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小姨的離去
楊凌第二天早上第一時間去見蕭冰情.以往的早上,他早早的鑽入蕭冰情的閣樓,總是能看到一些春光,或則找准機會和蕭冰情若有若無的親昵一會.這是楊凌最享受的時刻.

但是今天卻有些不同,他進來後,卻發現閣樓里空無一人.

"小姨?"一瞬間,楊凌內心出現了前所未有的慌亂.他下意識的覺得蕭冰情並不是起床去洗漱了.他快步來到了妝奩前,馬上就看到了妝奩上有一張紙條.

紙條上是蕭冰情娟秀的字跡.

"小凌,師門相召,小姨需要回去一趟.辦妥事情後會立刻回來,勿掛!"

楊凌的臉色鐵青下去,盡管知道小姨沒事.盡管知道小姨還會回來,但是卻要在一段時間里見不到小姨.他如何能忍受這相思之苦.

小姨在楊凌的記憶里是神秘而親切的.小時候,家族里對他格外的嚴格.小姨是偶爾才會出現的,她的師門很神秘.小姨每次都很疼自己,而且還晚上和自己一起洗澡.

那時候,他第一次看見女性的身體,他充滿了好奇和向往.而且還去摸索小姨的大白兔,小姨笑嘻嘻的打他的手,說小家伙,這可不能亂摸.

後來,他就愛上了小姨.小姨待他永遠都是最好的.

他不要理會那些世俗的禁忌,所有的一切都是狗屁,他只要跟小姨在一起.

這些年來,他潔身自好,從不對其他的女人假以辭色,為的就是小姨.

且不說這些,楊凌將紙條小心翼翼的收拾好.他這一早上的心情糟糕到了極點.

隨後,楊凌離開了閣樓.他讓楊氏公館的管家一定要將閣樓收拾的干乾淨淨,不能對立面的布置有破壞等等.

做完這一切,楊凌才開始關心起陳揚的事情來.在他心里,陳揚是討厭的蒼蠅.小姨才是他最重要的存在.

楊凌就在書房里吃早餐,他得知到了陳揚還被關在南區派出所的拘留室里.隨後,他又讓手下密切關注,並且在濱海將一切關系都打點好,務必要讓陳揚去坐牢.

也是在這時,一個意外的電話打了進來.

楊凌看到電話號碼時,他微微一驚,隨後整個人也凝重了起來.因為打這個電話的是已經退休的市公安廳廳長華天龍.

華天龍老爺子雖然已經退休了,但是在市里門生遍布,很受人敬仰尊重.更何況,華老爺子本身就是個剛正不阿的人,在市里乃至省里都有名望.

楊凌自然也不敢得罪華老爺子.

他沉吟一瞬,接通了電話.

"是楊總吧?"華老爺子爽朗的一笑,說道.

楊凌馬上恭謹的說道:"華老爺子,您太客氣了,您叫我小楊就成."

華老爺子自然也不會真的沒心沒肺的喊小楊,他呵呵一笑,說道:"楊總,今天冒昧給你打電話,希望你不要怪罪啊!"

楊凌說道:"哪里哪里.晚輩應該早早去拜訪老爺子您的,您給晚輩打電話,是晚輩的榮幸."

華老爺子便說道:"楊總你太謙虛了."他頓了頓,又說道:"中午我在華生酒店里設了一桌席,想請楊總你吃頓飯,不知道楊總能不能賞個臉."

楊凌頓時一個咯噔,他馬上就明白是怎麼回事了.

一定是佛山武王霍天縱找到了華老爺子,通過華老爺子的關系來見自己.

此時此刻,楊凌當然不能拒絕華老爺子.他沉吟一瞬,說道:"老爺子,中午我一定會到華生酒店.但前提是,這桌飯菜一定得是我買單.不然我可不敢來啊!"

華老爺子呵呵一笑,說道:"好好好,都聽楊總你的."

楊凌又說道:"還有,老爺子,您喊我小楊就好,再喊我楊總,我覺得自己都不敢喘氣了."

"哈哈哈……"華老爺子大笑起來.

接著,兩人便掛了電話.

楊凌面上的謙恭之色立刻消失,他眼中閃過一抹陰沉之色和怒意.

中午時分,華生酒店的二樓包房里.

華老爺子,霍天縱還有兩位武術界的老前輩都在.

兩位老前輩都是佛山的宗師級別人物,一個是葉天葉老爺子,一個是趙大剛趙老爺子.

這四人在一起,歲數加起來都有兩百多了.

華老爺子穿著一身唐裝,他雖然不會武功,但是卻有一股儒雅的氣質.同時還有一種官威.

霍天縱則看起來才五十來歲,實際上他已經七十了.他穿著白色的練功服,頭發是寸頭,根根怒立.

霍天縱眼中精光內斂,一舉一動都有種行云流水的飄逸,乃是絕對的高手.

至于葉天和趙大剛,同樣都是內家拳的絕頂高手.

四人在茶幾前喝茶,霍天縱由衷的向華老爺子說道:"華老哥,這一次多虧了你."

華老爺子端起茶杯茗了一口,他微微一笑,說道:"客氣了,也不過是舉手之勞罷了.但今天這位楊小總到底肯不肯答應就此揭過,我也不敢保證."

霍天縱說道:"能個楊總見面,老爺子就已經算是幫了我們天大的忙.至于其他的,自然不敢再煩擾到老爺子."

他與華老爺子也不過是泛泛之交.這一次能聯系到華老爺子,也是托了很大的關系.

華老爺子微微一笑,便也就不再多說.

不多時,外面腳步聲傳來.

霍天縱眼神一凜,他馬上就知道,是楊凌來了.大門推開的一瞬,霍天縱一眾人都站了起來,包括華老爺子.

這楊凌雖然是後生晚輩,但是他的名頭不小,而且功夫也厲害非凡.所以眾人自然不能小視他.

那大門處,一身白衣的楊凌進了來.他是一個人來的,手上還有一個精致的禮盒.

這家伙,衣衫如畫,秀氣到了不真實的地步.就算是男人見了他都會有些心慌意亂.這也是為什麼蕭冰情這樣高傲的女子也為他傾倒的原因了.

楊凌一進來後,立刻大步流星的朝華老爺子走來.他熱情殷切無比的說道:"老爺子,晚輩來遲了."他說完深深一揖,這家伙,實在是太有禮貌了.

搞的華老爺子都有些不好意思.華老爺子忙說道:"不遲,不遲.小楊總,你太客氣了."楊凌微微一笑,他又向霍天縱等人看去,抱拳道:"霍師傅,趙師傅,葉師傅,你們好."

這是正宗的抱拳禮.

楊凌對華老爺子行大禮,這是晚輩之禮.對霍天縱等人行抱拳禮,卻是武術界的人見了的禮節.他將一切都做的很周到,而且滴水不漏.

霍天縱等人也抱拳道:"楊師傅!"

在武術里面,楊凌是絕對有資格和霍天縱他們平起平坐的.

所以也不存在什麼晚輩之說了.彼此寒暄之後,華老爺子說道:"大家入座吧."

楊凌卻將禮盒遞呈,說道:"老爺子,我知道您喜歡喝茶.這茶葉是凌云峰頂上種植的頂級大紅袍.所謂岩茶之巔,最是孤寒.說的就是這種茶葉.晚輩不懂茶道,喝了也是浪費,倒不如給您這懂茶之人."

華老爺子不由呆住,他這輩子沒有別的愛好,就是對茶葉很是偏執.

這一下,還真是被楊凌將了一軍.

華老爺子不禁微微的顫抖起來,他好半晌後才勉強一笑,說道:"這樣貴重的禮物,老頭子我受之有愧,不能要,不能要."

楊凌立刻便說道:"懂茶之人,此物才算貴重.晚輩不懂茶,這東西在我眼里也就是普通的東西,若是老爺子您執意不要,那我就在這里拆開,大家泡著喝了就是."

"這可泡不得."華老爺子急了,說道:"那是暴殄天物啊!此等茶葉,應該焚香沐浴,靜心凝神之後,再來細品,如此才有滋味."

楊凌微微一笑,說道:"那麼看來這茶只有在老爺子您的手里才能發揮出價值了.那就請老爺子收下吧."

華老爺子掙紮一瞬,最後還是沒抵抗住這茶的誘惑,說道:"楊小總,你有心了,那老頭子我就卻之不恭了."

楊凌微微一笑.

一旁的霍天縱三人將這一切看在眼里,三人的心已經沉入了谷底.

霍天縱不由佩服楊凌小小年紀,卻是行事老辣.他這一包茶投其所好的送出,華老爺子自然就不好在這件事上多說什麼了.

畢竟,自己這幫人跟華老爺子也不過是泛泛之交.華老爺子能夠引見,也算是夠意思了.

如此看來,楊凌也是不想和解的,如果他想和解,完全不必做這些功課.

"老爺子,咱們入席吧."楊凌又說道.

華老爺子便連聲說道:"好,好,好!"

一眾人入席,酒菜很快就上來了.

席間自然是免不了觥籌交錯.楊凌說話做事,敬酒,全部都是滴水不漏,讓人無話可說.

但霍天縱卻不得不提,他站了起來,說道:"楊師傅,這杯酒,我敬你."

楊凌便也站起,說道:"該是我敬霍師傅才是."

霍天縱淡淡一笑,隨後一飲而盡.他喝完酒之後,臉蛋一片潮紅.

楊凌也跟著一飲而盡.

這酒可都是高度數的劍南春,幾人這般也算是牛飲了.

霍天縱說道:"楊師傅,我今日來的意思,想必你也應該清楚.我希望,你和陳揚的事情,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大家都是武術界的人,所謂冤家宜解不宜結.楊師傅,你說對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