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來勢凶猛
羅忍點點頭,說道:"好,有三位大師能來就已經很不錯了."他頓了頓,說道:"這三天里,我要焚香沐浴,靜修以待.你們都不要來打擾我."

獨眼說道:"是,師兄."他說罷又道:"師兄,那陳揚您有必勝的把握嗎?"

羅忍說道:"陳揚是一個絕對的勁敵.我與他的決戰,到時候要看天時地利與人和,現在勝負在我來說,是五五之數."

獨眼微微失色,他萬萬沒想到陳揚會厲害到這個地步.

"下去吧."隨後,羅忍說道.

獨眼便讓齊嬌嬌放下了素齋,兩人恭敬退了出去.

這一次,獨眼是將羅忍騙了過來.羅忍一來,獨眼就實話實說了.不過也不是完全的實話實說,獨眼說自己是被陳揚威脅侮辱了的.

羅忍覺得既然已經來了,那就要替獨眼出頭.

不管羅忍如何看不慣獨眼,但兩人是師兄弟.師兄弟之間,自然要相互扶持.

戰友之間,同學之間,師兄弟之間,這種情誼是外人所不能懂的.關鍵時候,又那里能去講什麼公私分明.自家人肯定是要幫自家人的.

陳揚先去衛生間洗了個澡,隨後就穿了大褲衩和白色單t恤准備睡覺.

他穿著很簡單,就是幾十塊的地攤貨.

這家伙,真是完全不注意個人形象的.

倒也不難理解陳揚為什麼不注意個人形象.因為他不會想要去打扮帥氣一點,泡美女.也不在乎別人怎麼看他.所以他就是隨心所欲,舒服就好.

陳揚正准備睡覺的時候,外面忽然傳來了輕微刹車的聲音.

陳揚坐了起來,不用說,有人來找自己了.

這是他的一種直覺.

接著,敲門聲響起.

陳揚暗自奇怪是誰,那外面的聲音傳來.

"陳揚,是我."

居然是沐靜的聲音.

毫無疑問,沐靜已經調查了陳揚,所以對陳揚的動靜了如指掌.

陳揚不由奇怪,這娘們來找自己干什麼?

他起身前去將門打開.

門一打開,陳揚便看見沐靜這位氣質女神俏然而立.她穿著白色運動衫,紮了馬尾,非常的清爽.

陳揚的目光情不自禁的在她飽滿的大白兔上掃過.那兒在白色運動衫下,依然顯得壯觀.

沐靜微微皺眉,說道:"我知道你是什麼人,所以收起你這幅豬哥相吧."

陳揚不由訕訕,他便也干脆說道:"這麼晚了來找我干什麼?咱們好像不熟."

沐靜說道:"聊聊吧."

"聊點情情愛愛的,我倒是有興趣."陳揚說道.

沐靜不由無奈,她說道:"跟我上車吧,我請你喝酒."

陳揚說道:"太晚了,不想去.怕你對我酒後亂性."

沐靜感受到了陳揚的排斥,她也明白,這家伙是不喜歡別人對他太了解.自己了解他,他就不願意多接觸.

當下,沐靜說道:"與你決戰的是羅忍,你總該對獨眼,羅忍這些人多一些了解.不然以後,你會有數不盡的麻煩."

陳揚沉吟一瞬,便說道:"好吧.我跟你去."

沐靜開來的是一輛保時捷,她來到車門前,將鑰匙丟給了陳揚,說道:"你來開吧."

陳揚接過鑰匙,點點頭.兩人上了車後,陳揚熟稔的啟動車子,快速的開了出去.

"看出什麼了嗎?"陳揚忽然說了一句.

他那里不知道沐靜要自己開車的意圖.沐靜是想探自己的底細.

"你的車開的很不錯."沐靜微微一笑,說道.

陳揚說道:"你不用絞盡腦汁想我以前是做什麼的.我可以告訴你,以前我是干雇傭兵的.專門收錢辦事."

沐靜說道:"以你的身手,不可能在雇傭兵里籍籍無名.你說一說,也許我聽說過."

陳揚呵呵一笑,說道:"我好像沒有問過你什麼.你這個習慣可不好."

沐靜見陳揚不想說,也就只好不問了.

陳揚帶著沐靜來到了靠海的酒吧街.

兩人隨意進了一間酒吧.這家酒吧是演藝型酒吧,里面重金屬音樂激烈震蕩,那男男女女在舞池里似妖魔狂舞.

陳揚不由有些獸血沸騰,也想進去渾水摸魚,占占便宜.但是沐靜在,他還是有些不好意思.

兩人找了角落位置坐下.沐靜要了一杯迷離雞尾酒.陳揚則是要了冰啤酒.

陳揚的目光始終在看別的美女,時而送個飛吻什麼的,但是這家伙穿的太差了,美女們都不理他.

很快,酒也就上來了.沐靜說道:"咱們碰一個."

陳揚舉杯.

隨後,沐靜說道:"據我所知,羅忍最近在焚香沐浴.他非常重視和你的這場決斗.不過我看你好像不怎麼在乎,難道你覺得你必勝?"

陳揚喝了一大口啤酒,咧嘴一笑,說道:"我沒有輸過,你信嗎?"

沐靜微微苦笑,說道:"我信."她又說道:"不過,羅忍的修為的確很是厲害,他是少林俗家弟子中恒字輩里最出色的一個."

陳揚說道:"我早看出來,那獨眼和少林寺有些淵源.沒想到他居然是少林的俗家弟子.現在的少林寺,不是在准備上市麼?這些俗家弟子怎麼也不好好管束?"

沐靜淡淡一笑,說道:"少林寺故意收一些資質不錯,家庭背景好的人為俗家弟子.這是少林寺的人脈,是他們的一種手段.這些俗家弟子現在已經形成了規模.就算你能打贏羅忍,但還有其余的人會來找你麻煩."

陳揚聞言不由頭疼,說道:"羅忍不是最出色的嗎?他被我打扁了,其余的人還想怎樣?"

沐靜說道:"你錯了.我是說羅忍是恒字輩最出色的弟子.但恒字輩上還有延字輩的,延字輩上還有永字輩的."

"靠!"陳揚忍不住罵了一聲.永字輩可不簡單,當今的方丈釋永信就是永字輩的.

陳揚罵歸罵,頭腦還是很清醒的.他沉吟一瞬,說道:"事情不是我主動惹起來的,羅忍找上門來,我不能不戰.不管少林的這群俗家弟子到底多厲害,他既然來了,我就要亮劍.日後若真是他們蠻不講理,我也會讓他們看看我的手段."

沐靜微微一笑,說道:"我之所以跟你說這些的意思,是要提醒你,不要小看了少林寺.你一個人的力量是難以抗衡他們的.三天之後的決戰,剛好羅忍請了許多公證人前來,這些公證人都是武術界里有名望的大師.你們可以在決戰前把話說清楚,就是不管死活輸贏,之後都不再接受少林弟子的挑戰.少林弟子也不能再找你報複."

陳揚眼睛一亮,羅忍這些人是少林俗家弟子.打著少林的招牌,所以肯定要重信譽.如此一來,的確可行.

"為什麼?"陳揚看向沐靜,說道:"為什麼要幫我?"

沐靜淡淡一笑,說道:"我是生意人,生意人左右逢源不是很正常嗎?"

陳揚說道:"那你這可不是一筆劃算的買賣.我一旦打敗了羅忍,少林的這些俗家弟子都憋的一口氣在.大家都恨著我呢,你跟我親近,那他們還能不記恨你?"

沐靜便正色說道:"具體也沒為什麼,錢財對我來說,身外之物.你讓我很感興趣,就這麼簡單."

陳揚主動舉杯,說道:"干杯!"

酒喝完之後,陳揚便與沐靜道別.臨走時,陳揚又干了件讓沐靜無語的事情.他說道:"是你說要請我喝酒的,所以得你來買單啊!"

沐靜苦笑.

陳揚出了酒吧,招了輛的士就回家.

第二天早上,陳揚卻是沒車來送蘇晴去上班.這個時候,他也不好厚臉皮到雅黛公司里去開那輛車.不等那場決戰完畢,他是不會去雅黛公司的.

不過就算是沒有車,陳揚還是主動請纓送蘇晴去上班.就是這般陪著蘇晴擠公交車.

他在擁擠的公交車上,將蘇晴保護得好好的.當然,他自己也沒占蘇晴便宜.

有他這麼一個護花使者在,當然也沒人敢伸出咸豬手.

送蘇晴到手機專營店後,陳揚說道:"晴姐,晚上我來接你."

蘇晴微微一怔,隨後臉蛋微微一紅,沒有多說什麼.卻是默認了.

陳揚見狀更是歡喜,知道自己和蘇晴的關系又進了一大步.

不過,沒車還是不方便.陳揚很快就跑到了二手車市場,以八萬的價格買了一輛成色很新的夏利車.八萬塊,包括牌照過戶等等,一切搞定.這些錢當然都是林清雪給的那張卡里面的.這錢陳揚用的心安理得,因為這是自己勞動所得啊!

做完這一切後,陳揚開了夏利車出去兜風.還別說,自己的車雖然不如寶馬厲害,但終歸是自己的,開著就是好.

之後,陳揚又去重新買了套廚具,還有買了好些菜.

他鼓搗著食材,等等.

將一切准備好了之後已經是晚上五點了.

這些菜都切好了,飯也煮了.而且這貨還買了個小冰箱.

他倒真是用錢小能手,十萬塊很快就剩的不多了.

而且用起來一點也不心疼.

做完這一切,陳揚開了自己的夏利車去接蘇晴下班.

蘇晴下班後看見陳揚開了一輛車,不由吃了一驚,道:"這車?"

陳揚咧嘴一笑,說道:"晴姐,這是我去二手市場買的.以後這就是咱們的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