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道家之說
陳揚只能閉眼,閉嘴.他怕自己會忍不住再度怒罵出來.

但他沒想到的是,他這個舉動在李陽眼里是一種更加無法忍受的蔑視.李陽眼中怒火更甚,便要繼續對陳揚動手.

怎知就在這時,程建華的聲音傳來."夠了!"

李陽回頭便看見了程建華出現在了大門口.程建華淡淡冷冷的,他一身青色長衫,帶著出塵飄逸之氣.

陳揚睜開了眼睛,他也就看見了程建華.

程建華出現得毫無征兆,他本身毫無修為.可卻神奇的讓李陽和陳揚這樣的高手,都無法察覺到他來的蹤跡.

李陽見到程建華,連忙平息了怒氣,他眼中出現微微的尷尬之色.

程建華倒也沒有過分苛責李陽,只是說道:"下去吧."

李陽點頭,然後離去.

程建華待李陽走後,便走進了煉丹房,來到了陳揚的面前.他說道:"你一定很奇怪,為什麼李陽和龍玄修為高深,但卻聽我的指揮,對嗎?"

這一點陳揚的確很奇怪,因為無論是龍玄還是李陽,到了他們的修為境界.其心性都是桀驁不馴的.就比如自己,自己是絕不會去聽命于誰的.真正惹火了,就算是天王老子也要斗上一斗.

"沒錯!"陳揚道.

程建華微微一笑,說道:"龍玄與李陽都是在遭難的時候,我救了他們.不過,你若以為就是因為我是他們的救命之恩,他們就聽命于我,那就是大錯特錯了."

陳揚說道:"龍玄與李陽都是極其自我的性格,什麼救命之恩對他們來說,都是過眼云煙."

程建華說道:"沒錯."

陳揚道:"那為什麼,他們要聽命于你?"實際上,在他心里更覺得不可思議的是,龍玄與李陽稱呼程建華為主人.主人是什麼稱呼?是奴仆對主子的稱呼.這程建華能讓兩名化勁高手甘做奴仆,這是什麼概念?

程建華拉了椅子坐下,他淡淡說道:"這個事情說起來就話長了.不過今天我心情很好,我這麼跟你說吧.我與你之間的區別就是,你修的是武,我修的是道.武術起源在道術起源之前.但武是人人可練,道是高深莫測.單純的武,是莽夫.只有武術加上道理,成為武道之後,方是大師.比如你與李陽,龍玄他們,都是簡單的武道,所以你們的成就比一般武者要強."

他頓了一頓,說道:"若有一天,你們的武道中,道能夠成為可以左右磁場,感知命運的地步.那你們就是無所不能的存在.但能走到這一步,太難了."

陳揚忍不住道:"那你若是去習武,豈不是可以成為絕頂高手?"

程建華搖搖頭,說道:"我從小對道有著異于常人的領悟,但對武功卻沒什麼悟性.要成為武道高手,得先學武,再悟道.如此才是武道.我是練不成武了."他說到這里,話鋒一轉,又說道:"不過,道的最高境界與武道大師是相通的.道術高手到了真正的圓通的地步,可以預知前事後因,趨吉避禍.又懂養生,為他人羅織命運.到了那種境界,就算是面對一些武道高手,道術高手也可以通過改變其命運線,讓其暴斃."

"我們道術高手,雖然不像演義小說里可以雷霆布雨,騰云駕霧.但是卻能掌握命運,氣運."

陳揚深深的看了程建華一眼,他此刻對道有了更進一步的理解.這仿佛是在他面前打開了一扇全新的門一般.

程建華繼續說道:"人活著,全靠一口氣.一口氣斷了,也就死了.這口氣可以是你的意氣,怒氣,也可以是你的希望,理想.在我們的道術中,有一門神奇的道術,叫做小宿命術.這種小宿命術是通過我們的腦電波精神力,感應對方的腦電波,然後在他的腦海里演化出他的宿命來.讓他深深以為,這就是他的宿命.小宿命術一旦施展成功,人就會對宿命認命."他頓了頓,道:"說穿了,小宿命術是一門感應對方氣之所在的道術,感應到了便改變他的氣.這門道術非常複雜,不亞于最精密難解的方程式.以我的道術,還不足以施展出來.不過還好,我有龍玉,龍玉能夠幫助我完成道術的施展."

"你今天晚上,便也是要對我施展小宿命術?"陳揚驚歎于這門道術的神奇,同時一凜,道.

程建華說道:"沒錯."

陳揚不由奇怪至極,說道:"你既然已經告訴了我,我如何會中你的小宿命術?"

程建華淡淡說道:"小宿命術不是你目前能化解的.我就算不跟你說,你也知道我是在對你施展道術.當時李陽與龍玄並不在煉丹爐中,便都被小宿命術所改變.更何況,我對你煞費苦心."

陳揚道:"你就真如此自信?你要知道,我是天命者.天命者總會有些不同."

程建華說道:"這不是自信,而是我對未來的一種掌控.我若是連這點都無法掌控,也不敢來竊取氣運,做新的天命者.哎,這些東西,與你說來其實無疑是對牛彈琴,無趣之極."

陳揚不由想要吐血,娘的,說的好像老子真是大老粗,什麼都不懂似的.他其實對程建華說的已經了解得很清楚了.

"為什麼是子時?"陳揚又問.

程建華說道:"凌晨零點是一個奇妙的時間段,常人都以為凌晨零點乃是陰氣最盛的時候.實際上,凌晨零點乃是陰陽交替轉換之時,凌晨零點,也就是子時.這時候反而是一天之中,陽氣最強烈的時間段."

陳揚若有所思.隨後,他又語音一轉,問道:"你這煉丹爐煉的是什麼丹?"

程建華的心情今天的確很好,他很有耐心的跟陳揚說話.陳揚問了起來,他便也就解釋道:"煉丹是一門大學問,不知道你聽過一句話沒有?"他說完之後,不待陳揚回答,又說道:"諒你也沒聽說過.這句話就是說,食肉者勇敢而悍,食谷者智慧而巧,食氣者神明而壽.一個物種有多大的成就,與他吃什麼有很大的關系."

陳揚微微一凜.他不是常人,所以對程建華這句話有很深的感觸.

那兔子,馬兒,豬是吃草的.所以注定是愚笨,待宰的.

那狗與狼是吃肉的,所以就智慧一些.

那人是吃谷的,所以智慧而巧.

但是常人吃五谷雜糧,身體里就有毒素,一般活到六十歲後,身體機能就不行了.但如陳揚這些高手,長期能將身體的毒素排出去,所以到了七十歲,依然能健步如飛.

至于食氣?傳說中的道士,和尚能不吃不喝,當是神仙一般的人物.

"何為食氣?"陳揚不解的問道.

程建華說道:"傳說中的道家高手,能夠朝飲露水,吸收日月精華之氣.他們吐氣成劍,縮地成寸,一日千里.當然,這些都是我們的道聽途說.在我和祖師爺的理解里面,食氣便是食丹.煉丹爐里煉的丹是各種人體所需的營養精華,沒有任何雜質.如此一來,我們長期服食丹藥,自然神明而壽.我們食丹是為了長壽,實際上,你們武道高手,到了一定的境界後,就必須服食某種丹藥.因為那個時候,普通的食物無法補充你們的營養.但是那種丹藥,我們不能吃.因為我們的身體不夠強悍,承受不住其中的營養."他頓了一頓,又說道:"李陽與龍玄之所以願意跟著我,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他們希望將來我給他們煉丹."

陳揚若有所思,他幼年時聽師父說過.某些高手,一天能吃下一頭牛.那都是因為身體所需營養太多.但是一頭牛吃下去,雜質太多了,很是不便.如果有那些神奇的丹藥就好了.

陳揚暗道:"武道這條路,要走的路還太長了.自己還需要慢慢摸索啊!尤其是要和道家多接觸."隨後,他突然醒悟過來,嘴角頓時苦澀.還摸索個屁啊,自己都活不過今晚了.

"還有什麼要問的嗎?"程建華見陳揚不語,問道.

陳揚搖搖頭,但馬上又道:"秦墨瑤現在何處?"

程建華說道:"她被關押在一個外人接觸不到的地方.等今夜過後,她的生命也會走到盡頭."

陳揚多看了程建華一眼,說道:"你不提前殺她,是不是害怕今晚有變數.然後好以她來牽制我?"

程建華淡淡一笑,說道:"這是我的個人習慣,縱使萬無一失,也要給自己留條退路."

隨後,他便站了起來,說道:"好好享受這最後的時光吧."

他說完便離開了煉丹房.

那煉丹房的大鐵門關上.陳揚悶哼一聲,他的內髒疼痛到了極點.

身體的糟糕程度超乎了想象,肝髒正在內出血.如果沒有及時治療,這樣下去,自己也是會死的.

陳揚今天一天都在苦苦支撐,苦苦煎熬.這樣的身體狀況想要逃出去,簡直就是癡人說夢啊!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

轉眼之間,就到了晚上十一點半.

這時候,外面腳步聲響起.

這一次卻是程建華,李陽,龍玄三人都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