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陸地真仙
這就是化勁的奧妙.

明勁高手,一拳達到三百斤的力量就算是神力了.

暗勁高手已經能夠控制心意,習練洗髓法訣,身體的血液和骨髓得到改造.一拳的力量可以達到五百斤.

化勁高手的力量是一拳八百斤,堪比小型高達了.

至于那高不可及的陸地真仙,那卻是將全身的勁力化作一枚丹丸.

此乃萬法歸一!

也可說是金丹!

金丹高手!

體內金丹一成,便能將所有的力量,氣血最大的凝練成一團,一旦擊殺出去,其殺傷力是恐怖乃至無敵的.

陳揚停留在化勁巔峰已經三年了,但卻一直難以跨出最後一步.

而且,陳揚這麼多年,也鮮少碰到過真正的金丹高手.那些人物都是當世上鳳毛麟角的存在.

陳揚修煉了大約一個小時左右,他的精氣神已經恢複到了最佳狀態.就在這時,外面傳來了腳步聲.

陳揚立刻聽出是蘇晴來了.他的耳力是非常好的.

乃至于房間里有螞蟻,老鼠爬動,他都能一清二楚.

敲門聲響起.陳揚立刻起身前去開門.

門一打開,陳揚便看見蘇晴俏生生的立在門口.

蘇晴的頭發蓬松,打著卷兒,顯然是剛吹過的.她穿了白色的連衣長裙,精致的鎖骨露在外面,還有那大白兔也是顯得雄偉.

而且陳揚也看出蘇晴是稍稍打扮了一番的,這樣的蘇晴更加的美麗動人.

一時之間,陳揚聞著蘇晴身上的香味兒,卻是有些迷醉,難以回神了.

他看著她,就又容易想起她洗澡時的樣子.

"晴姐!"陳揚結結巴巴的喊了一聲.

蘇晴看著陳揚的反應,內心不由自主的感到喜悅.女人嘛,又怎麼會不愛美.打扮得再好看,也是為了悅己者容.

蘇晴微微一笑,說道:"你一定餓了吧?走吧,我請你去吃飯."

陳揚頓時感到有些意外,但還是說道:"好."

他稍微收拾一下,也就出門了.帶著蘇晴上了他的那輛夏利車.

"去哪兒吃?"陳揚問蘇晴.

蘇晴反而問陳揚,說道:"你想去哪兒吃?"

陳揚嘻嘻一笑,說道:"晴姐你想去哪兒吃,我就想去哪兒吃."

蘇晴聽著他的油嘴滑舌,心里很是受用.便說道:"今天去個好點的地方,就西典咖啡吧?"

陳揚對吃的很隨便,便說道:"好."

他對西典咖啡很熟悉,當下打轉方向盤直接去了西典咖啡.此時此刻,西典咖啡里客人並不多,兩人找了卡座坐下.這卡座里有屏風將外面隔開,非常適合中年男女來這里偷情.

蘇晴拿過菜單,也不征求陳揚的意見就直接點菜了.

這里的牛扒很是不錯,蘇晴點了兩份牛扒,又點了披薩,水果沙拉等等.很是豐盛!

陳揚一時之間倒也猜不透蘇晴在想什麼,不過他也懶得多想.

點菜之後,服務員也就退下去了.

這咖啡廳里正在放著一首歌.

播放的是一首江美琪的歌,那年的情書.歌聲帶著一種淡淡的繾綣情思,讓人沉醉其中.

手上青春,還剩多少

思念還有,多少煎熬

偶爾清潔用過的梳子

留下了時光的線條

你的世界,但願都好

當我想起你的微笑

無意重讀那年的情書

時光悠悠青春漸老……

陳揚聽的倒沒什麼感覺,他是個粗人,沒那麼多的憂愁善感.但此刻,蘇晴卻似乎是聽得癡了一般.

不知不覺中,蘇晴的眼眶微微的紅了.

陳揚看著頓時心疼,馬上關切道:"晴姐,你怎麼了?"

蘇晴回過神來,她也看向了陳揚.

陳揚倒不好意思跟她對視,撇開了眼神.

蘇晴便也就收回了眼神,她忽然說道:"陳揚,你相信嗎?"

"相信什麼?"陳揚微微不解.

蘇晴說道:"我曾經以為自己就是公主,就是命運的主角.就是偶像劇電視里的女豬腳那樣的人."

陳揚微微一呆,隨後一笑,說道:"每個男生心里,大概都會有一個英雄或是王子的夢.女生也會有公主夢,這很正常."

蘇晴說道:"不是你想的那樣.我從小學到初中,到高中,大學.我的成績一直都是年紀前十,是尖子生,也是校花.那時候,追我的人很多很多,我是被他們捧在手心和神壇一樣的存在.有很多優秀的男生,就因為我多跟他們說了一句話,他們就會因此而欣喜若狂.我一直以為,我是得到命運垂青的,我以為我就是女豬腳.我的男人,一定會很耀眼,優秀."

陳揚不由說不出話來.

蘇晴繼續說道:"但我錯的太離譜了,事實證明,我不過是個有眼無珠的女人.我執意嫁給徐志,落到今天這步田地.這是我咎由自取.很多次,午夜夢回,做夢回到了大學時代,我都想要哭一場.我哪里是什麼女豬腳?我不過是個平凡到愚蠢的女人."

"晴姐,你別這樣說你自己."陳揚沉聲說道:"在我眼里,你比任何女人都要優秀."

蘇晴看向陳揚,她的眸子很複雜."今天我想了很多,陳揚你知道嗎?"

陳揚可以想象得出蘇晴的掙紮,他不由說道:"那你得出了什麼結論?"

蘇晴說道:"當初選擇徐志,是我有眼無珠.現在,我知道你是個很神奇的人,我也知道你是想搬走了.一旦你搬走,我只怕以後也許都見不到你,我們之間不會再有瓜葛,我也不會有任何麻煩.但我想,也許你就是那個老天給我的機會呢?我難道要選錯了徐志,再錯過你?我還想給我自己一次機會."

陳揚的心瞬間沸騰起來了,應該說是激動無比,狂熱無比.他那里聽不出蘇晴話里的意思,蘇晴也是想選擇自己的.

陳揚欣喜若狂,顫聲道:"晴姐."

蘇晴卻是顯得很冷靜,這跟她一貫的害羞很不同.她又真誠的看向陳揚,她的眸子是那樣的清澈動人.

"陳揚,你不要走可以嗎?"蘇晴用請求的口吻說道.

陳揚再次摸不准蘇晴的心思了,他恢複了冷靜,說道:"但你不怕我會帶給你很多麻煩嗎?"

蘇晴搖搖頭,說道:"我不怕."

陳揚當下便深吸一口氣,說道:"那好,我不走."他心里也是一萬個不想走的.因為他也舍不得蘇晴,更舍不得那美好的衛生間.

蘇晴又說道:"不過陳揚,你還能答應我一件事嗎?"

陳揚立刻道:"你說."

蘇晴說道:"我們還是像以前那樣的相處好嗎?我需要一些時間來考慮許多事情,我並沒有准備好.我想你也知道我的情況,你也應該想清楚一些對嗎?"

陳揚微微一怔,隨後說道:"晴姐,我一切都聽你的."

吃完飯之後,陳揚載著蘇晴回家.之後,各自互道晚安,接著便回了自己的出租房里.

這時候已經是夜幕降臨,天上有一輪明月.

漫天星空,美麗無比.

陳揚也陷入了沉思,一直以來,他都是隨心所欲.對蘇晴的喜歡是真的,想得到蘇晴的身體也更是真的.但也僅限于此,他從未深入層次的去想別的.比如蘇晴的處境,蘇晴的以後.

蘇晴是經曆了一次婚姻失敗的人.她是玩不起的.如果自己真要跟她在一起,那就要跟她結婚,給她一個美好的未來.如此,才算是對她負責.

蘇晴不同于以往自己碰到的女人.

以往,陳揚游戲花叢,大家各取所需,快快樂樂.但對于蘇晴,顯然不行.

陳揚今年二十四歲,他從小無父無母,跟隨師父.後來在國外縱橫馳騁,手上腥風血雨.他從來沒去想過要有一個家庭,要結婚,要生子.

這些東西對他來說,太遙遠.

所以,這一刻,陳揚對蘇晴感到有些退縮了.他害怕進入婚姻的牢籠,但令他困惑無比的是,他又是如此的喜歡著蘇晴,乃至她的身體.

陳揚這一夜沒睡踏實,反反複複的覺得好不折磨.

最後到了第二天早上,他終于下定了心思.那就是和蘇晴保持距離,慢慢淡化這層感覺,最後離開.

他是屬于不羈的風,絕不肯為了任何人兒停留.

八點鍾的時候,陳揚起床.

他去洗漱的時候,發現蘇晴已經在廚房里做早餐了.

剛一洗漱完,蘇晴就用餐盤端了兩碗香噴噴的面條出來."快收拾一下,到我屋子里來吃早餐."蘇晴對著陳揚嫣然一笑.

如此的她,顯得明豔而動人,讓人沉醉.

陳揚不由自主的一笑,說道:"好!"

收拾好東西後,陳揚來到了蘇晴的房子里.

蘇晴給陳揚倒好了牛奶,搬好了椅子,就像是來等待大爺上座一樣.她是如此的無微不至.

"快來吃吧."蘇晴微微一笑,說道.

陽光照射進來,照在蘇晴的身上,發絲上.那發絲在後面披著,如鍍了一層金色的光芒,她就像是誤入凡塵的神女一般.

陳揚發了一下的呆.

接著說道:"晴姐,你真美."

蘇晴臉蛋微微一紅,說道:"我老都老了,美什麼呀,少油嘴滑舌的."

陳揚堅持的說道:"你在我心里是最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