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國安六處
陳揚倒也沒多想,畢竟蘇晴是個大活人.不可能每天都呆在出租屋里.她也不是自己金屋藏嬌來著的.

陳揚躺在蘇晴的床上,他忽然聞到了床上蘇晴遺留的香味兒.

軟玉溫香,似乎蘇晴就在身邊.

陳揚感覺自己又有了反應,不過這是蘇晴的床,他可不敢亂來.萬一留下點痕跡,那就不妙了.還是在自己的屋子里偷看蘇晴洗澡,這樣來發泄是最美妙的.

他這幾天奔波,也確實夠累了.加上躺的舒服,他居然就這般睡著了.

晚上十一點,蘇晴回來了.她穿著紅色的連衣裙,胸口露出美麗雪白的事業線.頭發打了卷兒,渾身散發著說不盡的誘人風情.

蘇晴推門進來,一打開燈便看見床上有人.她嚇了一大跳,隨後再定睛一看,卻是陳揚.

陳揚這貨打著輕微的呼嚕,他實在是太累了.所以蘇晴回來了也沒醒過來.

本來陳揚的警覺性是很強的.如果是敵人來了,這個敵人即使悄無聲息,陳揚也會發覺.因為這是陳揚對危機的一種本能反應.

但是蘇晴對陳揚完全沒有敵意,所以陳揚沒有被敵意,危機刺激到,自然也就沒有醒過來.

蘇晴轉眼看到了桌上的玫瑰花,她的美眸中立刻流露出欣喜的神色.

雖然蘇晴收到過許多的鮮花,就算是離婚後,也有不少中年男性送花.但是能收到陳揚送的花,那種感覺是很不一樣的.

在蘇晴的印象里,陳揚是個大老粗,根本不懂這些浪漫的.

"他一定很累了."蘇晴見陳揚熟睡,不由心疼起來.她便也就輕手輕腳,不想吵醒陳揚.

那知道陳揚還是醒了過來.

陳揚一把坐了起來,他剛剛正在做美夢.夢見將蘇晴和秦墨瑤全部摟在床上呢.這貨心里花的很.

這個夢已經是第二次做了.

他做夢的同時,忽然覺得不對勁.

那里不對勁?

他覺得以秦墨瑤和蘇晴的性格,怎麼都不會願意一起來跟自己上床,做快樂的事情啊?

不對,這特麼肯定是在做夢.

于是陳揚就想快點在夢里把事情辦了.那知道,越是這麼想,思維就越清楚.最後一個激靈就醒了過來.

陳揚美夢被破壞,好生郁悶.他抬頭就看見了蘇晴.

蘇晴嫣然一笑,一笑傾城,一笑百媚生.讓陳揚都看的呆了.

蘇晴見陳揚這呆樣,不由掩嘴輕笑,又問道:"什麼時候回來的,怎麼也不提前通知一聲.吃飯了嗎?"

陳揚看著蘇晴這風情的打扮,隨後,他一言不發的掏出手機看了一眼.我靠,十一點了.

他立馬不太爽的道:"晴姐,你這麼晚了,在外面干嘛呢?還穿這麼……暴露,不知道外面壞人很多嗎?"

蘇晴立刻在鏡子前打量自己,隨後有些納悶的說道:"我這很暴露嗎?"

陳揚起身來到蘇晴面前,他馬上又問到了蘇晴身上的酒味."你喝酒了?"

蘇晴點點頭.

陳揚心里尼瑪的就不痛快了,翻山越嶺的不痛快.蘇晴穿這樣,大晚上出去喝酒,現在才回來.

這特麼是干撒去呢?難道是跟男人約會?

我靠!

陳揚這可接受不了,他雖然是花花腸子.雖然還沒有跟蘇晴確定關系,但是如果蘇晴現在跟別的男人約會,那他就要暴躁,要打人啊!

要知道,陳揚這貨一般的時候很講道理.但不講道理的時候,那也是很讓人害怕的.

"你吃醋了?"蘇晴忽然狡黠的一笑,問道.

陳揚一怔,隨後就跟受侮辱似的道:"我吃醋?開什麼玩笑."

蘇晴見陳揚這模樣,不由笑了起來,笑的那叫一個花枝亂顫.她今天忽然覺得陳揚很可愛.平時的陳揚,要麼太吊兒郎當,要麼太有謀略沉穩.但現在的陳揚反而讓蘇晴覺得,他也是一個普通的男人,可以親近的男人.

于是蘇晴便柔下聲音道:"今天跟我們同學聚會,大家唱k到現在.最後有專門的男同學護送我們回來."她頓了頓,又說道:"你要是不喜歡我去,我以後不去就是了.你別生氣了,好不好?"

陳揚恍然大悟,隨後又覺汗顏.我擦,自己的反應是不是大了點.他連忙打了個哈哈,道:"我沒生氣啊,這有什麼好生氣的.同學聚會,很正常的嘛!"

蘇晴看著陳揚的窘樣,覺得更加好笑.她也不好再笑陳揚,怕這家伙臉上掛不住.于是就問道:"你餓不餓,我去給你煮碗面條怎麼樣?"

陳揚還真是餓了,他摸了摸肚子,說道:"餓!"

蘇晴會心一笑,說道:"等著,我去給你煮面."她說完就轉身去了租的那個廚房.

陳揚看著她美麗的背影離去,心里一陣陣的暖意.

蘇晴給他的溫暖,真不是別的女人能夠替代的.他很多時候都想在蘇晴的溫柔細節里沉淪.偶爾也會生出就這樣和蘇晴組建一個家庭,幸福美滿的過一輩子.

但每次,這個念頭一生出來,他又會自己嚇出自己一身冷汗.覺得那樣的日子太恐怖.

他只有面對蘇晴,才會如此的糾結.

大約十分鍾後,蘇晴給陳揚煮了一碗香噴噴的肉絲面.而且還給陳揚拿了一聽冰啤酒.蘇晴也是知道陳揚喜歡喝冰啤酒的.

桌前,陳揚坐下,快樂的喝冰啤酒,吃面條.只覺人生最大的美味也就莫過于此了.同時,他大大咧咧的說道:"對了,晴姐,那花還有這個包是我送給你的."他說著將那款名包拿了過來.

蘇晴看見這款包之後,立刻喜不自勝.她美麗的臉蛋上洋溢起紅紅的云彩來.

"我很喜歡."蘇晴如是說道.

陳揚呵呵一笑,說道:"你喜歡就好."

蘇晴收了包和花之後,便坐到了陳揚的旁邊.輕聲問道:"這幾天忙的還順利嗎?"

陳揚點頭,說道:"很順利."

蘇晴微微一笑,說道:"順利就好."

她也不細問.

這是蘇晴的聰明之處,男人都不喜歡被追根問底.如果男人想說,那自然是會說的.

陳揚還是很在意蘇晴的感受的,再則也覺得金色年華酒吧的事情還是要讓蘇晴知道的.他挑了一口面吃了,又喝了一口冰啤酒.隨後才說道:"晴姐,金色年華酒吧被我買了."

蘇晴頓時吃了一驚,道:"就是那天看見的那個鬼屋?"

陳揚點頭,咧嘴一笑,說道:"兩百萬買的."

蘇晴感覺腦袋一陣暈眩,道:"你買那個鬼屋做什麼?難道你想用它來開酒吧?可是……?"

陳揚說道:"里面的靈異事件已經被我解決了,晴姐,你放心吧.那金色年華酒吧的價值起碼要千萬以上.也等于說,我們還沒開始就已經賺了八百萬左右."

蘇晴還是擔憂,道:"但是就算你解決了靈異事件,也還是沒人敢去啊."

陳揚說道:"這一點不用擔心.明天秦墨瑤會帶警察去打開金色年華,並且會做專題報道.之後,我們再重新裝修金色年華,根據金色年華的酒吧特點.我們打造一個幽靈酒吧出來.這個酒吧會很有特色,相信能吸引很多年輕人前去."

蘇晴呆住,隨後,她馬上就意識到陳揚這個提議太新奇了.借助金色年華酒吧的特點打造幽靈酒吧.這個特色是任何酒吧都不能有的.這是金色年華的優勢.

說不准,這個酒吧真的會大火.

"你這些天忙里忙外,就是為了酒吧?"蘇晴眼眸里滿是柔情,問道.

陳揚說道:"差不多吧."

蘇晴輕聲道:"辛苦你了."

陳揚咧嘴一笑,卻是沒當回事.

吃完面條後,陳揚也就不好意思繼續待在蘇晴的家里了.他跟蘇晴告別,盡管告別的時候很想吻別.可陳揚還是忍住了.

而蘇晴是羞澀的性格,自然更不可能主動吻陳揚.

陳揚回到房子後先去洗澡,洗完澡後,他因為之前睡過.所以精力很是充沛.

于是便開始在床上修煉大日月訣起來.

那無極金丹的藥效還沒完全發揮,陳揚吸了一口氣在體內運轉,洗滌,揮發藥效.

他只覺身子的氣血之力更加的渾厚了.

但始終,他還是勘不破那金丹之道.那一層薄膜,始終是無法參透.

不多時,衛生間里傳來了水聲嘩嘩.

陳揚憋了太久了,聽見這個聲音立刻興奮起來.他最大的享受就是這啊!

當下快速沖到牆壁前,抽開碎磚.

蘇晴果然是來洗澡的,她身子的衣物差不多都脫了,正在脫最後的…….

陳揚看的激動到爆,于是就這樣激情的自我解決了一發.

如此之後,他才心滿意足的回到床上睡覺.只覺人生至此,夫複何求啊!

且不說陳揚這邊,秦墨瑤當天回到濱海之後,她先是跟父親通了電話.父女兩聊了一頓,很是開心.

接著,秦墨瑤又接到了來自燕京國安六處的電話.是國安六處的處長沈墨濃打過來的.她是感謝秦墨瑤抓捕住了李陽.

秦墨瑤在沈墨濃面前也不好意思居功,把功勞還是還給了陳揚.

沈墨濃其實調查了秦墨瑤,知道秦墨瑤是紅三代的身份.但是她更了解秦墨瑤的本事,也是奇怪秦墨瑤怎麼抓得住李陽.

這時候秦墨瑤一解釋,沈墨濃也就恍然大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