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何為武道
陳揚微微一愣神,隨後也就恢複了正常思緒.他也不是個怯場的人,當下淡淡一笑,也伸出手道:"你好!"

兩人一握即分,非常的有分寸和禮貌.

陳揚雖然平時表現的很吊兒郎當,但實際上,他跟不熟的女性還是保持了距離和尊重.不會隨意去說輕佻的話語.

更何況,眼前的沈墨濃絕不是什麼簡單的女人.

陳揚看向沈墨濃,眼中又帶了一絲疑惑.他說道:"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我應該跟小姐您是第一次見面.您又何來久仰?"

沈墨濃微微一笑,說道:"咱們坐下說話吧."

陳揚點頭,道:"好."

秦墨瑤在一邊也是松了一口氣,她也是真怕陳揚這貨在沈墨濃面前沒個正形.還好,陳揚沒給她丟面兒.

三人入座後,秦墨瑤先介紹,說道:"陳揚,我跟你介紹下吧.這位是沈小姐,來自國安六處."

陳揚微微一驚,道:"六處?"

沈墨濃淡淡一笑,道:"陳先生聽說過六處?"

陳揚點點頭,說道:"耳聞過."

沈墨濃來了興趣,道:"不知道在陳先生眼里,六處是一個什麼樣的存在?"

陳揚淡淡一笑,說道:"六處是神秘的存在,應該說比美國的中情局還要神秘.而且你們的訓練,還有保密制度很嚴苛.真沒想到沈小姐您會輕易在我面前暴露身份."

沈墨濃嫣然一笑,說道:"陳先生是可以信任的人,不是嗎?"

她這話里居然帶了一絲絲的震懾意味,好像陳揚否認就會有危險一般.

陳揚頓生反感,淡淡說道:"我可什麼都沒答應過."這家伙天生的吃軟不吃硬.這話的意思就是,老子沒應承過你什麼,泄露了又怎樣?

兩人的談話頓時帶了一絲火藥味.

秦墨瑤在一旁不由有些尷尬,她連忙打圓場,說道:"沈姐,陳揚性格有些沖,你別介意.他絕不會泄露你的身份的."

沈墨濃倒也沒有真生氣,反而眼中閃過一絲贊賞,說道:"有本事的人,都會有些傲氣.陳先生若真是軟綿綿的,也不值得我來見面.也不可能抓得住李陽這樣的人."

陳揚便也馬上明白,眼前這女人是在試探自己.他也明白了這女人的來意,原來是因為李陽的事情.

陳揚微微一笑,不置可否.反正也不主動說話了.

沈墨濃便道:"墨瑤,陳先生,我們點菜吧."

秦墨瑤立刻說道:"我去叫服務員."

這頓飯,吃的不咸不淡.陳揚吃飯很給面子,胃口也很好.他最開始見沈墨濃還有些拘束,但後來也就無所忌憚了.

沈墨濃一直都在輕聲細語的跟秦墨瑤交談.兩大美女對陳揚這吃貨也有些無奈.

吃完飯後,沈墨濃買單.

隨後,三人出了咖啡之翼.

這時候是晚上八點半.

濱海市霓虹輝煌,立交橋上車流穿梭,彙成燦爛的車河.

秦墨瑤對沈墨濃說道:"沈姐,我送你回酒店吧."沈墨濃說道:"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好.我想一個人走走."

秦墨瑤跟沈墨濃也不是很熟,所以見她這麼說,也就不再堅持了.

沈墨濃跟陳揚和秦墨瑤道別之後,一個人走了.

陳揚看著她的背影,這女人一身黑色連衣裙,緊身的.這背影看起來,凹凸有致,真是讓人沸騰啊!

尤其是沈墨濃的身份的神秘性,這讓陳揚看的舍不得移開目光.

一旁的秦墨瑤見陳揚這德性,狠狠的踩了陳揚一腳,然後就上了她自己的車,揚長而去.

陳揚痛的齜牙咧嘴的,他也不由好笑.秦墨瑤這姑娘吃的哪門子醋啊!難道是因為自己沒迷戀她的背影?

哥迷戀了,你也看不見啊!

陳揚自然不會將秦墨瑤生氣的事放在心上,他除了會在意蘇晴生氣.其余的人,都不太在意.

接著,陳揚也上了自己的夏利車.

今晚吃飯的時候,陳揚喝了點開胃酒.所以眼下,他還算是酒駕.不過這貨也不是個自覺的人,照樣還是開車.況且在陳揚心里,紅酒,啤酒,那都不算酒.

怎知道的是,陳揚沒開多遠出去,便遇見了沈墨濃.

沈墨濃在路邊站立著,晚風吹拂著她的發絲.這一刻,她就如黑衣女神降臨,美麗到了讓人神魂顛倒的地步.

而且,陳揚心里有種感覺.沈墨濃是在等自己.

陳揚在她面前停下了車,搖下車窗,探頭出來,沖沈墨濃道:"沈小姐,你是在等我吧?"

沈墨濃看了陳揚一眼,她輕輕一笑,隨後便說道:"沒錯."

"那上車吧."陳揚說道.

沈墨濃當下就上了陳揚的副駕駛,她一進來,車里便是一股好聞的香味兒.

陳揚啟動車子,問道:"沈小姐,你要去哪里?"

沈墨濃說道:"到了濱海,當然應該要看海.咱們去海邊吧."

陳揚呵呵一笑,說道:"要看海怎麼不找秦墨瑤,難道沈小姐要跟我約會?"這貨一旦熟了,嘴上就開始嘴花花了.

沈墨濃倒也不生氣,她的氣質很好,氣場更好.就像是盛開的鮮花,永不凋零.也永遠不會雷霆動怒.她微微一笑,說道:"你覺得是怎樣,那就是怎樣吧."

陳揚頓時感覺一拳打在了棉花上,沒什麼意思.男人調戲女人,就是希望女人能夠嬌嗔生氣,含羞帶怒.如果對方淡淡的,那就沒趣味了.

當然,陳揚覺得沈墨濃這般表現也很正常.總不能指望她這樣的女人會嬌羞帶怒吧?

"對了,你怎麼知道我會過來?萬一我和秦墨瑤去約會了呢?"陳揚不免奇怪的道.

沈墨濃淡淡一笑,說道:"第六感."

陳揚道:"靠,你這第六感還真是變態啊!"

沈墨濃微微一笑,道:"你現在還沒到達我這個境界.到了我這個境界,你也會有這種第六感.冥冥之中要發生的危險,不祥,或是好事,你都會有一種冥冥的感覺.正所謂,人過五十而知天命."

陳揚翻了個白眼,說道:"過了五十的人,有許多都是老糊塗.知天命的不多."他又好奇八卦的道:"沈小姐,你到底到了什麼境界?"

沈墨濃輕淺一笑,說道:"你不是已經猜到了嗎?"

"金丹之境!"陳揚不由倒吸一口涼氣.

車子開到了海灘上.

海灘上燈火通明,這里還有許多的游樂設施.旁邊也有不少酒店.很多游客都在這里玩耍,那度假酒店裝修的高大輝煌.

陳揚與沈墨濃到了比較安靜的沙灘地帶坐了下來.

前方是一望無際的大海,波濤的聲音一拍拍的傳來.海風迎面吹拂而來,帶著咸濕的味道.

陳揚不由好奇的問沈墨濃,說道:"沈小姐,你……"

"我叫沈墨濃."沈墨濃說道:"也別老叫我沈小姐了,就和墨瑤一樣叫我沈姐吧."

陳揚呵呵一笑,道:"叫沈姐顯得你多老啊,那我叫你墨濃吧?"

沈墨淡淡道:"那也行,反正都是個稱呼."

陳揚沒想到她還真答應,于是就打蛇隨棍上,喊道:"墨濃."

沈墨濃應道:"嗯."

陳揚又喊道:"墨濃."

沈墨濃道:"嗯?"

陳揚喊道:"墨濃."

沈墨濃脾氣再好,這時候也有些無語了,她微微蹙眉道:"你有事說事."

陳揚嘿嘿一笑,說道:"我是覺得這樣喊你名字挺帶勁的,也挺有成就感的."

沈墨濃不由啞然失笑,她怎麼現在才看出這家伙是個活寶呢.

陳揚這時候也就正色說道:"墨濃,有個問題想向你請教."

沈墨濃道:"你說."

陳揚說道:"我停留在化勁巔峰已經三年了.以前我練功,順風順水,但是這個坎,不管怎樣都跨不過去.我到底缺少了什麼?你是金丹之境的高手,所以想跟你取取經."

沈墨濃便也就正色說道:"化勁巔峰是武的極限.多少老拳師,大宗師一輩子都停留在了化勁巔峰.化勁巔峰,力量再大,身體都會衰老.而金丹之境的人,活到八十歲,依然可以強大無匹.但是化勁巔峰,一旦過了五十歲,那就是江河日下."

陳揚點頭,說道:"這一點我知道."

沈墨濃說道:"化勁巔峰是武術大成,而金丹之境便是武道.真正的武道你明白嗎?"

陳揚之前聽程建華也說過武道,他微微皺眉,道:"到底什麼才是武道?武道兩個字,我覺得並不是輕而易舉幾句話能概括的."

沈墨濃說道:"沒錯,如果武道兩個字好理解,那也就不會有那麼多老拳師一輩子停留在化勁巔峰了.正所謂,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武道這條路,是需要自己來摸索的,並不是別人能教你的.有些高手,性情乖張,殺人如麻.但他有他堅定的武道,他知道自己要做什麼樣的人.所以他能夠成為金丹之境的高手.有些老拳師,心懷正義,卻不能成就金丹之境."

"所以說,武道並沒有一個模式.不在乎你要做好人還是壞人.最重要的是,你堅定你的道,你知道自己想要什麼,想成為什麼樣的人.你要有自己的慷慨激烈,有自己的精神感動.這才是武道.佛擋殺佛,魔擋殺魔,也是一種武道."

陳揚若有所思起來,他覺得自己冥冥之中似乎明白了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