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面見厲鬼
秦墨瑤訝然,說道:"這你又是怎麼知道的,難道又是萬法通源?"

陳揚說道:"對啊!這跟計算方程式一樣,不一定要進去才知道.是可以通過各種論證才得出結論的啊."

秦墨瑤不由撇撇嘴,說道:"你也沒讀什麼書啊,懂的還真多."

陳揚呵呵一笑.

大約半個小時後,兩人驅車來到了金色年華酒吧的前面.

停好車後,兩人下車,各自穿上了裝備,背上了氧氣瓶和液化氣瓶.兩人全副武裝,搞得跟防爆警察一樣.如此之後,才來到了金色年華酒吧門前,那生鏽的卷閘門前.

秦墨瑤取下氧氣罩,不由說道:"糟糕,忘記了去找這里的鑰匙."

陳揚取下氧氣罩,說道:"鑰匙也打不開了,你沒看到鑰匙孔已經鏽了麼."

"那我們怎麼進去?"秦墨瑤犯難著說道.

陳揚呵呵一笑,說道:"這都不叫事.戴上氧氣罩吧,跟著我走就行.記住,進去後,一切以我為中心,不管看到什麼,你都不要跑.真有危險的時候,我會帶你跑的."

秦墨瑤點點頭.

陳揚再度叮嚀,說道:"這個假程雅擅長催眠,很會制造幻覺.你要記住一條,不管里面發生什麼,都是假的."

秦墨瑤鄭重的點點頭.

如此交代完畢後,兩人重新戴上氧氣罩.隨後,陳揚直接將那卷閘門下面用力拉扯,最後硬生生的就這樣,將生鏽的卷閘門鐵鎖崩開,拉了上去.

卷閘門拉開之後,里面還有一層鋼化玻璃大門.大門上同樣上了鎖.

就在卷閘門拉開的一瞬間,陳揚與秦墨瑤看見里面是一片黑暗.

黑暗中,仿佛有一雙眼睛在怨毒的盯著兩人.

這感覺非常的滲人.

秦墨瑤心頭不由自主的害怕,陳揚伸出手捏了捏秦墨瑤的手,示意她不要害怕.秦墨瑤得到陳揚的安慰,如此也才鎮定了一些.

接著,陳揚一腳將那鋼化玻璃大門踹開.

鐵鎖崩斷,碎玻璃四處亂飛.

這阻擋了所有怨氣的玻璃們就此碎開.

與此同時,陳揚猛然看見,酒吧里產生了變化.

這種變化常人是看不見的,但陳揚卻感覺到了.那就是,本來這屋里的怨氣就如黃河之水波濤洶湧.而門是堤壩,本來門一開的瞬間,這些怨氣應該是湧了出去,然後散于天地之間.

就在這個時候,所有的怨氣被一股力量強行的收攏了.

所以,並沒有任何毒氣來侵襲陳揚和秦墨瑤的身體.

陳揚與秦墨瑤環視四周,這酒吧還是有以前的輪廓,吧台,舞池,舞台等等.不過一切都已經破舊,充滿了無數的灰塵和蜘蛛網.

兩人戴了氧氣罩,聞不到腐爛的味道.

外面的霓虹光芒,隱隱的照了進來.

同時,陳揚與秦墨瑤也打開了頭上的遠光探照燈.

探照燈的光束照過去的刹那,陳揚與秦墨瑤都是駭然.因為兩人看見了一個女人,披著長發,七竅流血,臉型扭曲.她就那樣躺在那里.

秦墨瑤由于是戴了氧氣罩,無法尖叫出聲.但是她還是嚇的不輕,身子差點失去了力氣.

陳揚是個膽大包天的人,他只是心髒收縮,隨後就冷冷的看向那女人.

可這時候,那女人卻消失了.

陳揚直接取下了氧氣罩,他察覺到了沒有毒氣.取下氧氣罩後對秦墨瑤說道:"不過是厲鬼制造的幻覺,小把戲而已."

秦墨瑤再看去,便也沒有看見.如此方才松了一口氣.

她想取下氧氣罩,陳揚阻止道:"你不要取下來."

秦墨瑤到了這里,一切都是依靠陳揚,所以很是聽話.

便也在這時,一個冰寒的聲音在兩人的腦海里響了起來.是女人的聲音,這個女人說道:"退出去,否則,殺無赦!"

這是厲鬼在警告.

顯然,這個厲鬼是察覺到了陳揚和秦墨瑤不好對付.因此才出言警告,否則是常人的話,這厲鬼就直接殺了吸食血肉,那里會來這些廢話.

秦墨瑤看向陳揚,她的眼神是在詢問,怎麼辦?

陳揚正待說話,那卷閘門的門簾忽然轟的一下,砸了下去.

隨著一聲巨響,卷閘門將大門關閉.一瞬間,隔絕了外面的光芒.

同時,怨氣開始飄散.一股股帶著毒素的氣體洶湧而來,陳揚觀察入微,立刻將氧氣罩戴上.這股怨氣環繞過來時,陳揚與秦墨瑤感覺到身體如被刺骨寒水浸泡.但這些寒意卻是無法穿透雨衣,只能在外圍環繞.

陳揚一手牽住了秦墨瑤,然後朝前面走去.兩人走動的時候,身子很是沉重,就像是走在水里面一樣.

這怨氣就如海水一樣,已經粘稠到了和液體一樣的地步.

陳揚一手握打火槍,一手牽住秦墨瑤.他現在的目的就是想找出陣心之所在,也是那道家寶物之所在.

陳揚認定了,厲鬼的命門就是道家寶物.

這些怨氣全部被厲鬼所驅使,便是厲鬼的武器.而要制造處如此之多的怨氣,一定是有那寶物的幫助.

眼下,這金色年華酒吧里,處處都是粘稠的怨氣.這個地方,等于就是厲鬼的大本營,是她的領域之所在.

陳揚之所以敢進來,可不是光傻大膽.他跟隨師父學過術數陣法,明白這怨氣能夠受厲鬼驅使,一定是有陣法.他閉上眼睛,感受陣法的陣心到底在哪里.

之前,怨氣被收縮.那是因為陣心就如吸塵器的發動機一樣.有這個總樞紐在,才能將所有怨氣收攏.陳揚將自己的六識恢複到極靜的狀態,不為外界一切所干擾.

立刻,他感覺到了所有的怨氣就像是海水波動.隱隱的,所有的怨氣都是朝中間收縮的狀態.這個中間是整個金色年華酒吧的中間.

陳揚立刻向那中間走過去.

陳揚也明白,如今那厲鬼肯定鎮守在陣法中心,操控一切.此番前去,有說不出的危險.可他進來就是要解決這件事,不可能不去.

他帶了秦墨瑤朝陣法中心走去.

那陣法中心是在倉庫里.

金色年華酒吧的倉庫也有些大,陳揚與秦墨瑤越接近倉庫,便感受到那股氣壓越大,讓人喘不過氣來.

如果不是兩人有先見之明,帶了氧氣瓶,現在早化為煙灰了.

秦墨瑤便也就更加佩服陳揚了.

此時此刻的秦墨瑤無疑是激動的,興奮的,同時也是恐懼的.

這個恐怖謎團馬上就要露出廬山真面目了.

很快,兩人來到了倉庫門的大門前.

那大門緊閉.門是鐵門,鐵門緊鎖.

陳揚一掌拍向鐵門,砰的一聲,大門紋絲不動.

陳揚不由訝異,他這一掌的力量巨大,按道理來說,門肯定是要被震開的.隨後,陳揚又一掌拍去.

砰的一聲,大門依然是紋絲不動.

秦墨瑤看向陳揚,她也焦急.

陳揚沉吟一瞬,隨後冷笑一聲,因為他馬上懂了.這是幻覺!

陳揚直接打開打火槍,立刻,打火槍噴出藍色的激光火焰.

哧的一聲,面前的鐵門忽然就消失了.

秦墨瑤看著這神奇的一幕,不由目瞪口呆.

不過她馬上環顧四周,這時候也就懂了.原來兩人早已經進了倉庫,倉庫根本沒有大門.

探照燈掃視過去,陳揚與秦墨瑤發現他們已經站在了倉庫的中間.這倉庫的四周貨櫃上,無數的藏酒,啤酒等等,還有爆米花之類的.啤酒肯定是過期了,這些紅酒拿出去卻是還能賣出好價錢.

貨櫃上布滿了蜘蛛絲網,地面灰塵鋪了厚厚的一層.

陳揚朝倉庫最上面看去,那里有一張辦公桌.燈光探照上去,猛然,椅子上忽然出現了一個女人.

這個女人坐在那兒,她穿了綠色的裙子,頭發梳成馬尾.她的臉是那樣的美麗,她的眼神充滿了甯靜.這是一個很安靜的女孩兒.

這個女孩兒正是那假程雅!

一切的一切,都是這個假程雅在作祟.

雖然她看起來很美麗,但陳揚與秦墨瑤都知道這是幻覺.因為她早已經死了,尸體腐爛成灰.

這時候,程雅看向了陳揚.她的目光忽然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從甯靜變成了冷漠.將所有的怨恨隱藏,爆發出無盡的寒意來.她的氣質也發生了很大的變化,本來之前還是甯靜而美麗的,這時候卻是讓人看了毛骨悚然.

一個人的氣質,可以前後變化這般大,也是讓人驚訝的.

便也在這時,程雅忽然手一揮,立刻,所有的怨氣收縮,最後收縮成了一個黑色的球體.這個黑色的球體懸浮在程雅的身邊,整個場面都很詭異.就像是進入了神話世界一般.

陳揚知道程雅是想談話,當下,他拿下了氧氣罩,沉聲向程雅說道:"收手吧,程雅."

"我不叫程雅,我的本名叫做白吟霜."程雅開口了,她說話沒有聲音.但聲音卻在陳揚和秦墨瑤的腦海里響起.

"白吟霜?"陳揚與秦墨瑤暗自回味,不由覺得這個名字當真是有些古怪.

秦墨瑤也取下了氧氣罩.

白吟霜掃視陳揚與秦墨瑤一眼,最後目光停留在了陳揚的身上.她淡冷的說道:"你是個很特別的人.這麼幾年來,你是第一個闖進來見到我的人.你的內心很剛正,你似乎無所畏懼.這是因為你從來沒有做過虧心事,也沒有什麼欲望.所以,你無欲則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