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被妞泡了
蘇晴如今一切都聽陳揚的,她自己也沒開酒吧的經驗.雖然想想自己創業挺興奮的,但她腦子里還是沒什麼頭緒.

"欲誘酒吧!"陳揚念了一句,然後將車子停在了酒吧前面."這家酒吧是酒吧一條街里生意最火爆的一家.咱們進去看看,取取經."

他說話的同時,下車給蘇晴打開了車門.

蘇晴便也下了車.她環視四周,便也就發現這四周停的都是好車,豪車.陳揚的一輛破夏利停在這兒顯得很是寒酸.

不過陳揚是不在乎這些的.

兩人聯袂進了欲誘酒吧.這欲誘酒吧是演藝型的酒吧,還沒進去便被震耳欲聾的重金屬音樂轟炸了一番.進去後,陳揚和蘇晴便發現這酒吧非常的大,有專門的演出舞台.還有偌大的舞池.

此刻,舞台上正在表演火辣的鋼管舞.誘惑力十足!

下面的舞池里,群魔亂舞,射燈交叉狂掃.

燈光掃過去,便看見無數的男男女女都跟磕了藥似的在亂搖亂擺.

一走進來,陳揚與蘇晴感覺到身體里的血液也在被震蕩.

瘋狂的氛圍!

就是再優雅文靜的淑女來到了這里,也忍不住想要放肆,想要狂吼狂叫.

這就是酒吧的魔力.

陳揚帶著蘇晴來到了吧台前.那調酒師一共有四名,為陳揚和蘇晴服務的是一名小美女.這小美女穿著工作服,微微一笑,問道:"兩位喝點什麼?"

陳揚咧嘴爽朗一笑,說道:"我要一紮冰啤酒.晴姐,你呢?"

蘇晴說道:"藍色妖姬."

小美女說道:"好的,兩位稍等."她馬上給陳揚推來了一杯冰紮啤.接著給蘇晴調藍色妖姬.

陳揚喝了一大口冰啤,這冰爽自透心肺,怎一個爽字了得.

隨後,陳揚的目光開始四周去梭巡.這貨酒吧逛多了就是這德性,忍不住的去搜尋可以下手的美女.

不過今天蘇晴在身邊,他還是要有所收斂的.

小美女這時候也給蘇晴調好了藍色妖姬,她喝了一口,覺得冰爽酸澀甜,很是奇妙.

"晴姐,咱們也去舞池里跳舞吧."陳揚提議道.

蘇晴瞥了眼那舞池,連忙搖頭,說道:"我不會的."

陳揚呵呵一笑,說道:"我也不會啊.那里面也沒幾個會的,大家都是亂跳,亂占便宜."

蘇晴臉蛋微紅,說道:"我還是不去了.要不你自己去吧."

陳揚嘿嘿一笑,說道:"好,我去了."他其實也不想蘇晴去呢,只不過是自己想去.他怕蘇晴進去被人占便宜.

陳揚喝了一大口啤酒,然後就朝舞池里闖了進去.這貨進去之後就是亂擠亂摸.

還別說,這舞池里的女士們,環肥燕瘦,一個個騷的很.陳揚覺得自己就跟進了盤絲洞似的.

很快,陳揚的目光被一個穿著紅色齊b小皮裙的美女吸引到了.這美女二十二歲左右,肚臍上打了個耳釘,穿著火辣,胸前的事業線很是雄偉,一眼看去,白花花的一片.

她扭動著臀部,主動來招惹陳揚.

陳揚還是長的頗為清秀和壯實的.

這美女看起來就不是什麼良家婦女,陳揚最喜歡和這樣的美女打友誼賽.一夜快活後,便各奔東西,毫無留戀.陳揚躲在舞池里,覺得反正蘇晴也看不見,所以也就和這美女裹在了一起.這貨的手在小美女的屁股上一陣揉捏,這下可將他爽壞了.

陳揚也就是過過手癮,並不打算真的發生什麼.

美女的手也在陳揚的身上摸索,兩人只差沒在舞池里來個現場激情了.

陳揚如魚得水,他喜歡的就是這樣的生活.

無拘無束,無牽無掛.

不過,陳揚馬上就有些樂極生悲了.

一個黃毛混混擠了過來,一把將火辣美女拉了過去.這黃毛混混沖美女怒吼道:"江語晨,你個騷貨,居然敢背著老子跟別的男人勾三搭四."

江語晨一把甩開了黃毛混混的手,不屑一顧的罵道:"靠,你搞沒搞錯.老娘就是跟你上過幾次床而已.什麼時候成你女朋友了?老娘想跟誰玩就跟誰玩."她說著就來挽住了陳揚的手,說道:"帥哥,咱們走,開房去."

"擦!"陳揚暗暗覺得刺激,可惜尼瑪自己不能真的去開房啊!

不過到了這個時候,他也不想在舞池里待了.就和江語晨一起出了舞池.

兩人剛一出舞池,那黃毛混混就跟了出來.跟著黃毛混混一起的還有三個混混.

這四個青年都是凶狠之輩.

陳揚擔心被蘇晴看見,他回頭看了一眼卻沒看見蘇晴.暗道她可能去洗手間了.就算如此,他還是有些著急.便脫開了江語晨的手,說道:"我有事先走了."

陳揚說完就要走.

那黃毛混混四人立刻將陳揚攔住了.黃毛混混目光陰狠的看著陳揚,說道:"艹,占我馬子的便宜就想逃?"

江語晨也有些不爽陳揚,說道:"帥哥,你是不是男人啊?你怕他干嘛?你就跟他打,打贏了,老娘今晚隨你玩."

黃毛混混一聽江語晨這話,更加憤怒.

陳揚看向黃毛混混,呵呵一笑,說道:"她都說了不是你女朋友,你要不要臉啊?"

"艹!"黃毛混混勃然大怒,立刻提拳砸向陳揚,同時說道:"哥幾個,揍死他!"

陳揚看也不看,無視黃毛混混的拳頭,直接一腳踢出去.立刻將黃毛混混踢飛出去.黃毛混混重重的摔在地上,爬也爬不起來.

其余幾個混混也快速撲向陳揚,抱腿的抱腿,抱腰的抱腰.

陳揚抓了他們的背,跟丟垃圾似的,眨眼之間就將幾個家伙丟了出去.打這些小混混,一點挑戰都沒有.

不過這一幕卻將那小美女江語晨看呆了."我靠,帥斃了."江語晨馬上來攔陳揚,說道:"帥哥,你真猛,走吧,今晚我跟你睡."

"睡你妹啊!"陳揚一把將江語晨撥開,說道:"哥不是隨便的人好嗎?"他說完之後就笑吟吟的朝蘇晴走去.

蘇晴在那邊俏生生的看著.江語晨被撥了個陀螺,最好才好不容易站穩.

陳揚來到了蘇晴的身邊,咧嘴一笑,喊道:"晴姐."

蘇晴剛才的確去洗手間了,見狀就問道:"發生什麼事情了?"

陳揚馬上自吹自擂,說道:"哎,魅力太大.一個小太妹想要獻身,她的男朋友們吃醋要教訓我.結果你看到了,被我反教訓了.這小太妹還要繼續獻身,可我是這麼隨便的人嗎?我可是有晴姐了的."

蘇晴眼中閃過甜蜜之色.

陳揚的話讓她很是受用.

倒不是陳揚是個花言巧語的騙子,主要是這貨妞泡多了,說甜言蜜語已經是一種職業習慣了.

"這里也沒什麼好待的了,咱們走吧."陳揚說道.他主要是怕謊言被戳穿.

蘇晴自然也就依著陳揚.

兩人買單過後出了酒吧,不過沒走多遠,後面就有一群混混追了過來.

"站住,別走!"那群混混一共大約二十來人,手持鋼管,氣勢洶洶.

蘇晴不由嚇了一跳,陳揚立刻牽住了蘇晴的手,說道:"沒事的."雖然他可以跑掉,但揚哥一般不會輕易逃跑的.他與蘇晴回身,等著混混們追了上來.

這一群追來的人,惹眼的就是黃毛混混和江語晨.還有個光頭哥,光頭哥穿著花襯衫,一看就是大哥大.

只一轉眼的功夫,一群混混就將陳揚與蘇晴團團圍住了.

那黃毛混混向光頭哥一指陳揚,說道:"東哥,就是這家伙泡我馬子."

"媽蛋的!"江語晨先罵道:"狗娘養的李晟,誰是你馬子?老娘是馬子嗎?"

"別吵吵."光頭東哥頗有威嚴,說道.

江語晨似乎頗為忌憚東哥,當下不敢再說了.

這東哥叫做齊東來,欲誘酒吧是他罩著的.黃毛混混叫做李晟,是他的小弟.

小弟被人打了,齊東來肯定要為其出頭的.

這時候,齊東來看向了陳揚.他的目光陰冷,隨後,他又看向了蘇晴.

看到蘇晴時,齊東來的目光頓時放出了奇異的亮光.確切的說,是一種很有侵略性的光芒.

蘇晴今天穿的是紅色吊帶裙,清涼而美麗.她長的實在是美麗而成熟,沒有男人能不為她動心.她過了少女的羞澀,正是女人一生最鮮豔的時刻.

她的身材,凹凸有致,增一分減一分都不行.

她的氣質,更是沒的說.

齊東來在看到蘇晴的這一刻,便覺得自己這輩子要是能睡上這個女人,就是死也值了.

陳揚很討厭齊東來這種目光,跟自己女人被人搶了一樣.他皺眉,然後攔在了蘇晴面前.蘇晴立刻感受到了無比強烈的安全感,仿佛陳揚是一堵牆,躲在他身後,就算山崩地裂也不害怕.

"就是你占了我弟媳的便宜?"齊東來冷冷的沖陳揚說道.

陳揚漫不在乎,說道:"是你弟媳占我便宜,哭著求著要跟我去開房.我沒答應."

"放你媽的屁!"那黃毛李晟立刻罵道.

齊東來說道:"這樣吧,你讓你身邊的女人陪我睡一夜,這件事就這麼了結了.你有沒有意見?"

陳揚不由笑了,隨後輕蔑的說道:"憑你,也配?"

齊東來感受到了陳揚的輕蔑和不屑,他頓時目光森寒,說道:"看來你是不見棺材不掉淚了,給我朝死里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