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知己難求
陳揚不由暗自奇怪,奇怪楊凌這個電話的含義到底是什麼?以楊凌這種身份,沒道理來說一些不痛不癢的示威話語的.

"你到底想說什麼?"陳揚直接問道.

楊凌道:"我剛才說過,我低估了你.你我之間的梁子,不管誰對誰錯,但都已經結下了.這件事也不可能就這麼真正的了結了,這樣吧,我當你是平等的對手,我與你來一場擂台生死決戰."

這是楊凌的血勇,他雖然已經身居高位.但他也是一個武者,這個時候,他要用生命,鮮血來捍衛少林俗家弟子的尊嚴.

陳揚想也沒想,說道:"得了吧,楊凌.你們少林俗家弟子,沒一個講信用的.之前跟羅忍打生死擂台的時候,大家說好的生死與人無尤.事後你是怎麼做的?如果我現在跟你打,我輸了是我該死.我贏了,只怕你背後永字輩的師叔又會跳出來.我豈不是沒完沒了."

"不,我可以去跟永字輩的師叔們報備,大家當面把話說清楚."楊凌說道.

陳揚說道:"這些都沒用,我不相信你們.就算我相信你們,我也不會跟你打."

"為什麼?"楊凌的語音有了一絲暴躁.

陳揚呵呵一笑,說道:"你今年三十歲,我二十四歲.你是經驗豐富,年富力強,修為已經功參造化.我正在上升期,這個時候,我必須承認我不是你的對手.武者雖然要勇悍,但明知道打不過還要去打,那就不是勇悍,而是找死的傻缺行為."

楊凌不由語塞.

陳揚又說道:"楊凌,你我都已經是到了一定的境界.我雖然在乎這幾個女人,但是,你若真拿她們來威脅我,我也沒什麼放不下的.頂多是你殺了她們,我再找你報複,這點決斷我還是有的.你是瓷器,我是瓦罐,你自己掂量著辦吧."說完之後,便掛了電話.

陳揚這話的意思很清楚,那就是如果楊凌抓了蘇晴這些女人,以此想要逼陳揚就范.陳揚非但不會就范,反而會報複得更加瘋狂.

本來也就是如此,大家又不是拍電視劇.你抓了我女人,我就拿刀自殘,下跪,滿足對手一切?

那樣有用嗎?

只會害死自己,害死自己的女人.以陳揚現代人的做法就是,你殺吧,你殺完了,老子就讓你付出更慘重的代價.做大事的人,這點決斷都沒有,那還做什麼大事?

漢高祖劉邦,他的父母被項羽抓了.項羽在城下點了燒鍋,說你再不開城門,我就將你父母給煮了吃了.瞧人家劉邦怎麼說,你煮我父母可以,但是煮熟之後,請分一杯羹.

那分一杯羹的典故就是這麼來的.

試想,若是當時劉邦真的開了城門,又那里有後世數百年的江山?

掛了電話後,陳揚也沒有多想.楊凌的修為深不可測,他怎麼都不會去傻傻的答應對戰.正大光明在擂台上,陳揚自認不是楊凌的對手,但是如果玩起陰謀詭計等等,他並不懼怕楊凌.

這也是楊凌現在顧忌的原因.

且不說這些,陳揚隨後也就安心睡覺了.

第二天早上,陳揚照例起床洗漱.他與蘇晴見面,蘇晴也是眼角余光都不掃陳揚一樣,當了陳揚是空氣.陳揚不由郁悶至極.

待蘇晴洗漱完畢後,陳揚要送蘇晴去上班.蘇晴卻是說道:"不用了."她話語淡淡,隨後又說道:"我待會去跟沐總說一聲,近期就搬走."

陳揚立刻糊塗了,他一把抓住蘇晴雪白的藕臂,說道:"到底怎麼了?晴姐,是不是我做錯了什麼?"

蘇晴默默的掙開了陳揚的手,說道:"不關你的事."隨後她拿了挎包,就要去乘坐公交車上班.

陳揚也是個暴脾氣,他突然一把將蘇晴扛在了肩上,然後丟進車里.他自己也鑽進了車里,鎖上門,便壓在了蘇晴的身上.

蘇晴臉上不由顯現出驚慌神色,兩人擠壓在狹小的後座空間里.陳揚壓在她身上,感受著她大白兔的柔軟彈性,他突然就吻上了蘇晴的誘人紅唇.

奶奶的,陳揚憋屈死了.之前在拘留室里還甜甜蜜蜜的,怎麼出來就莫名其妙的.

他剛一吻上,立刻舌尖疼痛.我擦,蘇晴咬了他一口.

陳揚吃痛,只得松開.

蘇晴冷漠的凝視著陳揚,不包含任何感情.

陳揚本來對蘇晴的嬌軀渴望,但這個時候,也不好霸王硬上弓.當下,他一腳跨到了前座位上,入座之後,說道:"出什麼事情了,你怎麼也該跟我說一聲.我們一起來解決不行嗎?"

蘇晴撐坐了起來,她發絲微微凌亂.便整理頭發和皺褶的裙角.

這撩撥的動作,風情而動人.

陳揚從後視鏡里看著,覺得又有些把持不住了.這個女妖精,實在是折磨人啊!

越是吃不到的,越是拼命的渴望.

陳揚現在就是這個階段.

"沒什麼."蘇晴說道.她說完之後,推開了車門,徑直而去了.

陳揚也不好繼續再死纏爛打.

不能送蘇晴上班,陳揚也懶得去上班了.反正那工作他是不在意的,唯一在意的是林清雪她們的安全.但現在,顯然林清雪她們的安全是不會有問題的.

陳揚干脆先開車去路邊的小攤上吃了一碗牛肉面,隨後又回到出租房里呼呼大睡.他是個沒心沒肺的,就這樣一直睡到了下午兩點.

這個時候,手機忽然響了.

陳揚迷糊中拿過手機接通.

那邊傳來唐青青的聲音,開著玩笑說道:"喂,臭陳揚,你在干嘛呢,怎麼不來上班?你還有沒有王法啊?"

陳揚聽到唐青青的聲音,心情明媚了一些.他也來了精神,坐了起來,呵呵一笑,說道:"怎麼啊,一天不見,是不是對我如隔三秋啊!"

"隔你妹啊!"唐青青說道:"你不是有你家蘇晴麼?那輪得到我來想你啊!"

陳揚說道:"哈哈,我怎麼聽著你好像是吃醋了.要不我連你也一塊收了,怎麼樣?"

"你去死!"唐青青一把掛了電話.

這姑娘是要被陳揚氣死了.陳揚呵呵一笑,不過馬上,林清雪的手機又打了進來.她不無嗔怪,說道:"陳揚,青青本來是好心想喊你出來一起吃飯的,你怎麼就不能讓著她一點呢?"

陳揚嘿嘿一笑,說道:"沒事,我跟她鬧著玩呢."

林清雪說道:"你今天肯定在家睡覺吧.還沒吃午飯吧,你想去哪兒吃,我和青青請你."

陳揚懶得動,便說道:"我隨便在家煮點面條吃就好了,不用那麼麻煩了.你們放心吧,我很好呢."

他心里其實是很感動兩女對他的關心的.這是一種友情的溫暖.

林清雪見陳揚沒興致,也就不好勉強.兩人隨意聊了幾句,也就掛了電話.

陳揚倒下繼續睡覺.

但他沒睡多久,外面傳來車輛開來的聲音.

陳揚聽出是奧迪a6的聲音,顯然,是沐靜來了.

他就穿著個大褲衩前去開門.

沐靜一身黑色低胸吊帶裙,清涼,性感,美麗,大方,優雅.她仿佛是集齊了女性的一切優點.

陳揚就這樣站在門前,他眼角余光掃著沐靜那雪白的事業線,那溝壑.瞬間就覺得小腹熱氣升騰.這家伙雖然臉皮厚,但這時候卻又有些不好意思,立刻彎腰捂住肚子,說道:"肚子疼,我先去趟衛生間."

沐靜不由失笑,隨後正色說道:"好了,別裝了.我有正事跟你談."

陳揚呵呵一笑,他立刻運轉心意,鎮定心中的心猿意馬.如此一番後,心意才恢複了平靜.

高手與普通人的區別就在于,他們可以控制自己的思想,心意.

普通人面對危險,色相,總是難以忍住的生出恐懼,欲望.

而如陳揚,沐靜這樣的高手,在需要的時候,可以讓心意古井不波.任憑泰山崩頂,任憑姹女色誘,自如老僧坐禪.

"什麼正事?"陳揚將沐靜引進了屋子里,他快速穿了白色襯衫和西褲.頭發隨意抹了點水,便就根根怒立.

沐靜說道:"我聽到一個消息,楊氏集團的南碼頭,鳴春號全部被毀,一共死了七十多人.這事是葉布衣干的對吧?"

陳揚對沐靜沒什麼好隱瞞的,他點點頭,說道:"對."

"是你的意思?"沐靜目光複雜到了極點,問.

陳揚說道:"可以算是我的意思."

沐靜沉默下去,好半晌後說道:"我沒想到,你居然會有這樣狠辣的決斷."

陳揚沉聲說道:"如果不讓楊凌感到恐懼,害怕,楊凌永遠都會蠢蠢欲動.至于那些無辜的人,我只能抱歉.因為小葉子執行的是叢林法則,叢林法則就是如此,弱肉強食."

沐靜說道:"我知道你不是嗜殺的人.你並沒有交代葉布衣這麼做對不對?只不過葉布衣是天生的殺手,你不能遏制他的殺意.否則他的殺氣受到了抑制,他的實力就會大降.如此反而會害了他.對不對?"沐靜忽然說道.

陳揚不由多看了沐靜一眼,道:"跟你聊天,果然是最輕松的."他這是承認了.

陳揚也的確喜歡跟沐靜聊天,兩人可以沒有任何隱瞞,無所不談.因為彼此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