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大摔碑手
陳揚掛了那齊東來大哥的電話後,又倒頭就睡.因為今天蘇晴不用上班,所以也不用他去送.不過陳揚也沒睡多久,八點多的時候,蘇晴就前來敲門.

陳揚起床開門,他還有些睡眼惺忪.

而蘇晴就俏生生的站在門外,她今天穿了白色的運動服,紮了馬尾,顯得很是清爽.身上的香味兒更是讓陳揚覺得沁人心脾.

每天早上能看見蘇晴,那是一天中最美好的事情.

陳揚是見多了蘇晴各種各樣的風情,就覺得這個女人真是一個寶藏.任何一個動作都讓他著迷.他同時感歎那徐志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居然和這樣一個女人離了婚.

"晴姐!"陳揚咧嘴一笑,喊道.

蘇晴嫣然一笑,她其實每天早上也特別喜歡看陳揚咧嘴一笑,喊自己的晴姐的那一刻.覺得陳揚就是個特別陽光,特別簡單的大男孩.這樣的簡單,陽光就像是大學里看男生在籃球場上揮灑汗水一般.

在成年人的世界里是很難看到的.

"我是來喊你起床去洗漱的,我把面條下鍋了,再過幾分鍾就吃早餐."蘇晴說道.

陳揚不由內心暖暖,說道:"好嘞!"

這種早上醒來就有早餐吃的日子,還真是不錯哇.

陳揚這家伙灑脫不羈,不喜歡拘束.平素一個人,有時吃面條,有時懶得一天什麼都不吃.

早餐是青椒肉絲面,外加小籠包.一切都是熱騰騰的.

不得不說,蘇晴是個特別賢惠的女人.她細心的給陳揚服侍著一切.陳揚吃面條吃的很是歡快,蘇晴見他喜歡吃,便將自己碗里的肉絲和面條勻了一些過去.

同時,蘇晴不忘問陳揚,說道:"今天咱們去做什麼?"

陳揚一邊吃面條,一邊含糊的說道:"今天中午,那個混混齊東來的大哥說要在鴻運樓請我吃飯.你和我一起去吧."

蘇晴微微失色,說道:"該不會是鴻門宴吧?"

陳揚呵呵一笑,說道:"管他什麼宴,有吃的就行."

言語之中,自然而然的流露出一種睥睨眾生的氣勢.這就是陳揚的自信,深入到骨髓的自信.不管你們這些小嘍啰有什麼陰謀,反正老子都不在乎.

蘇晴聞言不由莞爾,也知道自己多慮了,陳揚可不是個省油的燈.

鴻運酒樓是一家中餐為主的酒樓,與酒吧一條街很近.酒吧一條街到了白天,那是一片寂靜,就只有幾家清吧開門.這鴻運酒樓在許多市民的眼里帶了一絲神秘,因為濱海市許多幫會談事情的時候,都會選擇鴻運酒樓.

此刻,鴻運酒樓的二樓里.

齊東來,江語晨,李晟恭恭敬敬的站立在一名中年男子的身邊.

李晟的手包紮好了,用繃帶吊在脖子上.這家伙的手經過大夫診斷,已經是粉碎性骨折,就算是將來好了,這手也沒什麼力氣了.可以去領殘疾證了.

這名中年男子穿著唐衫,看起來居然有些儒雅.他叫做劉景天,是濱海市城北的大哥.

濱海市一共四個區,城南,城東,城西,城北.

這四個區就有四個大哥掌控著地下世界.不過,四個大哥之上,還有一位龍王.龍王才是真正的地下皇帝.但是龍王如今基本已經洗白,不怎麼管地下世界的事情.他最大的名號是慈善企業家.

劉景天並沒有帶一群手下混混前來,事實上,他手下也沒有什麼混混的角色.就只有一群真正的精兵悍將.今天他帶了手下的兩大猛將前來.分別是路不歸和朱天雷.

路不歸今年四十歲,是形意拳高手.他穿著寬松的白色大褂子,就坐在一邊悠閑的喝著茶.至于那朱天雷卻是絕對的猛人,他身材壯碩如牛,練習的是八卦掌,今年三十六歲,正是年富力強.

說起劉景天,大家最先想到的就是路不歸和朱天雷.劉景天能有今天的江山和地位,依靠的就是這兩大猛將.路不歸的形意拳出神入化,曾經在地下斗場里,連勝三十六場,將什麼地下拳王,高手全部打得跟狗一樣.朱天雷則是火爆脾氣,神力驚人,能夠生撕野牛.

有這兩大猛將在,劉景天就如有了關羽和張飛,可抵擋千軍萬馬.

此時此刻,劉景天沒有任何的表情.

那齊東來在一旁,大氣也不敢出.

倒是朱天雷先說道:"我說天哥,難道你真打算給那小子一百萬?"

劉景天看向了朱天雷,他說道:"給還是不給,還要先看看他的本事.這個陳揚,名不見經傳,但是卻敢主動來挑釁,只怕一切都不是表面那麼簡單."

路不歸為人沉穩許多,便也附和著說道:"大哥的話有道理,再小的釘子也能紮到腳.我們還是小心,謹慎一些沒錯.一味的逞強斗狠,遲早會有跌倒的時候."

劉景天淡淡一笑,說道:"現在時代已經不同了,不像是以前只講打打殺殺.龍王爺就看的很透徹,如今徹底將產業洗白,退出地下世界.我們現在還達不到龍王爺的高度,但也要朝這個方面去發展.時代,科技都在進步.我們這個行業也會越來越難混."他頓了頓,又冷冷的看向齊東來和李晟,說道:"我早跟你們說過,不要主動去惹事.這世上比你們牛的,厲害的多了去.只有井底之蛙才會目中無人,不知天高地厚."

齊東來與李晟連忙低垂下頭,說道:"是,是,大哥教訓的是."

那江語晨雖然是個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姑娘,但在劉景天的氣場面前,卻是顯得文靜得很.本來江語晨和李晟的級別是見不到劉景天的.不過這件事,劉景天需要了解來龍去脈,就將這兩人叫了來.

話說回來,對于齊東來的爛事.劉景天是懶得管的,不過齊東來是他的人.陳揚放話又狠,所以劉景天也不能真讓齊東來被陳揚廢了.做大哥的,不能沒有擔當.再則,劉景天也想看看陳揚到底是什麼來頭,什麼意圖?

劉景天為人聰明,所以並不氣勢洶洶去找陳揚麻煩,找回場子.那是江湖混混的習氣,他卻是擺下酒席,試探陳揚的底子.

所以說,劉景天這種人和齊東來根本就是兩個層次的人.

且不說這些,這個時候,陳揚和蘇晴也准時到達了鴻運酒樓.兩人在服務員的帶領下來到了二樓的包房前.

門被敲開後,陳揚大大咧咧的一馬當先走了進去.

蘇晴緊跟其後.

雙方終于見面.

劉景天馬上起身,他笑呵呵的沖陳揚走了過來,說道:"這位一定就是陳老弟吧,久仰久仰!"說著就跟陳揚來了個熊抱,跟是多年的老朋友似的.

所謂伸手不打笑面人.這是劉景天的手段.

陳揚被這家伙一抱,搞的都不好意思下狠話了.

兩人分開後,陳揚摸了摸腦勺,說道:"老哥你搞的這麼熱情,該不會是想不給我錢吧?"

劉景天一愣,隨後哈哈大笑,說道:"陳老弟真是幽默."

陳揚不由在心底腹誹,幽默你妹啊!

劉景天隨後說道:"陳老弟,請坐,請坐."

陳揚便也就入座,坐在了劉景天的對面.

蘇晴也就坐在了陳揚的身邊.

劉景天說道:"陳老弟啊,我這幾個小弟不懂事.我聽說了這件事情,馬上就狠狠的教訓了他們."他頓了頓,又沖齊東來說道:"還不快給陳老弟倒茶道歉!"

齊東來那里敢違抗劉景天的命令,連忙諾諾應是.當然,齊東來心里也不爽,覺得老大沒有給自己出頭.反而在仇人面前將自己教訓得跟孫子似的.

想歸想,齊東來還是馬上去倒茶了.他倒了幾杯茶,分別給了陳揚,蘇晴,劉景天,路不歸,朱天雷.

如此之後,方才恭敬的站在了劉景天的身邊.

陳揚端起茶杯,隨後看向劉景天,說道:"老哥,你是個明白人.不過道歉不道歉的都不要緊啊,你答應我的錢呢?"

這貨表現得跟個財迷似的.

劉景天笑眯眯的看著陳揚,他發現自己越來越看不透陳揚了.

陳揚被劉景天盯著,他卻沒有半分的不自在,翹起個二郎腿,喝著茶兒.

這幅模樣讓一旁的朱天雷不爽了,他一把站起來,指責道:"小子,你很拽啊!"

陳揚呵呵一笑,也不理朱天雷,沖劉景天說道:"老哥,還不知道你怎麼稱呼啊?"

劉景天說道:"鄙人姓劉,劉景天."

陳揚便說道:"哦,是劉老哥啊!你這個手下好像不怎麼懂禮貌啊.不過不要緊,我可以替你管教管教."

他說完就站了起來,沖朱天雷說道:"小子,你很狂啊!"

朱天雷愣了一愣,隨後冷笑著說道:"怎麼,你要管教我?"

陳揚嘻嘻一笑,說道:"沒錯,不可以嗎?"

朱天雷眼中閃過怒意,他也是一號猛人,如何能夠容忍陳揚這般的狂妄無禮.他冷笑一聲,便說道:"好,我就來稱稱你有多少斤兩."

朱天雷說完便大踏步朝陳揚跨來,一步跨出便是一米半的距離.眨眼之間,就如泰山崩塌,勁風狂猛.

朱天雷手掌如巨大的蒲扇,一掌便劈殺向陳揚的胸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