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66章章秦墨瑤的心思
秦墨瑤恍然大悟,同時有些慚愧,自己怎麼忘了這茬.更何況,陳揚受傷都是因為保護自己.

話說回來,其實也是怪陳揚這貨表現的正常了.根本就像是個沒事人一樣.

秦墨瑤便准備下樓,陳揚隨後說道:"順便在便利店里給我買套內衣和睡衣."

秦墨瑤點頭,說道:"好!"

陳揚痛快的洗了個熱水澡,這個澡他洗了半個小時.熱水沖刷在身上,每一個毛孔都打開了.這令他身心舒暢,同時,疲憊感也跟著升了上來.只要好好的睡一覺,第二天就能生龍活虎.

這時候,秦墨瑤也將內衣和睡衣放到了門外,陳揚便換上了新的內衣與睡衣.之後,他又聞到了香味兒.便也就循著味兒來到了餐桌前.

秦墨瑤將一碗面條擱在餐桌上,她的發絲也亂了,這頓飯弄的她有些狼狽不堪.

陳揚看見面條上有肉絲,還有雞蛋.不過,雞蛋有些焦了.

陳揚坐下後,剛一拿起筷子,秦墨瑤就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對不起,我的手藝不太好."

陳揚呵呵一笑,說道:"我能理解."他又問:"你買了多少雞蛋?"

"二十個!"秦墨瑤說道.

陳揚說道:"去做水煮蛋,把蛋煮熟就好."

秦墨瑤忙說道:"好!"

隨後,陳揚微微皺眉的拿起筷子吃面.這面條的水准和蘇晴做的自然是沒法比,不過陳揚現在體內有很強烈的饑餓感,也就不在乎那麼多,吃了起來.

一碗熱乎乎的面條下肚之後,陳揚覺得精神一震.身體快速吸收起所汲取的各種營養.

大約二十分鍾後,秦墨瑤又將煮好的雞蛋拿了過來.那雞蛋還很燙,陳揚卻是若無其事的拿在手上,只是輕輕一磕,那雞蛋殼居然全部剝落下去.

這一幕,神奇得秦墨瑤感到不可思議."怎麼做到的?"秦墨瑤忍不住問.

陳揚一口吃了一個雞蛋,隨後又拿起一個雞蛋,說道:"這是對勁力的一種掌控,勁力高手,可以隔山打牛,我這一手又算得了什麼."

秦墨瑤馬上來了濃厚的興趣,道:"能不能教我."

陳揚搖搖頭,說道:"不能!"

秦墨瑤道:"為什麼?"

陳揚說道:"因為教不會."

秦墨瑤不由一悶,隨後有些不服氣,說道:"憑什麼說我教不會,你還教都沒教呢."

陳揚呵呵一笑,他說道:"你這個年齡,已經過了最有靈性的階段.學武最重要的講究一個心無雜念.你現在念頭太多了,不純了."

秦墨瑤說道:"學武還有這麼多道道?不是蹲馬步,把力氣練大,下盤穩,速度快就可以了嗎?"

陳揚又吃了一個雞蛋,說道:"普通人就算練死,沒有找到竅門.速度又能有多快,力氣又能有多大?"他頓了頓,說道:"這麼跟你說吧,人經常一運動,就會出汗.汗水就是元氣,元氣流失,就會越來越累.你如果想要入門,首先要做的就是讓汗毛豎起,閉住毛孔.人猝然受到冷風的刺激,就會毛骨悚然,渾身起雞皮疙瘩,那就是閉住了毛孔.你看我?"

他說話間伸出了手臂.

秦墨瑤立刻就看見陳揚的汗毛陡然全部立了起來.

"怎麼做到的?"秦墨瑤驚奇的問道.

陳揚收手,說道:"心無雜念,心意勃發,全身上下都受控制,就是這麼簡單."

秦墨瑤不由想試一下,可試了半天卻是沒有任何感覺.

陳揚呵呵一笑,說道:"其實這種感覺,粗俗一點形容更貼切.就是你屎意噴湧的時候,突然一頓的感覺."

秦墨瑤頓時臉紅不已,她是個姑娘家,難以接受這麼粗俗的形容.

陳揚又說道:"古時候,許多功夫大家都是傳男不傳女.也是因為,有些東西,跟女人不好形容,不好教."

秦墨瑤頗感意外,說道:"原來還有這麼一層."

兩人就這樣說著聊著,不多時,陳揚居然將二十個雞蛋全部吃了.

隨後,陳揚就說道:"給我安排睡覺的地方,我要好好休養一番."

秦墨瑤點頭,她這就去給陳揚將隔壁臥室的床鋪好.

陳揚進了房間,關門和秦墨瑤道別,隨後就到了床上開始運行大日月訣.

他就在這樣的運行過程中,陷入了沉睡.

這個時候,他的身體機能正在迅速吸收營養,恢複身體機能.

秦墨瑤也就去洗澡,回去睡覺.她和陳揚在一起,感到格外的心安.盡管陳揚是男的,她是女的,孤男寡女,可秦墨瑤一點也不擔心陳揚會對她不軌.

在秦墨瑤的心里,陳揚似乎是唯一的真正男子漢!

到得凌晨三點的時候,陳揚忽然從房間里沖了出來,然後就到了衛生間里一頓噼里啪啦的排泄.

這是因為他今天吃的太多了,如今是將身體里所有的渣滓排出去.

他的身體里,是沒有任何毒素和渣滓的.

如此之後,陳揚才覺得身體真正的舒暢.

一夜好夢!

第二天,陳揚一直睡到上午十點.秦墨瑤也沒吵他,而是去下面的餐館給陳揚端了母雞湯上來.

陳揚醒來後精神百倍,又愉快的喝了紅棗雞湯.如此之後,他的身體也就恢複的差不多了.

秦墨瑤又拿出了一身新衣服給陳揚,說道:"你那舊衣服,我實在是給你洗不乾淨了.這個你拿去穿吧."

衣服是一套清爽的白色運動服,陳揚接過運動服,微微一笑.隨後也就回房間換了.

換完衣服,陳揚拿起自己的手機一看.手機已經沒電關機,他又找秦墨瑤要了充電器充電.現在的智能機,充電器都是通用的.

如此之後,陳揚與秦墨瑤就坐在沙發上開始討論接下來的行程.

"陳揚,你打算去云南找玄衣門嗎?"秦墨瑤問道.

陳揚悠閑的喝著一杯酸奶,說道:"當然要去,這是答應白吟霜的事情."

秦墨瑤說道:"什麼時候動身?我和你一起去."

陳揚說道:"玄衣門里不知道還有什麼幺蛾子,這次我看就我自己去好了."

秦墨瑤馬上說道:"那怎麼行.程建華是有命案在身的,我是警察,緝捕他是我的責任.這次我必須和你一起去."

陳揚說道:"我並不打算將程建華交給警方.白吟霜有怨,我打算將程建華押解到金色年華里.也只有這樣,金色年華酒吧才能重見光明."

秦墨瑤說道:"那倒也沒有問題.就算是市領導也會支持我們這麼做的."她頓了頓,說道:"我是警察,有官方的身份在.玄衣門的人還會有所忌憚,不是嗎?"

陳揚說道:"我怕里面會有危險,我無法保護到你."

秦墨瑤說道:"放心吧,白吟霜是鬼,所以我對付不了.但玄衣門里都是人,我的槍法很准的,我絕不會成為你的負擔.這件事反正你不用多說了,就算你不讓我去,我也會帶隊去的."

"千萬別!"陳揚嚇了一跳,隨後說道:"玄衣門里不知道有些什麼機關,如果帶隊前去,打草驚蛇.程建華一旦提前得到風聲,逃走了.那想再找到他可就難了."

秦墨瑤狡黠一笑,說道:"那你就帶我一起去."

陳揚無奈,便說道:"好吧."

"咱們什麼時候動身?"秦墨瑤馬上興奮的問道.

陳揚說道:"你規劃一下去云南的路線,我先回去一趟,跟蘇晴打個招呼."

秦墨瑤聞言,不由有些酸酸的,說道:"她又不是你老婆,你干嘛要事事報備?"

陳揚說道:"我靠,這是起碼的禮貌和尊重.我一聲不響的不見了,她該有多擔心."

秦墨瑤便沒好氣的說道:"去吧去吧."

陳揚微微一呆,隨後呵呵一笑,說道:"你好像吃醋了.秦隊長,你該不是愛上我了吧?"

"愛你妹啊!"秦墨瑤馬上沒好氣的說道.

陳揚嘿嘿一笑,隨後就去拿了還沒充多少電的手機,然後離開了秦墨瑤的家.

陳揚走後,秦墨瑤仍然有些生悶氣,自己也不太清楚自己在氣什麼.

她忍不住來到鏡子前.

鏡子里,她一身寶藍色的警服襯衫,頭發盤起,英姿颯爽,美麗動人.臉蛋上的肌膚更是吹彈可破.

該翹的地方翹,該挺的地方挺.

究實來說,秦墨瑤算得上是天生麗質了.她暗暗不爽的是,怎麼陳揚對自己好像一點都不來電,不當自己是美女呢?

對于秦墨瑤的煩惱,陳揚卻沒有這方面的煩惱.他壓根就沒有多想任何東西.

陳揚開車回到出租房後,第一時間去見蘇晴.

蘇晴在自己的出租房里正在洗衣服,而且剛好是在洗小內褲.陳揚見到這種情況,頓時有些不淡定.蘇晴看見陳揚卻是喜上眉梢,但她很快就反應過來了,不由俏臉一紅.連忙將小內褲藏進了衣服里面.

"呵呵!"陳揚一笑,說道:"晴姐,想不到你喜歡穿這麼性感的……"

蘇晴臉蛋立刻臊紅,氣惱道:"你閉嘴."

陳揚嘿嘿一笑,他又那里會不知道呢.蘇晴全身上下,還有內衣,這貨那里沒看清楚過.他還知道蘇晴有一條丁字褲呢.

實際上,陳揚知道蘇晴外表賢惠溫柔.但骨子里,也還是有一種蕩漾的情懷的,只不過是她壓抑住了.

陳揚知道,如果真的和蘇晴在床上那撒.她應該是男人最喜歡的那種,會讓人酥到骨子里去.

當然,這些也都是陳揚的想象而已.

蘇晴今天穿了淡藍色的家居服,頭發就這麼披在後面,非常的美麗,嫻靜.她站起身子,馬上關切的問陳揚:"吃飯了嗎?"

陳揚一笑,說道:"吃過了."他頓了頓,說道:"嗯,晴姐,回來就是跟你說個事.我最近要出去一趟,可能快則一個星期,慢則半個月."

蘇晴點點頭,說道:"注意安全."

陳揚咧嘴一笑,說道:"恩,我知道."他是真的樂開了花.因為他昨天一夜未歸,還有今天說要出去.但蘇晴都沒有八卦的問他去干了什麼.這家伙就喜歡無拘無束,自由自在.如果蘇晴一定要問個清清楚楚,他會覺得很有壓力.

他卻不知道,蘇晴也是明白他的性格.所以才忍住了沒問.事實上,對于陳揚最近做的事情,她又怎麼可能不好奇.

跟蘇晴交代完了之後,陳揚回到出租房里.他收拾了衣物之後,就跟蘇晴道別離開.離開之前將那張還有四百多萬的銀行卡給了蘇晴."晴姐,這個你先拿著.密碼是六個八."

蘇晴微微一驚,卻是不接,說道:"怎麼突然給我?又不是去了就不回來."

陳揚說道:"拿著吧.天有不測風云人有旦夕禍福,萬一我有意外,你就拿著這個錢好好活著.萬事,都不要委屈了自己."

"你到底要去干什麼?"蘇晴吃了一驚,忍不住問道.

陳揚不由頭痛,他就是不想解釋.但現在什麼都不說又不行,只能說道:"跟秦隊長一起出去抓個人,那里地形複雜了點.沒多大的問題的,我給你就是以防萬一而已."

蘇晴恍然大悟,她心里其實還是感動的.不過她依然不接銀行卡,很堅決的說道:"我不會要你的銀行卡的.你必須安全回來."

陳揚徹底無奈了,但他也更加欣賞蘇晴了.她真是一個奇女子啊!

而在蘇晴的眼里,陳揚又何嘗不是一個奇男子呢?

出門前,陳揚把車留給了蘇晴.他自己打車去跟秦墨瑤彙合.

彙合地點還是在秦墨瑤的家里.陳揚見到秦墨瑤時是下午一點,這個時候,秦墨瑤已經換了一身新衣服.她穿的是迷彩服,這迷彩服在她身上穿著,又是別樣的英姿與風情.看的陳揚眼前一新.

"這套迷彩服是給你准備的."秦墨瑤給陳揚准備了一套,她拿了出來,說道:"云南那邊多叢林,我准備了不少藥水.穿這樣的衣服也方便些."

陳揚對防蟲,防蚊倒不是太關心.他身上的勁力遍布,一蠅不能落,一羽不能加.他只是問道:"你能帶槍過去嗎?"

秦墨瑤說道:"當然能,我有警官證在,去哪里都可以帶槍的."

陳揚呵呵一笑,說道:"吹牛呢,你去人民大會堂帶槍試試."

秦墨瑤不由白了陳揚一眼,說道:"你找茬是吧?"

隨後,陳揚也換上了迷彩服.他換上迷彩服後,秦墨瑤立刻眼光異光.

只因為陳揚穿上迷彩服之後,顯得格外的英武不凡.他身上似乎有種與生俱來的正氣,軍人氣質.

"嘿!"陳揚見秦墨瑤看的發呆,馬上在她眼前擺擺手,說道:"秦隊長,別發花癡了,你要是想以身相許,我可以考慮考慮的."

"你去死!"秦墨瑤頓時臊紅了臉.

陳揚呵呵一笑.

這個家伙,總是在秦墨瑤剛剛有點春心蕩漾的時候,他就嘴巴犯賤.也很好的迅速打破了兩人之間剛要產生的一絲尷尬心動.

秦墨瑤臉紅過後,又說道:"陳揚,你能別總是喊秦隊長麼,多土鱉啊!"

陳揚呵呵一笑,說道:"那喊什麼?喊秦妹妹?"

秦墨瑤一跺腳,嬌嗔著說道:"喊墨瑤,秦墨瑤都可以,死陳揚,你就是個豬頭."

陳揚嘿嘿一笑,說道:"好吧,墨瑤妹妹."

秦墨瑤聽著還是覺得有點怪,但好歹比秦隊長要中聽許多了.

隨後,兩人又去買了些必備的裝備.比如牛肉罐頭,方便面,花露水等等.至于防毒面具,則是秦墨瑤內部搞的.

兩人一直忙到下午五點才出發.

先是去機場乘坐六點的飛機,直接飛往昆明.昆明那邊,還有秦墨瑤托熟人找的關系.讓那邊的朋友在機場准備一輛越野車.

秦墨瑤是標准的官二代,這點關系還是有的.

六點鍾,飛機准時起飛.

當飛機沖進云層時,陳揚與秦墨瑤都看見了外面的夕陽燦爛而美麗,那白云就在身邊,一團一團,真如棉絮一般.云彩白到了沒有任何的雜質.

遠處看去,還有山河,云山連綿.

那是非常美麗的景色.

陳揚看著外面發呆,秦墨瑤是坐在里面,她探過身子來看,身上的女兒幽香朝陳揚的鼻子里鑽.

"你在發什麼呆呢,想什麼?"秦墨瑤見狀問陳揚.她仰頭問的,仰頭的時候,陳揚立刻就看見了她紅潤的唇,那唇上抹了唇彩,散發出櫻桃色澤.

陳揚看著她精致的臉蛋,聞著她身上的幽香.一時之間,居然有些難以把持.他一沖動之下,吻了上去.

這是一種濕潤的碰觸.只是吻了一下,秦墨瑤立刻嬌軀顫抖,她連忙縮回了自己的位置,整個人臉紅耳燥的.

陳揚摸了摸唇,覺得那一吻的滋味好生美妙.同時,這貨也知道自己太唐突了,于是馬上嘿嘿干笑一聲,說道:"額,那個,墨瑤妹妹,意外,純屬意外."

"懶得理你!"秦墨瑤小聲咕嚕了一句,接著就歪著頭裝困了,要睡覺.

陳揚見秦墨瑤不追究,也就樂得自在了.他之前發呆,是在想一個很深奧的問題.

他看著那云山飄渺,蜿蜒如玉龍雪山.他就在想,這世間到底有沒有神仙,他們可以在天地之間縱橫馳騁.

白吟霜已經有了聚散無常,飛翔的本事.不過白吟霜的修為還是不足,腦電波不夠凝固,一旦在風中,很容易被吹散.這也是白吟霜一直不敢出去報仇的原因.

這世間就如汪洋大海,人要度過大海到達彼岸,就需要肉身.

肉身是船,船載著肉身前進.

陳揚就是要依靠肉身修煉,也許有一天,他能夠打破人體的桎梏,達到一個不可想象的境界.

而白吟霜就是屬于沒有船的人,她是靠自己的水性想要到達彼岸.但這麼做,太危險了.

可是,說到底,白吟霜能夠永垂不朽的幾率還是要大些.肉身終究會腐朽,肉身一死,陳揚也就死了.而白吟霜這種靈魂卻可以永遠的修煉.

不知不覺中,陳揚也有些困了.他也睡著了,這貨睡到一半被秦墨瑤敲醒.

"啊,怎麼了?"陳揚驚醒過來.

"你說怎麼了?"秦墨瑤沒好氣的瞪著陳揚,她指了指自己的肩膀.

陳揚看去,馬上就不好意思了.原來這貨睡著之後,靠在了秦墨瑤的香肩上.本來嘛,靠就靠吧,可這貨居然還流口水了.

眼下,秦墨瑤肩膀上就有濕濕的痕跡.

三個小時後,飛機航班降落在昆明國際機場.

出了機場,天色已黑.

天上一輪明月高掛,漫天繁星.

機場上燈火通明.

兩人拿了行李出了機場.秦墨瑤拿出手機聯系,很快就有一名男子跑了過來.

這男子叫做徐凱,四十來歲,一身正裝,不過有些胖.他跟陳揚和秦墨瑤略做寒暄,隨後就將一輛寶馬suv型的車給了兩人.

徐凱隨後便就告辭.

秦墨瑤說了聲謝謝.

兩人上車,由陳揚開車.陳揚啟動車子,打開導航,他說道:"今天都累了,我們先到市區找酒店休息一宿.明早再趕路,你覺得呢?"

秦墨瑤說道:"沒問題."

很快,兩人就開車到了市區.隨後找了一家不錯的中餐廳,兩人進去大吃了一頓.酒足飯飽之後,又找了家五星級大酒店.兩人都是不在乎錢,樂于享受的人.直接訂了兩間總統套房.

總統套房自然是奢華無比.

陳揚與秦墨瑤各自到了自己的房間,陳揚先去洗澡.洗完澡後,便來到了落地窗前.

這里是二十八樓,拉開窗簾,可以看見整個昆明市都沐浴在萬家燈火之中.

處處的高樓大廈,那些燈光就如璀璨的明珠.

這樣的夜晚,非常的美好.如果是以前,陳揚會開著車去酒吧里玩一玩,如果有順眼的女生,便就帶回來,先瘋狂一場.然後便在落地窗前喝一喝紅酒,聊一聊彼此感興趣的東西.那是很放松的享受.

陳揚想了想,都幾乎有些忘記了自己,到底有多久沒享受過女人了.反正自從回國就沒有了,說起來,食髓知味,還真是想念.

可他現在還跟蘇晴曖昧著,他也做不到真的去找女人.

便也在這時,酒店的電話響了.

陳揚那里能不懂這電話意味著什麼,他就坐在窗台上,看著電話不停的響.

心里癢癢的!

令陳揚微微意外的是,這電話響的很執著,一次不接,馬上又響起第二次.

陳揚無奈,只得前去接通了電話.他本來想說不需要的,誰知道那邊的女人聲音實在是太酥了.

跟林志玲的聲音有些像,她說道:"先生您好,需要mm服務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