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訴衷情
沐靜隨後又沉吟著說道:"你覺得楊凌會就此妥協認輸嗎?這件事,雖然外界都不怎麼知道.但還是有些小道消息在武術界里傳的沸沸揚揚的."

陳揚說道:"楊凌當然不甘心就此認輸,但是小葉子的確給了他震懾.他再動手不會這麼草率,可以說,他接下來要麼就不會動手.一旦動手,肯定是要有必殺我的把握."

沐靜沉聲說道:"你和我想的一樣."她頓了頓,說道:"我在這邊有些人脈和情報,我會為你多留意的."

陳揚咧嘴一笑,說道:"多謝."

沐靜淡淡一笑.她忽然又說道:"不過陳揚啊,我倒是有個主意.你一旦依照我的做了,保證你會沒有後顧之憂."

陳揚不由奇怪,道:"哦?"

沐靜說道:"秦墨瑤的身份和背景很不簡單,她還沒有男朋友.只要你能和她走在一起,成為她的丈夫.如此一來,就算是楊凌也不敢輕易動你."

陳揚呵呵一笑,說道:"算了吧,楊凌雖然有些勢力,但我陳揚還沒到需要依靠女人來保護我的地步."

沐靜淡淡一笑,說道:"就知道你心比天高,不會屑于做這種事情.不過秦墨瑤是個很不錯的女孩子,你真就不動心?還是說你只喜歡蘇晴?"她頓了頓,忽然語音有些古怪,說道:"蘇晴雖然很漂亮,不過到底是離過婚的女人.她的客觀條件跟秦墨瑤,唐青青,林清雪這些女孩子比起來,還是差了一些.可你小子就對蘇晴情有獨鍾,你是不是有戀姐的怪癖啊?"

陳揚不由無語,他說道:"是啊,我戀姐.靜姐,我還喜歡你呢,你要不要成全我?"

沐靜翻了個白眼,她是個正派的女人,所以肯定不會跟陳揚開一些大尺度的玩笑.當下站了起來,說道:"不跟你廢話了,我走了."

陳揚便站起來相送.

下午五點的時候,陳揚下意識的想去接蘇晴下班.但是一想到蘇晴的冷漠態度,他也就覺得自己沒必要去自討沒趣.陳揚雖然吊兒郎當的,但是他的自尊心還是很強的.

這一整天的,陳揚睡的昏天暗地.他除了早上吃了碗面條,便再也沒有吃過東西.

決定不去接蘇晴,陳揚又倒頭就睡.他睡覺跟常人不同,睡覺的時候,呼吸暗合日月運轉,能讓他的精氣神更加厲害.

以前的張三豐就有睡神仙之稱.

晚上九點的時候,陳揚忽然被水聲嘩嘩吵醒.這貨立刻就像是被點燃了一般,瞬間就如彈簧一般跳了起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來到了碎磚頭前.

他抽掉碎磚頭朝里面看去.

那衛生間里,燈光一片雪白.而蘇晴則是穿著裙子,醉醺醺的在淋浴.

她的裙子馬上就全部打濕了,那裙子緊緊的貼著她豐滿的嬌軀,線條是那樣的完美而動人.陳揚看著她胸前雪白的溝壑,完美的事業線,再一次不淡定了.

同時,陳揚也是心中一沉.蘇晴到底怎麼了?為什麼還要借酒澆愁?

他在這麼想著的同時,蘇晴忽然坐了下去,就這樣抱著雙膝,埋頭一動不動.

陳揚這下就什麼都看不清了,這下可急壞了陳揚.

"晴姐,你倒是脫了衣服洗澡啊!"陳揚心里暗暗的吶喊.他都已經做好准備激情自擼了.

可過了許久,蘇晴一直沒有反應.倒像是睡著了.

陳揚暗叫一聲不好,這可是冷水洗澡.這麼淋下去,又喝了酒,一定會感冒的.瞬間,陳揚覺得自己已經到了義不容辭,必須出手的地步了.就像當年曆史選擇了鄧爺爺一樣,如今蘇晴喝醉,也選擇了陳揚.

陳揚懷著一番激動的心情,快速奔出了屋子,來到了衛生間前.

那里面還是水聲嘩嘩,陳揚深吸一口氣,用暗勁將門震開.

里面,蘇晴果然已經睡著了.陳揚又是激動又是心疼,他將那淋浴頭關閉了,隨後便將蘇晴一把熊抱了起來.

熊抱的時候,蘇晴睡的很香.陳揚自然也不客氣,手腳占盡便宜.不時捏捏蘇晴的屁股,還別說,手感非常的不錯.

將蘇晴抱到了她所住的房子里後,陳揚接下來就到了曆史使命的時刻.他的良心也不能容忍蘇晴就這麼穿著濕裙子睡覺啊!

所以,他必須先幫蘇晴脫掉裙子.然後要給她擦干身子,最後穿上貼身的內衣.

這是一個擁有正義心腸的人必須做的.

半個小時後,陳揚依依不舍的離開了蘇晴的房間.他已經給蘇晴脫掉了裙子,換上了貼身內衣,一切都安排妥當.他必須離開了,因為在整個過程中,陳揚簡直就是過足了手癮.上上下下,連最私密的地方都摸了個遍.他覺得自己再不走,肯定要獸血沸騰,直接將蘇晴給吃了.

陳揚雖然有點混蛋,但也是個有底線的人啊!

凌晨三點,陳揚在睡夢中被一陣低聲的哭泣吵醒.這哭泣的聲音很壓抑,一般人是絕對聽不到的.但陳揚的耳力變態,所以他還是聽到了.

是蘇晴在哭.

陳揚頓時心頭疼惜起來,晴姐到底是怎麼了?他馬上就起床,出了門,來到了蘇晴的門前.

他在蘇晴的門前聽那哭泣壓抑的聲音就更加清晰了.陳揚低聲喊道:"晴姐."

蘇晴立刻呆住,她在床上抹了把眼淚,隨後說道:"我沒事,你回去吧."

"你到底怎麼了?"陳揚不由問.同時,他直接將門震開了.

蘇晴立刻躲在了薄被單里面,她被陳揚這樣的粗暴嚇了一跳.也更不想讓陳揚看到她軟弱流淚的一面.

陳揚就見不得女人哭哭啼啼的,他也不開燈,徑直來到了床前,猛然一把將那薄被單拉開.

頓時,陳揚就看見了性感無比的蘇晴,穿著貼身三點式,蜷縮在一起.這模樣真是有著別樣的風情.

"到底有什麼事情不能跟我說的?"陳揚惱火的說道.他也知道自己這麼做不妥,可他脾氣上來了就是這幅德性.

蘇晴並不說話,她這時候顯得可憐巴巴,只是抽泣聲越來越厲害.

在陳揚的印象里,蘇晴是個有傲骨的女子,素來都不愛在外人面前展現自己的軟弱.陳揚本以為自己這般粗暴,蘇晴一定會勃然大怒的.但是蘇晴卻是哭的越發厲害了.這楚楚可憐,梨花帶雨的樣子,立刻讓陳揚手足無措了.

"晴姐,對不起."陳揚連忙道歉,他將薄被子找來給蘇晴蓋了上去.然後,這貨又厚顏無恥的也到了床上,將蘇晴緊緊的抱住.

蘇晴也不掙紮,就這般蜷縮在陳揚的懷里.就像是鄰家的小妹妹一般,此刻她什麼也不想管了,只想盡情的享受著這難得的港灣.

陳揚擁抱著蘇晴美妙的嬌軀,覺得無比的滿足.

不知道過了多久,蘇晴的抽泣聲越來越小,最後居然又睡著了.陳揚也就這般睡去.

他醒來的時候是凌晨五點,外面的天色已經蒙蒙亮了.他猛然一睜眼,便就看見蘇晴睜開了如點漆的眸子,她正在凝視著陳揚.

陳揚睜開眼,蘇晴立刻慌亂的閉上了眼睛.

陳揚看著蘇晴的誘人的紅唇,他忍不住吻了上去.這是一種本能的反應,對美好的事物一種愛慕.

蘇晴開始微微的掙紮,但很快就沉浸在了陳揚的熱吻里.陳揚貪婪的汲取著蘇晴甜美的唾液,兩人頓時猶如天雷勾動地火一般.

這個時候,陳揚很想有下一步動作.可他的手剛一動,蘇晴就抓住了陳揚的手."我有些話想跟你說,說完之後,我會讓你得到我的身體的."

陳揚心頭頓時火熱起來.

蘇晴顯得有些平靜,平靜得讓陳揚覺得陌生.她沉默了半晌後才開始述說."我爸爸是審計局的科長,我媽媽是重點高中的數學老師.我從小家境優越,也是家里的獨生女.我父母視我為掌上明珠.我媽媽常說我是她的小公主,我在親戚朋友的眼里,也是一個小公主.從幼兒園到大學,我的成績一直都是年級前十名,我同樣是老師眼里的寵兒."

陳揚安靜的聽著.

他並不打斷蘇晴的述說.

蘇晴繼續說道:"我曾經幻想過,我要嫁的男人一定是一位白馬王子.又或則是紫霞仙子所幻想的,乘著五彩祥云來娶我.後來我遇到了我的前夫徐志,他是學生會的主席,他穿著白色的西裝,溫文爾雅.他追求我,我不可自拔的愛上了他.我父母反對,我不惜跟父母反目,未婚先孕.後來父母也不得不妥協,就這樣我和徐志結了婚,生下了小雪.可是婚後我才開始知道,想象和現實是有區別的.徐志這個人,眼高手低,任何工作都做不長,還愛爛賭.那一年,我流盡了淚水.我甚至不敢和我父母說,因為這都是我自己造的孽.事實證明,我不是什麼天之驕女,更不是什麼公主,我不過是一個愚蠢的女人."

"我本來,已經對男人死心了.但有時候夜深人靜時,我也會寂寞.也還是會對愛情有一絲幻想.後來,陳揚,我就遇到了你.你跟我認識的那些男人都不同,我覺得你是個真正的男子漢.我想啊,想啊,你不過是個小保安.我蘇晴雖然比你大上幾歲,但應該還是配得上你的,不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