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甜蜜的相處
蘇晴臉蛋一紅,但心頭卻是喜歡.

這夏利車看起來還是有七成新的,開出去一點也不丟人.她覺得坐這車要比坐那寶馬要安心多了.

寶馬再好,都覺得很陌生.而這夏利車,她覺得很親切.

陳揚屁顛的給蘇晴拉開車門,隨後又坐進駕駛位開車.

等到回家後,蘇晴看見屋子里准備的食材,一切都像是一個小家庭.這一刹,蘇晴的眼眶紅了.

陳揚本來想給蘇晴驚喜,那里曉得她會這般.頓時有些不知所措,他吶吶說道:"晴姐,是不是我哪里做錯了?你別生氣啊!"

蘇晴卻是轉身撲進了陳揚的懷里.

陳揚擁抱住了蘇晴柔軟的腰肢,感受著她柔軟大白兔的觸感,心頭頓時激動起來.

這感覺真是美妙到了極點啊!

蘇晴覺得這樣的傍晚,這樣的場景有一種家的美好.她不知道自己有多久沒體驗過家的感覺了.

從那一年沖動結婚,那便仿佛是進了地獄.

到現在,她一個人在這座城市努力的活著,不依靠任何人.她倔強的堅持著那一份尊嚴.

當初,和父母鬧的太不愉快了.可事實的確是自己選錯了人,所以她覺得自己沒臉見父母.

蘇晴好半晌後回過神來,她眼眶紅紅的,轉過身去,不讓陳揚看見.

隨後,她說道:"陳揚,你去收拾下屋子,我來炒菜.一會就可以吃飯了."

陳揚應了一聲好嘞,便出去了.

他覺得蘇晴是被自己感動了,所以他很開心.

這頓飯,吃的愉快至極.吃晚飯後,陳揚想幫著收拾一下碗筷,蘇晴卻是不讓.

哎,真是個賢惠的姑娘.

陳揚不由在心里感慨著.

吃完飯後,陳揚賴在蘇晴的房子里不走.蘇晴收拾完後,也坐了下來.

兩人之間隨便閑聊著,氣氛溫馨而融洽.

陳揚能感覺到蘇晴在一點一點接受自己,這是一個好的開始.

不過陳揚也知道自己不能操之過急,隨後就主動提出回去了.

蘇晴也不挽留,站起來相送.

晚上十點的時候,蘇晴照例去洗澡.

陳揚激動的偷窺著,他看著那衛生間里美妙的嬌軀,心里卻是在想離自己的目標是越來越近了.

總有一天,自己不用再偷窺,而是可以真正的將晴姐擁在懷里,讓她做自己的女人.

那滋味,一定是最美妙的.

一轉眼,三天就過去了.

早晨,天氣晴朗.

獨眼先是打來電話.這小子在電話里陰測測的說道:"上午十點,佳悅擊劍俱樂部,我師兄等著你."

陳揚懶洋洋的說道:"好了,你爹我知道了,你可以退下了."說完便掛了電話.

這一下可氣死獨眼了,偏偏又無可奈何.

陳揚跟著起床洗漱.蘇晴這時候也起床了,兩人見面相視一笑,溫馨而愉悅.

本來陳揚打算洗漱完後送蘇晴去上班.蘇晴這個工作,很少有休息,工資也不高,慘的很.

就在兩人准備出門的時候,一輛保時捷停在了外面.

隨後,沐靜手下的大哥徐青鑽了出來.

徐青是個嚴肅古板,不怒自威的人.

這樣一輛豪車突然停下,徐青又是沖陳揚而來.蘇晴見到了這個架勢不由有些害怕和慌亂.

"是朋友."陳揚意識到蘇晴的緊張,馬上輕輕捏了下蘇晴的玉手,以示安慰.

蘇晴聞言也就安定了下來.

接著,蘇晴又看到了讓她驚訝的一幕.

徐青來到陳揚面前,語音尊敬無比."陳先生,靜姐讓我來接您."

陳揚淡淡一笑,說道:"沐小姐也太客氣了吧."

徐青微微一笑,說道:"陳先生,靜姐說了,人靠衣裝,佛靠金裝.咱們這邊也要拿出一些氣勢來.否則的話,難免被人看輕了."

陳揚便也知道沐靜是真心為自己著想,當下也就不再拒絕,說道:"好吧."他說完就牽了蘇晴的手,說道:"我先送你去上班."

蘇晴被陳揚牽住手,臉蛋頓時紅透.想掙紮,卻又不舍,心中好生矛盾.

陳揚卻是直接帶著蘇晴上了保時捷.

徐青也就上車開車.

陳揚讓徐青先到廣埠屯的手機店去.徐青應了一聲好.

車子啟動後,陳揚戀戀不舍的松開了蘇晴的手.那觸感真是柔軟啊.

"你今天是要去跟人決斗麼?"蘇晴忽然問.

雖然陳揚一直沒說,但蘇晴也從這其中的只言片語猜出了端倪.

陳揚咧嘴一笑,說道:"算是吧.不過,我有分寸的."

蘇晴鼓足勇氣,說道:"我能不能也跟你一起去?"

陳揚說道:"可你上班怎麼辦?"

蘇晴說道:"我可以請假,不行就曠工."

陳揚見蘇晴如此,便也只好應允.

蘇晴馬上就打電話請假,誰知道那邊的經理卻很不好說話,直接說蘇晴如果不來就辭退,工資也沒有.

那經理是名中年婦女,尖酸刻薄.

蘇晴不由有些尷尬,因為中年婦女的聲音太大,以至于徐青和陳揚都能聽到一些.

"電話給我."陳揚伸出了手.

蘇晴一呆,陳揚已經順手拿過了手機.

電話那邊,那女經理還在喋喋不休.陳揚冷冷的道:"閉嘴!"

這一聲閉嘴如冬天的寒冰,蘊含了一股駭人的殺意.

那女經理頓時嚇的不輕,立刻閉嘴.

陳揚又說道:"明天把我晴姐的工資准備好,我來拿.你要是敢不給,我撕爛你的嘴."說完之後,他便掛了手機.

蘇晴心頭暖暖,這種有男人撐腰的感覺真好.

沐靜是在茶莊前等待陳揚.

那茶莊前停了一共六輛豪車,清一色的皇冠捷豹.

捷豹車身的線條流暢完美,那烤漆更是透著尊貴.

這一幕還是有些震撼的.

而捷豹車旁分別都站了一名黑色襯衫的大漢,個個氣勢凌厲.

蘇晴見了這場面,不由自主的有些怯.還好,陳揚立刻就牽住了她的手,這讓她心中安定了一些.

同時,蘇晴也意識到了一種宏大的沉重.

她本來以為這場決斗是很輕松的,小范圍的.但當她看到這個架勢的時候,就知道只怕是非同小可.她內心深處,不由自主的為陳揚擔心起來.想到這,蘇晴轉頭看向陳揚.

陳揚卻是輕松寫意,他帶著蘇晴來到了沐靜的面前,咧嘴一笑,說道:"沐姐,你這架勢搞的像是黑社會啊!"

沐靜一身黑色勁裝,顯得英姿颯爽.配合她強大的氣場,這讓她有種讓人仰視的沖動.

沐靜她淡淡一笑,卻是看向蘇晴,說道:"不介紹一下身邊的這位女士嗎?"

陳揚微微一笑,說道:"我的朋友,蘇晴."

蘇晴不好意思的抽開了手,她向沐靜點首打招呼,說道:"您好!"

沐靜便伸手道:"蘇小姐,你好."

兩人握手,隨後分開.

沐靜又向陳揚說道:"這一次,幾位大宗師都來了.羅忍那邊架勢十足,你如果寒酸了,他們那里會重視你說的話,不重視你說的話,你想要一勞永逸解決少林俗家弟子的糾纏又怎麼可能?"

陳揚也懂這個道理,人微言輕的話,大家都不會在意你的.陳揚還想著要在打前將一切後續可能給杜絕,那麼他這邊就一定要有分量.

這一點,沐靜要想的周到一些.

陳揚一笑,抱拳說道:"多謝!"

沐靜也就不多說,道:"咱們上車吧."

一眾人陸續上車.

蘇晴和陳揚坐了一輛,沐靜單獨坐了一輛.

隨後車子啟動.

給蘇晴和陳揚開車的是一名黑衣大漢,他沉著冷靜,不苟言語.

蘇晴微微緊張,她看向陳揚.陳揚也看向她.

蘇晴說道:"你真的不會有事嗎?"

陳揚一笑,說道:"當然不會."

蘇晴心里這才安定了一些.

陳揚忽然又說道:"不過,晴姐.我聽說女人的吻能給男人帶來好運哦.我們是朋友,你能不能祝福祝福我,給我點好運?"

蘇晴臉蛋立刻紅透了,她那里好意思.

那前面開車的大漢聞言頓時臉色古怪,陳揚這貨,這個時候還不忘記泡妞.

陳揚馬上就自怨自艾,說道:"哎,算了,我還是自求多福吧."

蘇晴看向另一邊,不說話.

陳揚立刻就覺得自己玩笑開的有點過火了,忙說道:"晴姐,我就是開個玩笑,你別生氣啊!"

蘇晴嬌嗔一句,道:"哪有這樣開玩笑的."

佳悅擊劍俱樂部今天呈現于封鎖保護狀態,不接待任何外客,會員.

羅忍一群人提前到達,目前全部在會所里休息.

陳揚一群人到達時還是引起了一些小小的轟動.

至于唐青青,林清雪還有霍雷自然也是來了的.三人一直在外面等待著陳揚.

當她們看見這清一色的豪車前來,看見陳揚與蘇晴下車時,唐青青三人臉色有些古怪.

"陳揚!"林清雪與唐青青率先迎了上來.

兩女穿著美麗的裙子,露出精致的鎖骨,美麗至極.

林清雪喊了一聲,她一時之間卻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唐青青目光複雜的道:"陳揚,今天你若贏了,我向你賠禮道歉."

她這些天也是備受煎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