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謀算
這一二十個混混,全部拿了鋼管,還是很有威勢的.

蘇晴在陳揚後面見了這陣仗,立刻嚇得臉色煞白.她雖然知道陳揚很厲害,但此時此刻還是覺得陳揚會寡不敵眾啊!

"我擦!"陳揚先開口了,說道:"尼瑪,你們別亂來啊!我很厲害的,再來把你們全打趴下."

"哈哈哈……"一眾混混聽著陳揚這外強中干的話,不由感到好笑.

其實陳揚是外強里面也強.但眾人就覺得這家伙心虛了.

齊東來不屑的看了一眼陳揚,說道:"你以為你是葉問啊,一個可以打十個?"

陳揚呵呵一笑,說道:"我不是葉問,我比葉問還厲害.因為我能一個打你們……二十個."

齊東來不由笑了,說道:"你特麼是那里來的二逼啊!"頓了頓,眼神陰沉下去,說道:"給我打!"

他一聲令下,眾混混鋼管揚得老高,齊齊撲了上來.這下當真是要將陳揚亂棍打死其中.

蘇晴不由嚇得閉上了眼睛,腦袋里一片空白.

陳揚卻是冷冷一笑,他突然出手了.這些混混們的動作在陳揚眼里,實在是太慢了.他怪叫一聲阿達,接著連環出手.一瞬間,踢出三十六腿.

這三十六腿可是有些名堂的,乃是北派武術界中的三十六路譚腿.

譚腿一出,神鬼見愁!

陳揚這腿踢得比那佛山無影腳還快.只一瞬間,哀呼連連,十來個混混便飛了出去.

剩下的混混還沒搞清楚怎麼回事,還是沖了上來.

陳揚模仿甄子丹打小日本的動作,來一個干掉一個.來兩個,干掉一雙.

他出手的速度快到了極限,這些小混混們根本就看不清.

這時候,蘇晴也睜開了眼眸.她立刻就看見了陳揚大展神威的這一幕.

還有那江語晨,更是看傻了一般.她眼里泛著小星星,嘴里道:"我靠,比李小龍還猛啊!"

便在這時,最後兩名混混鋼管掄來,陳揚一掌切中他的手脈,鋼管掉地.陳揚瀟灑的接住鋼管,然後一鋼管打在他的額頭上.這家伙立刻頭破血流,哀呼後退.陳揚下手很有輕重,沒傷到他的頭顱,不過是皮外傷而已.

另一混混鋼管掄來,陳揚將鋼管朝前一架,一絞,立刻將那混混的鋼管吸了過去.

陳揚將那鋼管在手上舞得跟風火輪似的,真是帥斃了.那混混看的目瞪口呆,陳揚一腳將他踢飛出去.

做完這一切後,陳揚便看向了黃毛李晟還有齊東來.

陳揚呵呵一笑,說道:"怎麼樣,哥哥沒有騙你吧?"

齊東來不由臉色發白,顫聲說道:"你想怎麼樣?"

陳揚臉色沉了下去,他踏前幾步,突然一鋼管啪的一聲打在了李晟的手上.李晟立刻抱手痛哭,他的手已經粉碎性骨折.陳揚冷淡的說道:"你剛才罵過我媽,這是一點小小的教訓."

李晟之前說過放陳揚媽媽的屁,這句話記仇的陳揚可不會忘記.陳揚雖然不知道自己的母親是什麼樣子,但卻不允許外人侮辱.

陳揚下手絕對不是嘻嘻哈哈的,他是個睚眦必報的人.齊東來不由更加害怕.陳揚淡冷一笑,說道:"他罵我媽一句,殘廢一只手.你又要睡我女人,又要揍死我,你說你該得到什麼教訓?"

齊東來只差沒哭出來了,他知道眼前的陳揚看起來像2b,但下手卻是毒辣.他忍不住哀求,說道:"哥,哥,是我瞎了狗眼,你不要跟我一般見識."

"陳揚,算了,我們走吧."蘇晴害怕陳揚再度惹出事來去坐牢,于是上前來拉陳揚.

陳揚淡淡的看了蘇晴一眼,說道:"我自有分寸."

這話帶著一絲的威嚴,蘇晴呆了一呆,便也就知道這種時候,自己一個女人實在不適合說話.

她便退到了一邊.

陳揚又對齊東來笑眯眯說道:"本來依我的性子,今天至少挖了你雙眼,讓你長點記性.不過看你認錯態度還不錯,這樣吧,你就給我賠點精神損失費,這事就算了."

齊東來聞言松了一口氣,忙說道:"應該的,應該的,哥你說個數."

陳揚說道:"我也不欺負你,你就隨隨便便給個一百萬吧.是人民幣,不是日元哦."

齊東來剛松了一口氣,一聽這話立刻哭喪起了臉."哥,我實在是沒有這麼多錢啊."

陳揚拉下了臉,說道:"那就沒辦法了,來來來,今天我就廢你兩只手,一雙招子."他說完就掄起鋼管要廢齊東來的手.

齊東來嚇的屁滾尿流,突然就一把跪了下去,哀嚎:"爺,爺,不要.我去給你籌錢,我去籌錢."

陳揚微微歎了口氣,說道:"你看你就是這麼賤,早點答應不就好了嗎?"

齊東來欲哭無淚.不過這貨眼底藏了一絲微不可察的陰毒.

隨後,齊東來就站了起來,小心翼翼的道:"小爺,我手頭上的確沒這麼多錢,我必須去找我大哥借.您能給我一點時間籌錢嗎?"

"哦,這樣啊!"陳揚說道:"我是個通情達理的人,給你十個小時的時間,明天早上八點把錢籌到,怎麼樣?"

齊東來微微意外,沒想到陳楊居然這麼好說話,他連忙說道:"沒問題."

陳揚又說道:"你把我號碼記一下,順便把你身份證給我.你要是耍賴,我就去你家找你."

齊東來連聲應了.他現在只想先快點擺脫陳揚這個魔鬼.

陳揚將號碼報給了齊東來,並且督促齊東來用手機記下.隨後又將齊東來的身份證沒收了.如此之後才揮揮手放齊東來一伙人離去.

那江語晨本來還想跟陳揚來個友誼賽,但是看陳揚這麼凶神惡煞,也是有些害怕,最後依依不舍走了.

這伙人,來的快,去的也快.

待他們走後,陳揚便對蘇晴說道:"咱們回去吧."

蘇晴心中有滿腹的疑問,不過這時候也不好多說,就和陳揚一起先上了車.

隨後,陳揚啟動車子.

車子很快開出了酒吧一條街.

這時候已經是晚上十點了,漫天繁星,兩邊路燈明亮.

蘇晴忍不住問陳揚,道:"陳揚,我不太明白你為什麼要那混混一百萬.他肯定是沒有這麼多錢的.再說,我們也不缺錢啊!咱們來酒吧一條街是想考察和開酒吧的.這些混混雖然你不怕,可他們就像是釘子一樣,再小的釘子也會紮到腳.這世上,唯女子與小人不能得罪,你何必呢?"

陳揚呵呵一笑,說道:"晴姐,你這是說你也不能得罪啊!"

蘇晴哪有心情跟陳揚開玩笑,說道:"陳揚,我真的有些擔心."

陳揚笑笑,說道:"晴姐,你就安安心心准備當老板娘吧.應該怎麼做,我心里有數的."

蘇晴微微一怔,隨後忽然想到了陳揚的本事.陳揚人在拘留室里,便能跟江南市的楊氏集團少主暗中博弈,最後還能讓那少主楊凌妥協.而如今不過是跟一些小混混打交道,自己的擔心的確有些多余了.當下,她也就不再多說了.

十點半左右,兩人回到了出租房里.

蘇晴先去洗澡,陳揚馬上回房間偷看.他今天被那江語晨撩撥得有點不上不下的.于是就看著蘇晴洗澡時那曼妙的嬌軀開始自我解決.

雖然已經將蘇晴全身上下看遍了,摸遍了.但每次看見蘇晴洗澡,陳揚還是那麼的難以自拔.

而且有時候,蘇晴還會自我撫摸一下,這更讓陳揚激動.

等自我解決後,陳揚也算是瀉火了一把.他心頭便恢複了平靜,接著就在床上開始修煉大日月訣.

陳揚早已是化勁巔峰,離那陸地真仙之境只有一步之遙.他一直都想突破這一層,進入陸地真仙.但這幾年來,他不知道到底是差了那一步,怎麼都是沒有進展.

今夜,陳揚一直運行大日月訣.心頭一片甯靜,氣血恢複到了嘴強盛的狀態.但是對于陸地真仙之境還是沒有任何進展和突破.

這陸地真仙和化勁巔峰看起來只有一層膜,但這是鯉魚躍龍門的區別.

沒躍過龍門,化勁巔峰再厲害,都是凡人.

而只有躍過龍門,成為金丹期的高手,如此才算是陸地真仙.

仙凡只在一念之間.

陳揚一直修煉到了凌晨三點,還是沒有進展.他也不著急,知道修為到了這個程度,欲速則不達,于是便到了衛生間里洗澡.

洗完澡後,重新倒頭就睡.

第二天早上七點,陳揚的手機響了.

是齊東來打過來的.

陳揚眼睛沒睜開,便從床頭將手機摸索出來,接通.

齊東來在那邊很是客氣的說道:"揚哥,沒打擾到您休息吧?"

這貨喊陳揚也算是一天三個稱呼了.最後還是覺得喊揚哥親切.

陳揚打了個哈欠,說道:"睡覺被你吵醒,你說打擾沒?怎麼樣,錢籌集好了嗎?如果籌集好了,我還是會原諒你的打擾的."

那邊齊東來不由語塞,他猶疑半晌後,說道:"揚哥,我大哥想跟你講兩句話."

陳揚還沒說什麼,那邊便傳來了一個豪放的男人聲音.那聲音大大咧咧的道:"是陳老弟吧?"

陳揚坐了起來,懶洋洋的說道:"你是齊東來的大哥吧?是不是把錢給我准備好了?沒有錢,我沒興趣跟你聊天的."

那大哥微微一怔,隨後大笑著說道:"陳老弟果然是個痛快人啊,我喜歡.錢不是問題,這樣吧,今天中午我在鴻運酒樓里擺桌酒席,就等老弟你來喝酒拿錢."

陳揚呵呵一笑,說道:"好,沒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