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和解
這艘貨船在長江水域上已經堪稱巨無霸了,雖然它比不上泰坦尼克號,但這也是因為長江的水域不能和大海相比.

張坤今年四十歲,他是個老江湖.這個時候,他那里不知道出事了.不過他很奇怪,什麼人居然有膽子對楊氏集團出手?

張坤眼中精光爆閃,他依然鎮定如山,手中兩枚鐵蛋把玩著.

余下的六名少林俗家弟子已經嚴陣以待.

張坤揚聲喝道:"不知道是那位道上的朋友來了,何不出來相見?"他說話的同時,耳聽八方,注意著四周的動靜.

但四周卻是一片靜謐,根本感覺不出任何的異樣來.

便也在這時,一陣危機感襲來.

張坤頓時周身汗毛倒豎,他吃了一驚,猛然回頭.

只見後方兩名少林俗家弟子已經倒在了血泊之中.

殺人的正是葉布衣.

葉布衣手中是一口寒光閃閃的匕首,他穿著一身黑色的勁裝,就如黑夜中的幽靈.

張坤不禁駭然失色,這個少年居然到了自己的身後,自己都沒有發覺.這太詭異了.

便也在這時,葉布衣突然竄向了張坤.

他的速度快如雷霆閃電,同時卻又悄無聲息.

寒光閃動.

張坤猛然後退,他一退,葉布衣前進的速度更快.

葉布衣本來是如靈蛇匍匐前來,他最擅長的就是隱藏氣息,心跳,呼吸與周遭的環境圓融一體.所以直到他近身前來,出手殺了兩人之後,張坤才猛然發覺.

葉布衣是什麼樣的存在?是陳揚都害怕的存在啊!

葉布衣擅長隱藏氣息,更擅長殺人與逃跑.無論是殺人還是逃跑,速度都一定要快.

葉布衣是從小和銀狼王賽跑的主.所以此刻,張坤一退,他立刻追了上去.他的速度比張坤居然快了十倍,這是因為張坤退勢自然不及前進的速度,再則葉布衣的速度本來就快的逆天.

張坤根本來不及有任何反應,那匕首寒意已經浸透了他的肌膚,隨後刺進了他的胸膛.

只一瞬,張坤已經受到了致命的傷害.他不可置信的看著葉布衣.葉布衣卻不客氣,直接一匕首將張坤的脖子割斷,直接將其殺死.

至于其他的少林俗家弟子,根本還沒反應過來.

葉布衣殺了張坤這個頭目,接下來就對他們展開了屠殺.

無一生還!

實際上,倒不是說張坤無用,少林俗家弟子無用.主要是張坤始終還是不夠鎮定,在葉布衣刺殺過來的時候,他如果能夠站在原地,不慌不忙的抵擋,那麼葉布衣絕對無法殺他.

而且周圍的少林俗家弟子也能出手擊殺葉布衣.

只可惜,葉布衣一出手,張坤便已膽寒.

他一膽寒,死期就到了.

凌晨五點,楊凌正在睡夢之中.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將他吵醒,隨後便傳來了管家莫無疑的聲音.

管家莫無疑是個六十歲的老人,是看著楊凌長大的.楊凌對莫無疑很是尊重.

"少主,出大事了."莫無疑的聲音充滿了凝重.

楊凌有起床氣,這個時候,如果是別人來打擾他,那絕對是雷霆怒火.也只有莫無疑才能讓他壓制怒氣,他便坐了起來,說道:"莫伯,進來吧."

莫無疑當下推門而入.

楊凌看向莫無疑,莫無疑一身黑色的長衫,看起來像是古代的人.但這身衣服穿在他身上,卻是恰如其分.

莫無疑的頭發已經花白,但他的眼睛很有神.

楊凌沉聲說道:"出什麼事了?"

莫無疑深吸一口氣,說道:"是咱們的鳴春號在長江水面上出事了.鳴春號如今已經被毀,所有貨物全部沉入海底.而且,貨船上的人無一生還.張坤,六名俗家弟子,三十二名水手和工作人員,全部死了.他們的尸體大部分已經打撈起來了."

"什麼?"楊凌頓時如遭雷擊,他臉色煞白,說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莫無疑說道:"少主,具體發生了什麼事情我們還不得而知."

楊凌眼中綻放出凌厲的光芒,他身子里蘊含了一股難以掩飾的怒意."什麼人居然敢在我的頭上動土?立刻查,拼盡全力去查……"

楊凌一向以來順風順水,這件事簡直就是在挑戰他的尊嚴.而且,鳴春號給他帶來的經濟損失也是難以估量的.還有名譽,威嚴,這件事一出,如果楊氏集團鎮壓不住,那麼其余的貨船,水匪就會蠢蠢欲動.

楊凌對鳴春號被毀的事情高度重視.

這一天很快就過去了.

楊凌派出去的人沒有查出一點點的線索,倒是市公安局派了幾撥人來找楊凌了解情況.楊凌又不敢實話實說,因為他還在利用鳴春號走私.

楊凌惱火到了極點.

更讓楊凌惱火的是,又有噩耗傳來.

長江以南,屬于楊凌的江淮碼頭被人一把火燒了.里面的貨物價值數以千萬計.而且,又有幾名少林俗家弟子被殺了.碼頭上的工作人員一共二十八名,也全部被殺了.

簡直就是滅門血案.

手段殘忍毒辣到了極點,就是楊凌也感受到了寒意.

這時候,楊凌也很確定,對方就是專門來針對自己的.楊凌想不出這個敵人是誰?他貌似沒有跟任何人有深仇大恨啊!

莫無疑再次來見楊凌,他提醒楊凌,說道:"少主,您忘了一個人."

"誰?"楊凌馬上問道.

莫無疑說道:"陳揚!"

楊凌驀然一驚,他終于想起自己還有這麼個對手.原諒高傲的楊凌少主,他下意識的沒有將陳揚當成是同等級的對手.

"你是說,最近這兩樁事情和陳揚有關?"楊凌眼中閃現出複雜的光芒來.

莫無疑說道:"除了他和我們有過節,老奴實在想不出還有誰要這麼做."楊凌不由說道:"但這怎麼可能,陳揚還被關在拘留室里.再說,對方下手狠辣,身手恐怖.我不相信陳揚有這樣的能力."

莫無疑說道:"陳揚的來曆成迷,保不准是他找的幫手."他頓了頓,又說道:"不過到底跟陳揚有沒有關系,老奴也不敢肯定."

楊凌沉吟著,他說道:"目前最重要的是找到這個凶手."

莫無疑說道:"這個凶手行蹤詭秘,短時間內,想要將他找出來實在是不容易.我們的分舵太多,要防范也很難.而且,少主,如今死的少林俗家弟子不少了,再這樣下去,上面永字輩的師叔們怪罪下來,我們也吃罪不起."

楊凌眉頭緊蹙,他說道:"那你說該怎麼辦?"

他對這個凶手又是憤怒,又是頭疼.憤怒又能怎麼樣?這凶手太狡猾了,實在是找不到啊!

楊凌是楊氏集團的當家的,他這個時候必須從全局來展望.如果再任由這樣的血腥事件繼續發生,那很有可能,他辛苦打下來的江山會就此隕落.

這是楊凌最不能容忍的.

莫無疑沉聲說道:"老奴始終覺得這件事跟陳揚有關,少主,你還是去見見陳揚吧."

楊凌沉默下去,他隨後說道:"好,我知道了,莫伯.你先下去吧,我需要好好的想一想."

莫無疑見狀也就不好再多說,他應了一聲是,隨後退了出去.

楊凌暗暗的想著,他覺得如果這件事真的跟陳揚有關,那他就是真的犯了一個巨大的錯誤.那就是從一開始低估了陳揚.

不是陳揚的本事,而是陳揚的魄力與毒辣.

這個陳揚,居然干得出這般接連滅口的事情,他才是真正的梟雄啊!

自己惹上這樣一個人,當真是不明智到了極點.

楊凌始終不敢肯定這件事和陳揚有關,便也在這個時候,又有最新情報傳來.

楊氏集團有專門的情報組,情報組叫做暗影.暗影的組長叫做老鷹.

老鷹一向都不出現在大庭廣眾之下,他是最神秘的存在.

老鷹給楊凌打來了電話.

"少主,根據最新情報.兩天前,陳揚在拘留室里見過了一個神秘的少年.我們這里有派出所的監控視頻,我現在傳輸到您的手機上,您可以看一下."

楊凌心兒一緊,他點點頭,說道:"好!"

很快那段監控視頻傳了過來,楊凌在見到視頻里的葉布衣時,立刻就感受到了這個葉布衣的陰冷與殺意.

他幾乎是下意識的肯定這兩樁血案就是這葉布衣干的.

楊凌陷入了沉思,他就算知道是葉布衣干的.但是人海茫茫,他又從哪里去找葉布衣?

他自己已經耽擱不起了.

本來,對于楊凌來說,少林俗家弟子的面子,楊氏集團的名聲是非常重要的.

但現在,跟楊氏集團的生存比起來,一切都不重要了.他首先要做的就是不能再讓血案繼續發生.

楊凌思索一陣後,立刻有了計較.他打電話給了霍天縱,說道:"霍師傅,麻煩你去轉告陳揚,只要他肯罷手對楊氏集團的攻擊.我與他之間的恩怨就此一筆勾銷,韓家人很快就會出面承認是陷害了他.他也可以出去,以後咱們井水不犯河水."

霍天縱還是云里霧里,因為楊氏集團所發生的血案還是很隱秘的,並沒有公開,怕引起社會恐慌.

不過不管怎麼樣,霍天縱還是開心的.他立刻說了一聲好.

隨後他就快馬加鞭的去見陳揚,見到陳揚後,霍天縱轉達了楊凌的意思.

陳揚冷笑一聲,說道:"楊凌小兒果然是天生的賤骨頭,非要給他點手段看看,他才知道馬王爺有三只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