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為秦墨瑤療傷
隨後,陳揚便與秦墨瑤先行離開了.陳揚應承白吟霜,會盡快處理手頭的事情,然後就來帶白吟霜回玄衣門.

白吟霜又感謝了一番.

陳揚與秦墨瑤上了車後,由陳揚開車.

車子啟動,陳揚便讓秦墨瑤給王大年打電話.

王大年是秦墨瑤父親的秘書,秦墨瑤自然認識.秦墨瑤立刻就給王大年打了電話,之後又給父親打了電話.

報完平安之後,秦墨瑤又忍不住咳嗽起來.但她依然很開心,說道:"想不到這次,咱們又抓了李陽,又幫助了白吟霜,太好了."

陳揚翻了個白眼,說道:"好什麼好,秦墨瑤,你知不知道你自己的身體狀況.你要是沒有妥善的處理,小心成肺癆.你一個小姑娘,得了這個病,以後還不成老姑婆?"

"這麼嚴重?"秦墨瑤聽了不由嚇了一跳.她臉色發白,一想到自己真要得肺癆,她還真有些害怕.

陳揚見嚇到了秦墨瑤,嘻嘻一笑,說道:"當然嚴重.不過啊,你要是求我,我倒是有辦法幫你治好傷.你別忘了,我可是武林高手,懂內家氣功的.我可以給你疏通淤血."

秦墨瑤聞言不由長松一口氣,她沒好氣的道:"求你妹啊.你要是治不好我,我嫁不出去,就賴給你."

陳揚呵呵一笑,說道:"那我求之不得啊!你是富家千金,又這麼漂亮.給我當個小老婆,多好!"

秦墨瑤聽著前半句還笑吟吟的,聽到後半句就恨不得一腳將陳揚踹下去.

沒辦法,陳揚就是這個德性.秦墨瑤也漸漸有些習慣了.

這時候,秦墨瑤感到有些累,就靠在了座位上假寐.自從受了龍玄那一拳,秦墨瑤的身體狀況就不好.她覺得身子很虛弱,走幾步都累.

這可讓秦墨瑤真心不喜歡.她一向給自己的定位是英姿颯爽的女警察啊!怎麼能做嬌柔的林黛玉林妹妹呢?

陳揚開的是一輛黑色奔馳,他路過一個中藥店,便停下了車子.

秦墨瑤睜開眼就看見陳揚下車去了藥店,她不由莞爾一笑,就知道陳揚是個嘴巴討厭,但實際上卻絕不含糊的人.

不多時,陳揚買了藥回來.秦墨瑤見他回來,又繼續裝睡.

陳揚也不打擾秦墨瑤,繼續開車.

值得一提的是,王大年確定秦墨瑤沒事後.當晚就返回了景甯市.

二十分鍾後,陳揚與秦墨瑤回到了秦墨瑤所在的小區.

秦墨瑤這時候也就不再裝睡,進了電梯後,她好笑的問陳揚,道:"這藥是干嘛的?"

陳揚這貨臉皮比城牆還厚,聞言呵呵一笑,說道:"我家小狗生病了,給它買點藥."

"死陳揚!"秦墨瑤這麼穩重的女人,這時候也忍不住伸出手來揪陳揚的腰間肉了.

陳揚哈哈一笑,躲避著不讓秦墨瑤得逞.兩人打鬧片刻,秦墨瑤就累得慌了.

陳揚見狀便扶住了她,讓她自由報複.

這個舉動讓秦墨瑤心里暖暖的.

回到家里後,陳揚對秦墨瑤說道:"你去床上,把上身衣服脫了.連文胸都不要穿."他這會兒說的很正經,不像是開玩笑的.

秦墨瑤臉蛋立刻紅了,道:"干什麼?"

陳揚掃了一眼秦墨瑤,道:"想什麼呢?我要給你療傷.我買的枇杷膏還有藥酒,這些是活血化瘀的.可不是給你口服的."

"那也不需要把衣服脫了啊!"秦墨瑤就算心里對陳揚有好感,但也不能接受在他面前把衣服都脫了啊!

她可還是黃花閨女,這麼大尺度的事情那里干得出來.

陳揚正色說道:"這事不是跟你開玩笑.普通人給你上藥,不過是將這些藥抹到你背上.老中醫上藥,會通過手法,將藥力揉到你骨頭里面.而我給你上藥,是通過暗勁將藥力直接揮發到你的淤血處.我若是隔了衣服,我能做這事嗎?"

"你真不是開玩笑?"秦墨瑤見陳揚認真,不由道.

陳揚說道:"哥哥是正經人好不好,能開這麼無聊的玩笑?"

秦墨瑤還是猶豫,道:"有沒有別的辦法啊?"

陳揚干脆利落的道:"沒有."他頓了頓,道:"我這給別人上一次藥,至少得給我二十萬.哥哥給你免費上藥,你別得了便宜還賣乖.再說,就是讓你露背,又沒要你露全身.那多少明星走紅毯,當著全國幾億人民都裸著背呢,多大的事兒."

秦墨瑤臉蛋紅透,道:"那是她們,不是我."她說歸這麼說,最後還是進了房間.

陳揚不由松了一口氣,同時心里也很是期待,甚至有點血液沸騰.

想一想,是不是還有點小激動呢?

雖然陳揚並不是故意要占秦墨瑤便宜,這次也是真心療傷.但是,這樣香豔的場景還是會讓陳揚這個色胚子很激動啊!

畢竟,秦墨瑤是這樣的美麗.加上她又是警花,這雙重身份,嘿嘿……

大約十分鍾後,臥室里面傳來秦墨瑤羞澀如蚊蠅的聲音."可以進來了."

陳揚深吸一口氣,他推開了臥室.

讓他眼瞎的是,臥室里沒開燈光,黑暗一片.

"不用開燈吧?"秦墨瑤羞澀的問.

陳揚那好意思說要開燈,他還沒無恥到這個地步.當下便說道:"不用!"

其實開不開燈都無所謂,陳揚的視力好的出奇.他一樣能看清楚.

那床上,秦墨瑤下身在被子里,上身的確已經脫光了.她撲在床上,閉著眼睛.

陳揚一眼看見的便是她雪白的背脊,那背脊的線條是那樣的完美.

甚至可以隱隱看到臀線.

更要命的是陳揚邪惡一點,能看到她雪白的輪廓.

陳揚再次深吸一口氣,忍住了下面的反應.他手中拿了批把膏還有藥酒.這時候,陳揚先將批把膏抹在手上,然後開始去按在秦墨瑤的雪白背脊上.

接觸到她背脊的一刹那,陳揚明顯感覺到秦墨瑤嬌軀顫了一下.

這小妮子,害羞得很呢.

陳揚雖然平時眼珠子亂轉,但卻不是個下流之人.這時候正經的給她療傷起來.

他透過掌中的勁力將藥力擠壓進去.

秦墨瑤立刻能感覺到一股熱力竄入身體里面.

暗勁可硬可柔,可殺人于無形.用好了,卻能活人無數.

不一會,陳揚將批把膏的藥里打入到了秦墨瑤的身體里.秦墨瑤本來無力難受,這時候卻覺得整個身子暖烘烘的,舒服到了極點.

她都忍不住要呻吟出來,可終是不好意思.最後只能咬著被子.

陳揚接著將藥酒也揉進了秦墨瑤的身體里.

這幾番施為,便將秦墨瑤的身體淤血全部揉散.

秦墨瑤明顯感覺到身體輕松了許多,而且這時候,她身上細細密密的散發出了黑色的汗液.這是身體里的雜質,毒素也被排除了出去.

每個人的身體里都是有毒素的.

有的人面色暗黃,氣色不好就是因為毒素太多.

陳揚收功之後,就轉身道:"我先出去了,你穿好衣服,再去洗個澡."

秦墨瑤嗯了一聲.

隨後,陳揚出了臥室.

不一會後,秦墨瑤穿了衣服,前去臥室洗澡.

她足足洗了半個小時.這一個澡,洗的非常痛快.她感覺身子格外的神清氣爽.

出來的時候,秦墨瑤換上了一身白色的運動服.

陳揚回身看見秦墨瑤,只見這姑娘頭發濕漉漉的,備顯嫵媚和漂亮.臉蛋紅彤彤的,氣色很好.陳揚看的不由發呆.

秦墨瑤心情大好,道:"看什麼看,沒見過美女啊!"

陳揚哈哈一笑,說道:"我的確沒見過像你這麼漂亮的女警察呀."

秦墨瑤不由奇怪的道:"這是什麼形容詞,漂亮就漂亮,非要加個女警察?"

陳揚嘿嘿一笑,他看到秦墨瑤總是能想到制服誘惑啊!

秦墨瑤一見陳揚這麼笑,便知道這家伙話里不是什麼好意思.她心情好,也懶得計較,說道:"我肚子餓死了,你等我吹干頭發,然後咱們出去吃大餐.今天也的確該好好慶祝下."

陳揚說道:"好!"他也餓了.

秦墨瑤進了臥室吹頭發,她吹完頭發出來.陳揚突然端來一小杯東西.

"把這個喝了."陳揚說道.

秦墨瑤接過杯子,疑惑至極.這杯子里的東西跟血一樣,她放到鼻子前聞了聞,居然還有血腥味.她立刻不干了,道:"你搞什麼鬼,這是那里來的髒血,我干嘛要喝血?"

"我艹!"陳揚不由惱羞了.

"你艹誰呢?"秦墨瑤馬上回道.

陳揚無語,總不能說我艹你.他說道:"這是老子的血好不好,你現在身體還弱.我這血是服食了祖師爺的無極金丹的.祖師爺說過,我的血是良品,可解百毒.這血營養好著呢,老子給你喝,你還說是髒血?"

他說著話將手腕亮了出來.那手腕上的確有道剛劃開的口子,不過現在已經開始愈合了.

秦墨瑤立刻知道自己錯怪了陳揚,便也有些不好意思.她又說道:"可這血真有這麼神奇?"

陳揚沒好氣的道:"我當時又是槍傷,又是內傷.吃了那金丹,一個小時全部痊愈了,你說呢?"

秦墨瑤也覺得那一幕的確神奇,她又聞了聞這血.這次卻感覺到血液中還有一股芬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