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天命者
程建華三人看見了陳揚與秦墨瑤這兩個不速之客,面上卻一點驚訝的表情都沒有.陳揚暗自心驚,覺得眼前一幕匪夷所思.

為什麼說匪夷所思呢?因為陳揚乃是化勁巔峰高手,對周遭的事物感知非常強.可以說,方圓五十米內,就算是螞蟻爬動,他都能感覺到.可眼前這程建華三人到了他十米范圍之內.他卻依然一無所覺.

這種情況,很可能是對方的修為遠在陳揚之上.但這也不太可能,因為陳揚的修為已經是很難得了.如果說有一個人比他的修為強,那還好理解.眼下同時出現三個人都比他強,這比中五百萬的彩票的幾率還要難啊!

陳揚說話的同時打量程建華三人,他發現程建華要麼是沒有修為,要麼是高得返璞歸真了.陳揚覺得程建華應該是前者.因為白吟霜和程建華一起長大的,白吟霜至始至終都沒說程建華有武功.這程建華總不可能短短幾年,就厲害到了逆天的程度.

至于程建華身邊的寸頭青年,陳揚看出他的修為也是在化勁之中.這寸頭青年有一股相當凌厲的氣勢,這種凌厲如利劍一樣,讓人心生畏懼.可以想見,這寸頭青年一旦進攻,肯定是相當的恐怖.

境界是一回事,打斗起來,搏斗經驗,瞬息萬變又是一回事.並不是說化勁高手就能穩贏暗勁高手.

至于那白色襯衫青年,陳揚觀察他時,心頭猛跳了下.這家伙居然真的是化勁巔峰的修為了,而且,這家伙面色溫潤如水,令人難以琢磨.

"你一定很奇怪,為什麼我們到了你身邊,你卻沒有發覺,對不對?"程建華看向陳揚,淡淡說道.

陳揚呵呵一笑,面上輕松,暗地警戒.他說道:"也沒什麼好奇怪的,你是玄門高手,可以感知磁場變化,改變氣場.你將我身邊的磁場擾亂,我便無法察覺到,對不對?"

程建華微微一笑,說道:"你是個聰明人."

陳揚一笑,說道:"過獎!"

程建華又說道:"你來是想為白吟霜討個公道,抓我的對不對?"

陳揚知道這時候否認也沒有用,當下說道:"本來是這麼打算的,不過看起來,是不成了."

程建華說道:"白吟霜在金色年華酒吧里,依靠鳳玉營造道場,苟延殘喘.這件事,我一直都知道.她的道場看起來厲害無比,外人無法進去.但我要毀掉她的道場,至少有一百種法子.知道為什麼我不毀掉她的道場嗎?"

陳揚眼神一凝,他無法再輕松下去,道:"莫非你是在等我?"

一旁的秦墨瑤聽得也是暗暗心驚,只覺程建華若真是在等陳揚,這也太恐怖了.這個人,難道是神仙不成,什麼都能算到?

這樣一想,那古時候的劉伯溫,諸葛亮之類的人,擁有那般神算之力,似乎也不是過分吹噓了.

程建華淡淡一笑,說道:"並不是說在等你,只是我算到白吟霜與天命者有某種聯系,而天命者最後會因為白吟霜,從而成為我的殺劫.我通過周密的計算,便也就算出了天命者肯定會去金色年華認識白吟霜,然後為白吟霜報仇.要報仇肯定就會來找我.這其實是一道複雜的方程式計算."

"天命者是什麼鬼?"陳揚不由問道.

程建華毫不吝嗇,說道:"天命者,天命之所歸也.未來的世界,會有一場大的氣運改革,群雄逐鹿,群魔亂舞.天命者就是鎮壓亂源的存在,乃是天道所選擇的人."

陳揚眼睛微微眯起,說道:"開什麼玩笑,現在是二十一世紀,科技發達,和平年代.怎麼也不可能再如以前一般亂象紛呈."

程建華說道:"不是國家之亂,而是科技發達,不容妖鬼蛇神.這是天道的發展,所有的妖鬼蛇神,逆天之力都不容存在.這些事情,現在說與你,你也不懂."

陳揚眼珠微微一轉,他是絕頂聰明之人.馬上就過濾了一遍程建華話里的意思.他隱隱有些懂了,但又沒有全懂.可陳揚卻很明白一件事情,道:"你說我是天命者?那麼你的意思就是,我是氣運之所在.也就是說,我會遇難呈祥,逢凶化吉.你若與我作對,就是逆天而行."

程建華哈哈一笑,說道:"你太天真了.這並不是一部電視劇,所以沒有主角不死定律.天道滾滾,洪流向前,我們在其中都是渺小的塵埃.你死了,你的運氣就會自然轉移到他人身上.就會有下一個天命者出現.每一個朝代的變遷,都會有天命者出現.劉邦是天命者,項羽也是天命者,就連秦二世胡亥也是天命者.朱元璋是天命者,陳友諒是天命者,小明王也是天命者.你們的存在,都是天道的棋子,為天道完成變革.你們死了,自然有下一個棋子來完成未完的事情."

"天命者與常人的區別就是,他的運氣的確會好一些."程建華隨後說道.

秦墨瑤在一旁聽的有些懂,又很不懂.

陳揚的臉色微微一變,說道:"那麼你等我來,到底是為了什麼?僅僅是為了將祖師爺的死嫁禍給我?"

程建華淡淡說道:"祖師爺的確是我玄衣門,術數最厲害的宗師.不過他對天道太畏懼了,固步不前,只知道順勢而為.如此一來,我們知曉天機又有什麼用處,還不如不知道為好."

"所以你就殺了祖師爺,想取而代之?"陳揚沉聲說道.

程建華微微一笑,說道:"沒錯.祖師爺一向不信任我,認為我會將玄衣門帶到萬劫不複的地步.所以,他必須死."他頓了一頓,接著又說道:"等你來,一是為了對祖師爺的死有個交代.二是因為,我要剝奪你的氣運,讓我自己來成為一名天命者."

"氣運也能剝奪?"陳揚頓時吸了口寒氣.

程建華說道:"常人不能,我能."他頓了頓,又說道:"好了,天命者,你要問的我都回答你了.你的手機錄音也可以關了吧?"

陳揚的臉色頓時古怪起來,他的確悄悄打開了手機錄音.然後就是為了引誘程建華承認殺了祖師爺.卻沒想到,這程建華居然連這也知道.

陳揚的心往下沉,這程建華明明知道自己開了錄音,依然敢侃侃而談.這只有一個原因,那就是他根本不怕,他有十足的把握擒住自己.

秦墨瑤也感受到了這種氣氛,她不自覺的靠近了陳揚.同時對程建華厲聲說道:"我是警察,你最好不要亂來."

程建華掃了秦墨瑤一眼,說道:"你是誰並不重要,因為你會從這個世界消失.沒有人知道你去了哪兒."

秦墨瑤吸了口寒氣,她覺得白吟霜的可怕和這程建華比起來,卻是不值一提了.

程建華又向陳揚說道:"我忘了給你介紹一下了."他拍了拍身邊寸頭青年的肩頭,說道:"他叫做龍玄,是日本人,今年二十歲.不過你別看他年紀小,他殺的人可不少.龍玄六歲拜師北辰一刀流派的宗師井田岩松.他在百丈瀑布之下,練刀十年,十歲的時候便已經是刀法高手.十五歲,龍玄斬殺他的師父井田岩松,一舉成名.如今,死在他手上的高手不計其數."隨後,他又介紹白襯衫青年."這位就更了不得了,他叫做李陽.嗯,以前是一位軍區少將哦,他的槍法在百萬解放軍中排行前三."

陳揚眼中瞳孔放大,隨後冷笑一聲,說道:"李少將我聽說過."

那李陽不由微微咦了一聲,說道:"你居然聽說過我?"

陳揚哈哈一笑,說道:"你將國家機密販賣給東突組織,成為了國家頭號通緝犯,你的大名我當然聽說過了."

李陽眼中出現一抹凌厲神色,不過很快就消失不見了.

程建華微微一歎,說道:"天命者,這些都不重要.現在最重要的是,你是要我們動手,還是乖乖的跟我們走?"

陳揚冷笑說道:"程建華,你稟性不良,也妄想成為天命者?你看你身邊所跟的都是些妖魔鬼怪,其心不正,安能得天道正統."

程建華說道:"曆史向來由勝利者書寫,你太天真了."他頓了頓,說道:"不過看來你是不會乖乖聽話了."他轉向龍玄,說道:"把他拿下."

龍玄雙眼立刻爆出寒光,恭敬的說道:"是,主人!"隨後,這龍玄便跨前一步.

這家伙周身上下便爆發出了凌厲的殺意.這股殺意如實質一般,讓人皮膚上立刻起了雞皮疙瘩.

秦墨瑤馬上感到了窒息般難受.

陳揚跨步攔在秦墨瑤面前,這一攔上來,秦墨瑤立刻就覺得所有殺意被阻擋,她的呼吸也暢快起來.

"退到後面去."陳揚向秦墨瑤說道.

秦墨瑤知道自己這時候不能添亂,乖乖的退後.

如果沒有秦墨瑤在身邊,陳揚有兩成把握逃走.如果順利擊殺龍玄,他一個人有六成把握逃走.最主要的是,這李陽給他的威脅太大了.

李陽雖然沒有掏槍,但這個槍神在,手上肯定是有槍的.陳揚忌憚的就是李陽的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