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震懾
陳揚先將兩女送回了柳葉別墅,隨後,陳揚就屁顛屁顛的打轉車頭,去接蘇晴下班.

蘇晴剛出手機店的時候,陳揚就下車招手,咧嘴一笑,喊道:"晴姐."

蘇晴微微一怔,隨後訝異道:"你怎麼又來了?"

"接你下班呀."陳揚很理所當然的說道.

蘇晴微微遲疑,說道:"可這車是你老板的,你總是來接我,影響不好吧?"

陳揚蠻不在乎的說道:"那有什麼不好的,我們老板很器重我的,放心吧,晴姐."

蘇晴見陳揚如此說,她也就不好再多說什麼,乖乖的上了車.

陳揚便啟動車子,蘇晴則有些疲憊的閉上了眼睛.

車窗打開,金色的夕陽映照在蘇晴的臉蛋上,卻是那樣的美麗迷人.

晚風吹拂而來,吹亂了她的發絲,卻又更添一絲嫵媚和淒迷.

陳揚聞著她身上的香味,心里一陣陣沉醉.

隨後,兩人找了家小餐館吃了晚餐.蘇晴要買單時,老板卻告知陳揚已買單.

蘇晴頓時有些不好意思,說道:"怎麼好這麼麻煩你?"

陳揚微微一笑,說道:"晴姐,你跟我再這麼見外,我就要傷心了."

蘇晴看著他真誠的目光,最後什麼都不再說了.

回到家後,蘇晴下車.陳揚有些依依不舍,但是蘇晴不邀請他進屋去坐,他也不太好意思跟著進去.

這貨有時候臉皮比城牆還厚,但有時候又挺臉皮薄的.

蘇晴跟陳揚揮手道別,說聲明天見,便進了自己的出租屋.

陳揚無奈,也只好回家.

夜幕降臨,陳揚並沒有什麼夜生活.他盤膝坐在床上,呼吸契合日月,體內一股精氣龍精虎猛的運行.

這股氣在全身上下行走,洗滌著他的骨髓和血液!

真正的高手,練髓如霜,練血汞漿!

這句話的意思就是,骨髓練的跟白色的霜一樣晶瑩,血液就如汞漿一樣的粘稠.

陳揚運行的乃是大日月訣!

這大日月訣並不是什麼玄幻的功法,而是洗髓的法門.

控制體內的一口氣,在早上的時候,太陽升起,朝氣蓬勃.練功者,心意跟著蓬勃起來.

中午的時候,太陽猛烈,練功者心意剛猛,興奮.

傍晚的時候,心意沉寂.

夜晚的時候,心意幽靜.

心意和日月運行在同一個軌道上,如此便也算是吸收了日月精華了.

這是高明的養生內功.

人,活的就是一口氣.氣在人在,氣滅人亡.

練武的人,練的就是一口氣,氣越強大,人越厲害.

功行一周天後,陳揚睜開了眼睛,這時候他覺得格外的神清氣爽.

時間是晚上九點.

還有一個小時,大概就是蘇晴洗澡的時間.不過今天陳揚卻沒有時間來觀看蘇晴洗澡了,因為他還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去做.

夜色之中,陳揚如一頭狸貓竄了出去.

他沒有開車,步履如飛,速度居然不比開車慢.

獨眼今晚很不爽,教訓陳揚沒有教訓到,反而要賠兩百萬.

兩百萬是什麼概念?可以給普通人幸福的過一輩子了.

獨眼想想都是肉疼.

此刻,獨眼就在自己的一棟三室兩廳的大房子里.他喊了幾個嫩模過來,又開了不少紅酒.

今晚,獨眼要發泄,要開無遮大會.

他獨眼在濱海市混的開,多少人都要給面子.所以喊幾個不入流的嫩模還是沒什麼問題.

客廳里,燈光一片雪白.

三個嫩模在獨眼面前搔首弄姿,獻著殷勤.

她們都知道獨眼的人脈很廣,只要把他服侍好了,他幫忙推薦推薦,自己的路就會順很多.

獨眼的手也不閑著,在幾個嫩模身上摸來摸去.

這家伙,真是享盡了豔福.

就在獨眼快要忘記傷痛的時候,一聲歎息突然從門外傳了來.

屋子里開了音樂,很是吵鬧.

三個嫩模什麼都沒聽到,但獨眼卻清清楚楚的聽到了這一聲歎息.

獨眼頓時嚇出一聲冷汗,喝道:"什麼人?"

三個嫩模頓時覺得莫名其妙.

那大門忽然之間開了.

陳揚出現在了大門處,陳揚掃視一眼後,臉上掛著似笑非笑的表情.其實他也不由在心里羨慕獨眼這個家伙.

尼瑪,老子要是能夠更無恥一點.也可以找這麼多美女來玩玩啊!

可惜,陳揚也永遠做不到這麼荒唐.

獨眼看見陳揚時,臉色立刻煞白.

陳揚微微一笑,說道:"咱們現在應該可以談談了吧?"

獨眼心中警惕,他對那三個嫩模冷聲說道:"滾!"

三個嫩模看出了氣氛的不對勁,那里敢在這里久待,不需要獨眼多說,立刻就抓了外套,倉皇離開.

待嫩模們走後.

陳揚來到獨眼的面前,找了一張單人沙發坐下.

"你想干什麼?"獨眼冷聲問.

陳揚隨手抓了一個高腳玻璃杯,給自己倒上紅酒,悠然自得的喝了一口.隨後才說道:"獨眼,你應該慶幸,你遇到的是現在的我.如果是半年前的我,你早已經死了.相信我,我有這個能力."

獨眼頓時冷汗涔涔,他感受到了來自陳揚身上的威壓.他知道陳揚絕對沒有說謊話.

陳揚又說道:"我給足了你面子,也是不想惹事.今天來,是最後一次警告你.不要再在我背後做一些小動作了.錢雖然是好東西,但也要有命來花.雅黛公司,你們想都不要想.我言盡于此,如果你不聽勸告,下次,我會要你的命!"

最後一句話充滿了寒意.

獨眼忍不住打了個寒戰.

陳揚卻不再多說,站了起來,徑直離開.

獨眼呆呆的說不出話來,他的目光忽然游離到了陳揚喝過的高腳杯上.

這一看之下,不由駭然失色.

因為那高腳杯的杯底被嵌入到了一旁的檀木茶幾里.

能在悄無聲息之間,將這又鈍,又脆弱的杯底嵌入到木頭里,這份勁力太恐怖了.

陳揚走在大街上,那街上華燈四起,繁華熱鬧.

他微微的歎了口氣,他時刻告誡自己.這里是在國內,不比國外.行事一定需要克制.

當初在國外的時候,一切都是實力為尊.對于敢挑釁者,直接殺了,那需要那麼多麻煩事兒.

但在國內不行,所以陳揚這次采取了震懾的手段.

別看陳揚平時吊兒郎當的,實際上卻是非常有手腕的人.他眼珠子一轉就是計策無數.

比如,騙光頭砸錯車.比如,讓沐靜還車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