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有仇報仇
祖師爺說完之後,徹底從陳揚的腦域里消失.

陳揚悚然而驚,他似乎感受到了曆史的滾滾洪流.在這場洪流之下,他已經無法逃避.未來,注定會有無窮無盡的厮殺,怎麼超脫,他不知道.

對于這天地殺劫,陳揚還是有些不能理解.到底因為什麼,會讓那些妖魔全部出來應劫?到底又有怎樣的亂子呢?

時勢造英雄,未來的世界,自己到底會處于一個什麼位置呢?

陳揚找不出答案.

呼!

陳揚長長吐出一口氣來,他終于睜開了眼睛.

還是在煉丹爐里,還是一片黑暗.

陳揚感覺到身體已經恢複到了全盛狀態,他眼中驀然厲光閃過.猛地一腳朝那煉丹爐前面蹬去.

陳揚化勁巔峰,離陸地真仙一步之遙.他猛然發出拳力,一拳一腳的力量接近一千斤.

砰砰!

陳揚連踢兩腳,那煉丹爐的爐壁轟隆巨響,而且被踢的地方出現了龜裂.

陳揚的力量實在太猛了.

整個煉丹房里被巨響充斥,這聲音猶如午夜的喪鍾.讓程建華一行人膽戰心驚.

程建華連忙站了起來,退到後面去.他眼中驚疑不定,怎麼也想不出陳揚在里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此刻的煉丹爐里,陳揚就真像是被鎮壓的孫猴子一般.可此刻,孫猴子已經要跳出丹爐了.

那龍玄與李陽也是驚疑不定,兩人暗暗心驚.

同時,他們都是奇怪,這陳揚不是身受重傷了麼,怎麼會有如此巨大的力量?

砰砰!

陳揚在連續踢了兩腳,兩腳都是相同的位置.隨後,他又用ak47直接朝那被踢的位置掃射而去.

那一處本就薄弱,被子彈一掃,立刻穿孔.

這爐壁破了洞,便不再堅不可摧.陳揚接著連續又揣,又砸.他全憑腳力和拳力,最後繼續用子彈擊破爐壁.

最後,陳揚一腳朝正中間踢去.

那一瞬,爐壁就像是一道鐵門一樣,被陳揚一腳踢飛出去.

鐵門飛出來的刹那,陳揚也跟著躍了出來.

龍玄與李陽趁著陳揚人在空中,便要雷霆進攻,將陳揚拿下.

高手搏斗,最忌凌空.

人在空中,有再大的力量都難以施展,因為沒有著力點.

龍玄進攻,李陽手中滑出左輪手槍.

只是這一次,陳揚的槍更快.陳揚的ak威力太大了,他一梭子掃了出去,直接將李陽和龍玄逼退.

ak雖然很重,但在陳揚手上等于沒有重量.

陳揚平穩落地.此刻的他渾身都是血跡,整個人殺氣騰騰.

陳揚憋屈的太久了,現在他是猛虎出山.

程建華三人看見陳揚這番情景,猶如見鬼一般.

龍玄眼中寒光一閃,立刻朝陳揚攻殺而來.他的速度很快,他知道李陽會配合他的行動.

李陽也是身形一閃,他的左輪手槍便要點殺陳揚.

這兩人進攻,配合都是默契無比.

陳揚眼中寒光閃過,他就站在原地不動,手中ak猛然連發.

噗噗噗!

鬼魅神妙的槍術,快如閃電的子彈.

他一瞬間掃出六顆子彈!

這樣的速度,只有ak自動步槍才能配合出來.

其余的槍,就算有這種速度,但發出的子彈也沒有這麼強悍的穿透力.

李陽駭然,他的左輪手槍完全被逼著開不了槍.兩顆子彈掃來,他只有躲避的份兒.

也是在這時,四顆子彈凶猛的射殺向了龍玄.龍玄亡魂皆冒,平常槍手的子彈,他不放在眼里.但陳揚這家伙的槍開的太快了,精准無比,還沒有間隔,不需要瞄准.

龍玄無奈之中,施展出了靈鼠滾油鍋.就如靈鼠在油鍋里滾出去,他人在地上連滾,堪堪避開了陳揚的四顆子彈.

可是他還沒站起來,一顆子彈如神來之筆,直接點中了他的脖頸.

這一下,龍玄再也沒辦法躲開了.

他的脖頸上,鮮血汩汩流出.

這場景血腥而殘忍.龍玄努力的站了起來,他捂著自己的脖子,那鮮血還是止不住的朝外噴.他的眼中流露出恐懼的神色,他努力的想要發出聲音,但說出的話就像是風箱破掉了一樣,音不成音.

隨後,龍玄倒在了地上,當場氣絕.

程建華與李陽一動也不敢動,陳揚的槍太快了.

這時候的形勢也算是徹底完全反轉了.

陳揚笑眯眯的看向程建華,說道:"程建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你想不到祖師爺早在你的煉丹爐里給我准備了無極金丹和這杆ak吧?"他說完後,又馬上說道:"呸呸,你才是魔,祖師爺怎麼會是魔呢?"

程建華眼中出現古怪之色,他在陳揚逃出來時也就想到了祖師爺.他的眸子中閃過複雜的情緒.暗自道:"祖師爺,原來我終究不是你的對手.你是用了亂陰陽的陣法,將我的天算之術遮蔽.否則我如何會算不出你在這煉丹爐里動了手腳?"

程建華雖然處于劣勢,但他還是鎮定無比,他很快就恢複了情緒.淡淡的向陳揚說道:"那又如何?你敢殺我?"

陳揚呵呵一笑,說道:"你無非不就是因為掌控了秦墨瑤的生死.好,不殺你也行."他突然開槍.

砰砰兩顆子彈射殺出去,直接射在了程建華的雙腿膝蓋上.

程建華頓時慘哼一聲跪了下去,他膝蓋上鮮血淋漓.一瞬間,程建華臉蛋上疼得煞白一片,汗水淋漓.

他眼中出現極度的恨色,厲聲道:"好賊子,你怎敢……"

陳揚冷笑一聲,說道:"還沒有老子不敢的,你真以為你是馬王爺,長有三只眼啊?"

他說完之後,又看向李陽.

李陽接觸到陳揚的眼神,他的眼中立刻閃現出一絲畏懼之色.

陳揚便笑得格外的燦爛,他向著李陽說道:"槍神,你的槍不是很快嗎?來來來,咱們比比,是誰的槍快?"

李陽沉聲說道:"你的槍無論是連發速度,還是穿透力都比我的槍要厲害.你就算贏了也是勝之不武.有膽的,咱們將槍都放下,憑真功夫來斗上一場."

陳揚腦袋一歪,他想了想,眼中忽然閃過戰意,當下就道:"好,你先把槍丟了."

李陽大喜,他立刻將手中的左輪手槍丟了出去.

砰!

就在他丟槍的一瞬,陳揚忽然開槍了.

一顆子彈直接射在了李陽的手掌上,那子彈直接穿透了李陽的手掌.

他的手掌上出現一個小洞,鮮血爆射.

李陽痛哼出聲,臉色煞白,汗水瞬間淋漓.他憤怒的看向陳揚,罵道:"卑鄙無恥!"

陳揚破口大罵,道:"艹你麻痹的,之前你跟龍玄逼著老子的時候,你用槍打老子的時候,你特麼怎麼不跟老子談要公平打一場?現在你落在老子手上就來談公平?你以為你是公平的爹地呀?滾犢子的."

李陽頓時啞口無言.

陳揚這時候已經徹底掌控了局面,他又開一槍,卻是直接打在了李陽的膝蓋上.

這打膝蓋可是毒辣著呢.

中彈者終生殘廢,再高的醫療科技都治不好.

眼下,李陽與程建華已經成為殘疾人.陳揚可沒那麼溫情脈脈,一旦掌握主動權,就不會給對方翻身的機會.

李陽中彈,立刻痛哼著跪了下去.

陳揚快步來到李陽面前,他忽然大耳刮子揚起.

一共十個耳光,全數還給了李陽.

十個耳光過後,李陽臉腫得跟豬頭似的,而且一嘴的碎牙齒.

隨後,陳揚還不解恨,又一腳將李陽掃飛出去.

媽蛋的,陳揚從來都不是大度的主.有仇報仇,睚眦必報才是陳揚的性格.

陳揚打完了李陽,又面對程建華."麻痹的,你不是牛麼?你繼續牛啊!"他也啪啪啪的直接甩了程建華十個耳光.

李陽打陳揚,那是程建華的授意.所以陳揚可得將這個仇給報了.

等陳揚打完程建華十個耳光,程建華也成了豬頭.

此刻的李陽和程建華,兩人渾身浴血,臉如豬頭,狼狽到了極點.與之前的風度翩翩,成竹在胸卻是天差地別了.

做完了這一切,陳揚方才徹底解氣.一把抓住程建華的頭發,問道:"我朋友呢?"

程建華眼中是一股難言的戾氣,這種戾氣與恨意混合,讓人毛骨悚然.他也不說話,就這樣看著陳揚.

陳揚天不怕地不怕的主,馬上就一個大耳刮子甩了過去.

程建華合血吐出一口牙齒.

陳揚冷聲道:"程建華,老子的耐心不大.你要想跟我玩花樣或是繼續硬下去.也行,我還有一百零八道酷刑在後面.就是石頭也要審出花來,你自認熬得過,就繼續嘴硬."

程建華忽然大笑起來.

這笑聲更加讓人毛骨悚然.

這是一種心理的壓迫.

陳揚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將還發燙的槍管一把捅進了程建華的口里.他笑眯眯的說道:"很好笑是吧?程建華,你想跟你爺爺我玩心理戰術?你不就懂些旁門左道的玄門之術嗎?以為這樣就能嚇倒我?爺爺我在國外殺人的時候,你特麼還在玩泥巴呢."

程建華嘴巴被燙出泡來,他嗚嗚的說不出話來.

陳揚拿出了槍管,道:"說不說?"程建華深吸一口氣,他看向陳揚,說道:"你一定會後悔今日的所作所為."

陳揚冷冷道:"再廢話,閹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