面的生意也不錯,雖然被幽靈主題酒吧搶了不少生意.但是酒吧一條街的客流量畢竟有那麼大不是.

舞池里,霓虹射燈狂掃,里面的男男女女呈現一片迷離瘋狂的狀態.

重金屬音樂震耳欲聾,讓人從心底里想要吶喊,歇斯底里.這里能夠讓壓抑的人放松下來.

陳揚來到吧台前坐下,他要了一杯加檸檬的冰啤酒.

雖然已經是十月了,但濱海的天氣還是有些炎熱.陳揚猛地喝了一大口冰啤酒,只覺全身爽透.隨後,他的目光開始梭巡起來,想要尋找可以快樂的目標.

他以前在酒吧就是這麼度過的,只不過到了濱海這幾個月,因為蘇晴的緣故老實了下來.

陳揚不一會就看見吧台左側,一名美少婦正在喝著悶酒,似乎很不快樂的樣子.

這美少婦穿著黑色的包臀裙,挎了lv的包包,身上珠光寶氣的,還帶著一絲貴婦氣質.一看就是個有錢人.

陳揚覺得這美少婦的身材和蘇晴有些像.他立刻就來了興趣,于是就持了酒杯,朝美少婦那邊走去.

來到美少婦的面前,陳揚坐了下來.他朝這美少婦看了一眼,美少婦卻是自顧自的喝著一杯人頭馬xo.

她的面容酡紅,已經有了些醉意.

陳揚的眼神瞅到了她胸前那雪白的事業線,還真是雄偉.

他只覺自己的小腹升騰出了一股熱氣.這個妞,在床上一定很爽.

陳揚如是想.他微微一笑,沖美少婦道:"來酒吧的一向有三類人,一種是趕時髦的青年男女,一類是空虛寂寞的女白領.還有一類是已經嫁人,但老公出軌,前來報複,尋找一夜快樂的少婦.不知道美女你是那一種?"

美少婦抬頭看向陳揚,她的嘴唇抹了很紅的口紅,看起來似乎在散發著誘人的光澤.她看了一眼陳揚,似乎有些意外.大概是沒想到搭訕的會是這樣一個乾淨陽光的青年."你覺得我是那一種?"美少婦也沒拒人于千里之外,淡淡的問.

陳揚說道:"我叫陳揚,不知道美女你怎麼稱呼?"

美少婦道:"徐雅琪!"她頓了一頓,道:"你還沒回答我呢,你說我是哪一類?"

陳揚喝了一口啤酒,隨後一笑,說道:"你一不是趕時髦的.因為你的氣質高貴,永遠不需要趕時髦,你是時髦的先驅.第二,你也肯定不是女白領,而且你帶了戒指,顯然是結婚了."

"所以,你覺得我是第三種?"徐雅琪玩味的一笑,道.

陳揚摸了摸鼻子,微微苦笑,說道:"我其實也是胡扯,不開心的理由可以有很多種.感情不過是其中之一.但不管怎樣,我覺得你不應該在這樣喝下去."

"為什麼?"徐雅琪問.

陳揚說道:"因為你很漂亮,因為這個酒吧龍蛇混雜,也有很多小混混,癟三.不管你有沒有意思要找人一夜快活.但如果你這樣的人因為喝醉,被一個癟三給睡了,那對你來說,是一種侮辱."

"你說話很有意思."徐雅琪格格一笑.她笑完之後,眼中又閃過一絲落寞."或許,我就是想找一個癟三來睡我,然後好惡心我那個高高在上的老公."

陳揚喝了一口啤酒,他似乎有些明白徐雅琪為什麼要來買醉了.也不過是個俗套的故事.

但這就是個俗世,誰的人生能脫俗?

"走吧,跟姐姐我去開房好不好?"徐雅琪忽然一把攬住了陳揚的肩膀,她的身子靠了過來,軟玉溫香的.她說話時候,有一股酒氣直沖陳揚的鼻子.

陳揚微微一笑,說道:"不好."

徐雅琪一呆,她奇怪的道:"你來搭訕我,不就是想跟我去開房嗎?怎麼這會又不好了?"

陳揚呵呵一笑,說道:"因為我不是癟三."

徐雅琪醒悟過來,隨後哈哈一笑,說道:"你真有意思,走吧.今晚姐姐好好滿足你."

陳揚感受到了來自徐雅琪的誘惑,但不知道為什麼,腦子里總是閃過蘇晴.他能想到她如今一個人在家里的傷心.

這樣一想,陳揚覺得自己的欲望也都消失了.

不過,陳揚沒有拒絕徐雅琪.而是幫徐雅琪結賬,然後帶徐雅琪出了摩爾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