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前因後果
白吟霜點頭,說道:"沒錯."

陳揚說道:"那這麼看起來,程建華處心積慮,最後還是沒有得到造化玉碟?"

白吟霜說道:"那倒不是,造化玉碟也分雌雄.這造化玉碟一共是兩枚玉佩,分別是一塊龍玉,一塊鳳玉.這一點,是外人都不知道的.程建華將龍玉搶走,如今我所依仗的就是鳳玉.祖師爺說過,造化玉碟分離之時,我的死劫就要降臨.不過祖師爺也沒想到的是,我留了一般的鳳玉,卻保存了這殘軀之身.不過不管如何來說,我的死劫也是躲過去了."

陳揚好奇的說道:"這造化玉碟聽起來很厲害,但說到底都是玉.它們的寶貝之處到底在哪里?"

這個問題,陳揚和秦墨瑤都好奇死了.

白吟霜不由多看了一眼陳揚,說道:"你都不知道造化玉蝶的作用是什麼,就闖進來了?"

陳揚翻了個白眼,說道:"我就是想開個酒吧而已,對于身外之物的寶貝並不看重.再說,你的造化玉碟再好,對我來說,了不起能去換點錢.但你覺得以我的身手,真想要賺錢難嗎?"

白吟霜微微一呆.

陳揚說道:"很多時候,你覺得很寶貝,很珍貴的東西.未必在別人眼里就是那麼寶貝,珍貴對不對?"

白吟霜若有所思,她沉默半晌後才說道:"造化玉蝶中的龍鳳雙玉合二為一的時候,能夠散發出慈和的氣息,這種氣息可治百病.而且能改變周遭的磁場與氣場.至于這造化玉碟到底有什麼寶貝的作用,我以前也說不上來.後來,程建華害了我之後,奪走了龍玉.我變成了靈魂之後,對這造化玉碟多了一層理解."

陳揚與秦墨瑤立刻用心聆聽.

白吟霜繼續說道:"龍玉的作用是通過玉本身的質地和奇妙的材質來改變人的運氣,還有命格.程建華之所以對龍玉志在必得,是因為他算到了他也有一場死劫.他不想死,于是就通過龍玉來逆天改命.至于鳳玉,這麼說吧,龍玉管人生前,鳳玉管人死後.我被程建華勒死後,怨念甚大.當時我只覺混混沌沌,唯有恨意.至于是恨誰,我也是不清楚,就知道是非常的恨,想要毀滅一切.這個時候,鳳玉發出了微妙的磁場,這種磁場的氣息猶如那天星之氣滋潤著我的靈魂.我漸漸開始恢複清明,並以鳳玉為陣心,將整個金色年華的氣場通過鳳玉,轉化成我所需要的怨氣."

"剛開始的時候,我滿腹怨恨,見人殺人.後來進來了幾個人,我便剛好吸食了他們的精血,以此來滋潤我的靈魂.直到去年開始,我才漸漸修煉有成,能夠開始控制本心."

白吟霜說到這里,白吟霜不由驚奇.

人死之後,到底是如何,這是個千古謎團.如今白吟霜這個身死之人親自跟秦墨瑤解說,秦墨瑤自然激動.她說道:"這麼說起來,人死之後,並沒有六道輪迴?孟婆湯,閻羅地獄?"

白吟霜看了秦墨瑤一眼,說道:"六道輪迴,閻羅地獄是我們華夏的一種文化.而西方的文化是天堂.這些東西,是人們害怕身死,因此想象出來的一個美好願望.若真有六道輪迴,閻羅地獄,它們在哪里?為何從未有人見過?這是不科學的."

秦墨瑤聞言更加佩服陳揚,她看向陳揚,說道:"好像跟你說的是一樣."

陳揚干咳一聲,隨後說道:"現在不是討論這些的時候."他看向白吟霜,說道:"你覺得現在程建華應該在什麼地方?"

白吟霜見陳揚關心程建華,她心下激動,說道:"程建華應該在玄衣門里,他一早就想謀劃我的造化玉碟.所以之前就是化名,現在以他的本事,應該已經是玄衣門的支柱了."

陳揚說道:"我要到那里去尋找玄衣門?"

白吟霜說道:"云南昆明,有一安甯市.過了安甯市,朝山區行進百里,就會見到一個小鎮.小鎮就叫做玄衣鎮.這個玄衣鎮乃是祖師爺布下了陣法,利用光合,磁場的交彙,形成了海市蜃樓.常人總以為那玄衣鎮是古老的滇國,是不存在的.實際上,那就是玄衣門的核心之所在."

陳揚說道:"那我要怎樣進去?"

白吟霜說道:"要進去很簡單,晚上沒有光合,直接走進去.不過,進去的時候要經曆一片竹林.竹林里布滿了蛇靈.這些蛇靈是祖師爺喂養的,非常有靈性,而且毒性奇大.蛇靈在晚上會噴出毒霧,霧氣環繞,外人誰也不敢進去.一般玄衣門的人要進去,都會有一套驅蛇的法門.我可以將驅蛇的法門教給你,你進去的時候再帶上防毒面具,如此便也就成了."

陳揚摸了摸鼻子,這個時候,他的氣血之力恢複了大半了.這家伙的自我痊愈能力是很變態的.他說道:"玄衣門里,武功高手多不多?我進去會不會被干掉?"

白吟霜說道:"玄衣門的門人,多是擅長一些奇門遁甲.至于武功,沒人會的.你進去之後,先找到我祖師爺.你跟祖師爺稟明之後,祖師爺一定不會放過程建華."

陳揚說道:"我一個陌生人進去,能見到你們的祖師爺嗎?"

白吟霜聞言也是為難,她遲疑半晌,隨後說道:"我有一個乳名,叫做囡囡.你去了之後,報出我的乳名,並說是我委托你來的.他們應該給你引見."

陳揚點點頭,說道:"我還有最後一個問題,那個程建華我並沒有見過.到時候我怕我去了認錯人.畢竟這程建華有些狡猾."

白吟霜說道:"這倒好辦."

她說完之後,身軀開始變化,最後就變成了一個男子的模樣.

這男子穿著青色的長衫,儒雅,風度翩翩.一看就是演古裝電視男豬腳的.怎麼看都是好人啊!

如此之後,白吟霜又恢複了原樣.

她這般變化也當真是神奇,就如孫悟空的七十二般變化.不過說穿了也沒多大的神奇,因為白吟霜沒有肉身,一切的變化都是腦電波的變化.

常人的腦電波是見不到的,而白吟霜的腦電波卻是強大到了肉眼可見的地步.

"我會將程建華的人頭提來給你."這是陳揚臨走時說的一句話.

離開金色年華酒吧時已經是零點時分.

陳揚和秦墨瑤站在酒吧外面,那金色年華酒吧的卷閘門又閉住了.

旁邊的酒吧霓虹閃爍,豪車云集.

這里是一個非常熱鬧的地方,也是一個不夜城.

"你的手?"秦墨瑤關心陳揚的傷,不由抓住陳揚的手問道.

陳揚直接將包紮傷口的布條撕開,說道:"沒事了."

秦墨瑤便也就看向陳揚的手腕傷口,那里卻已經是真的結痂了."怎麼會這麼快?"秦墨瑤覺得不可置信.

陳揚滿不在乎,一邊朝車上走去,一邊說道:"氣血旺盛,傷口就好的快.這有什麼奇怪的."

兩人說著話的時候就上了車,這次是秦墨瑤開車.

"接下來去哪里?"秦墨瑤問陳揚.

陳揚靠在椅背上,他也微微有些疲憊,說道:"我這一身血,回去給晴姐看見了,解釋起來也麻煩.你帶我去個可以睡覺,可以洗澡的地方就成."

秦墨瑤便說道:"好!"

她卻是帶陳揚回她的家去住.

如今,她和陳揚經曆了生死,對陳揚已經是無比的信任.

這一路回去,秦墨瑤見陳揚累乏,也就什麼都不說了.

秦墨瑤所住的地方是兩室兩廳的電梯房,20樓.

家里裝修的很溫馨.

將車停在小區後,兩人進了電梯.

"今天謝謝你."電梯上升的時候,秦墨瑤忍不住說道.

陳揚蠻不在乎,說道:"沒什麼好謝的,本來就是我帶你進去的.危險也是我帶給你的."

秦墨瑤堅持的說道:"那還是要謝謝你."

陳揚呵呵一笑,也就不再多說.

秦墨瑤忽然又道:"我有件事不明白."

"什麼事?"陳揚問.

秦墨瑤說道:"我進去也幫不上你什麼忙,你為什麼要帶我進去?"

陳揚不由郁悶的摸了摸鼻子,說道:"我本來以為這事挺簡單的,靠我們的武器就能對付白吟霜.這個案子一直是懸案,你是警察.你破案,你可以立功.這是其一,第二,你破案之後,大肆宣傳.民眾對金色年華的恐懼也會消失,以後反而會增加大家對金色年華的獵奇心理."

秦墨瑤不由恍然大悟.

她頓了頓,又說道:"其實白吟霜也是可憐之人."

陳揚點點頭.

兩人很快就到了20樓,進入了秦墨瑤的家里.

秦墨瑤安排陳揚先去洗澡,臨去洗澡的時候,陳揚對秦墨瑤說道:"給我煮些吃的,要有牛奶,要有肉,有雞蛋."

秦墨瑤不由無語,說道:"我只有方便面和火腿腸."

陳揚便說道:"樓下有超市,你去買吧."

秦墨瑤剛跑上來,今天也是受盡驚嚇,卻是不太想去.便說道:"將就一下吃方便面和火腿腸,明早再去吃好的,怎樣?"

陳揚一向都是好說話的主,這次卻沒依.他嚴肅的說道:"不是我想吃這些東西,我失血過多,雖然我自己恢複的快.但也需要補充一些營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