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恐怖的金色年華
陳揚心思立刻活絡起來,那金色年華的地段不錯,而且面積夠大.現在又難以脫手,如果自己買下來,肯定價格便宜.

不過,陳揚也知道金色年華里面肯定是存在了一些難以解釋的東西.他自己如果不解決,那麼也肯定是無法順利開酒吧的.

路不歸一邊開車,一邊苦口婆心的說道:"陳兄,你想要開酒吧,選擇有很多.金色年華這塊地方,充滿了太多的詭異和危險,你沒必要冒這個險的."

陳揚微微一笑,說道:"路兄,不管怎麼樣,咱們都先去金色年華看看,好嗎?"

路不歸見陳揚堅持,也就不再多說,不過他還是說道:"陳兄,去看可以,但是你不能進去.我當你是朋友,不希望你有事."

陳揚說道:"好的."

不多時,兩人再次來到了金色年華酒吧的前面.

車子停下.路不歸與陳揚下了車.

那金色年華酒吧面前一團黑暗,而旁邊的酒吧卻很是熱鬧.

天氣是燥熱難耐的,但是站在金色年華酒吧面前,卻感覺到了一種刺骨的寒意.

金色年華酒吧的面前充滿了破敗,那大門已經拉下了卷閘門,卷閘門上充斥著鐵鏽.

那金色年華的招牌大字也掉了兩個,只能看到金字和華字,而且還是歪歪斜斜的.霓虹燈和電線都露了出來.

至于金色年華里面到底是什麼景象,那卻是不得而知.

陳揚站在金色年華的前面,他感受著刺骨的寒意.這一次,他是真真實實的感受到了一種刺骨的陰氣.

陳揚幾乎可以想象得到,在卷閘門里面,那陰氣是如何的翻滾強烈.

陳揚失色了,他縱橫馳騁國際多年,殺人無數.就是在墳堆里也待過,陰氣強烈的地方也走過.可像這金色年華如此陰氣濃烈的地方,他還是第一次見.

就算是他這樣的高手,面對這種地方都有些膽戰心驚.更何況是那些普通人.

陳揚陷入了沉思,他沒有貿然的開門進去.

按照道理來說,這金色年華是在酒吧一條街里,這里是繁華中心,人多,陽氣重.不可能如此聚陰的.

祖墳聚陰,福蔭後代!

不過祖墳所聚的陰是一種純淨的陰氣.但這金色年華里的陰氣已經轉換成了怨氣,這種怨氣對于普通人來說,絕對是致命的.

路不歸站在陳揚的身邊,他的臉色微微發白.這里的怨氣讓他感到了畏懼.

"陳兄,咱們回去吧."路不歸忍不住說道.

陳揚點點頭,說道:"好吧."

路不歸松了口氣,隨後,兩人轉身朝奔馳車走去.不過在上車的時候,陳揚並沒有跟著上去.而是在外面隔著車玻璃對路不歸一笑,說道:"路兄,我還想去酒吧里喝一杯,你先回去吧."

路不歸不由苦笑,說道:"陳兄,看來你還是不死心了.我知道你是有決斷的人,但你一定要萬事多小心.這金色年華你也感受到了,絕對不是民間的以訛傳訛."

陳揚感受出路不歸的真誠關心,他微微感動,也說道:"路兄放心,我向來不打沒把握的仗."

路不歸當下也就不好再多說什麼,自駕車去了.

陳揚接著便拿出手機給秦墨瑤打了過去.

這時候還不到八點,時間還早.秦墨瑤那邊剛從派出所出來便接到了陳揚的電話.

陳揚說道:"秦隊長,在忙什麼呢?"

秦墨瑤對陳揚一直有好感,聞言爽朗一笑,說道:"忙著為人民服務呢,你這家伙每次打電話給我都沒好事,說吧,有什麼事?"

陳揚呵呵一笑,說道:"想請你到酒吧一條街來喝酒泡吧,賞個臉吧?"

秦墨瑤說道:"你要是有正事,我就來.要是純粹喝酒,你還是找你的晴姐吧."

陳揚便說道:"還真有點事向你請教."

秦墨瑤說道:"哦,什麼事?"

陳揚說道:"電話里也說不清楚,咱們見面再說吧."

秦墨瑤也不堅持,說道:"好吧,你說個確切的,我這就過來."

陳揚當下抬頭,他看見了一家蘇荷酒吧,當下便說道:"蘇荷酒吧知道吧?"

秦墨瑤說道:"知道."

陳揚說道:"好,就在這兒見面."

半個小時後,秦墨瑤一身寶藍色的警服,英姿颯爽的來到了蘇荷酒吧.

陳揚正坐在吧台前,他見了秦墨瑤,立刻就打招呼.

酒吧里的人見了秦墨瑤,都有些稀奇,同時有些忌憚.不過話說回來,秦墨瑤這一身打扮,絕對的美麗而英氣.

稱呼她為警花,那是名副其實.

秦墨瑤也不理其他人的目光,來到了陳揚身邊坐下.

"喝什麼?我請客."陳揚說道.

秦墨瑤說道:"來杯開胃紅酒就行."

陳揚便向調酒師說道:"開胃紅酒."

那調酒師應了.

很快,調酒師推給秦墨瑤開胃紅酒.秦墨瑤拿起酒杯喝了一口,隨後她才向陳揚說道:"說吧,想問我什麼問題?"

陳揚喝了一大口冰啤酒,說道:"金色年華酒吧,你知道嗎?"

秦墨瑤立刻色變,她眼中閃過一縷驚駭之色,隨後過了好半晌才說道:"你問這做什麼?"

陳揚說道:"我看中了金色年華酒吧,想在哪里開家酒吧起來."

秦墨瑤立刻說道:"你瘋了吧.這個念頭你想都別想,哪兒碰不得."

陳揚沉默下去,好半晌後說道:"你覺得這世上有鬼嗎?"

秦墨瑤喝了一大口紅酒,她的臉蛋立刻嬌媚紅潤起來.隨後,她帶著一絲憤懣,說道:"我從小接受的教育就是科學,無神論.不管我外婆跟我說過鄉下的鬼火,一些水鬼的故事等等.但是我從來不相信世上有鬼,我覺得一切都應該是可以用科學的方式來解釋的."她說到這兒頓了一頓,又說道:"可是,就ta媽的,在金色年華酒吧這件事情上.我一切的理論,科學知識全部都被顛覆了.你不知道,當我看著我的同事一個個死在金色年華酒吧里,我是什麼感覺.他們被抬出來的時候,身上就剩下一張皮,和骨頭.所有的血肉都被吸走了."

秦墨瑤繼續說道:"那是一種我現在想起來都會毛骨悚然的場面,太可怕了,你知道嗎,陳揚."

陳揚看出了秦墨瑤眼里流露出的真實恐懼.他也皺下了眉頭.

秦墨瑤又說道:"後來法醫檢驗過那些同事的皮肉,你知道得出的是什麼結論嗎?"

陳揚不由問道:"什麼結論?"

秦墨瑤說道:"法醫說他們的死亡時間是同時的,這種血肉被吸走,表皮毫無傷害,沒有任何科學手段能夠達到."

陳揚喝了一大口冰啤酒,他說道:"之後呢,之後你們再也沒有派人進去過金色年華酒吧里?"

秦墨瑤說道:"後來我組織過一百個人,身上帶了牛血進金色年華酒吧里."

陳揚不由興奮起來,說道:"結果呢?"

秦墨瑤說道:"沒什麼結果,還沒進去,就有十個人瘋了.後面的人怎麼也不敢進去了.當時的情況很詭異,我也不敢進去了.再後來,張書記說要摧毀金色年華酒吧,可是後來張書記又得了重病,醒來之後,再也不敢對金色年華酒吧動念頭了.要想解決金色年華酒吧,除非是隔空發射導彈來,但是這是和平時代,怎麼可能呢?"

陳揚說道:"你們就沒找過道家高人來看一看這是什麼情況,看看可不可以超度?"

秦墨瑤說道:"當時的金色年華酒吧已經是風風雨雨,謠言四起了.後來官方發出禁令,又是辟謠,又是鎮壓.所以不會有人再公開請道士來做法事,不過私底下,我們真請過一些高人來.無一例外的是,高人也都死了,死後只剩皮肉和骨肉."

陳揚說道:"這還真不是一般邪門啊!"

秦墨瑤說道:"所以我勸你,不要動金色年華的歪腦筋."

陳揚說道:"不過啊,秦隊長,有一句話我覺得你說的沒錯.那就是一切的東西,都能夠以科學的方式來解答的."

秦墨瑤不由怪異的看了陳揚一眼,隨後說道:"那好,你用科學的方式跟我解答金色年華酒吧的事情."

陳揚說道:"好,我先跟你討論第一件事情.那就是,鬼是什麼?"

秦墨瑤道:"鬼是什麼?"

陳揚說道:"一般人來講,鬼是人的魂魄.人死後成為鬼,對不對?"

秦墨瑤點頭,說道:"對!"

陳揚說道:"我們用科學的方式來解釋,人活著,一切的思想,動作的指令都是來自腦袋.腦袋睡著後,身體就不會動作.腦袋里面,指揮人行動的是思想.思想可以被稱作為一種神奇的腦電波.如果腦袋受到了重大的傷害,人要麼死,要麼會成為傻子.這是因為腦電波被破壞了.而人死後,我們的腦電波就會沒有寄存的地方,它會飄出人的身體.這股腦電波其實就是人們所說的鬼魂."

秦墨瑤不由說道:"你說的這些有什麼理論依據嗎?"

陳揚說道:"光說有鬼,這不科學.用腦電波來解釋靈魂,不是更有科學依據嗎?"

秦墨瑤覺得陳揚說的很新奇,于是說道:"好,你繼續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