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活寶陳揚
齊嬌嬌是個八面玲瓏的女人,她很有手腕.知道依靠宋慶安也不是長久之計.所以她自己早已經用宋慶安的錢悄悄開了一家西餐廳.另外,她還要多幫宋慶安賺錢,以此來體現自己的價值.

這也是她將目光盯到雅黛公司的重要原因.

並且齊嬌嬌又勾搭上了獨眼.獨眼雖然是宋慶安的手下,但宋慶安也要依靠獨眼,給獨眼面子.因為獨眼身手厲害,還有一幫師兄弟,個個都是厲害之輩.

此時,齊嬌嬌抓住獨眼作怪的手,說道:"眼哥,那個小保安到底什麼來頭?"

獨眼聞言,臉色立刻凝重起來.他說道:"我讓人去查了查.那個家伙叫做陳揚,四個月前從非洲回來.然後就直接到了雅黛公司做了保安."

"從非洲回來的?"齊嬌嬌說道:"看起來有些來頭啊,他這樣的身手為什麼要來雅黛公司做一個保安?"

獨眼說道:"哼,我還查到了一件事.林清雪有一個哥哥,不過很早就因為失手殺人逃出了國外.能夠讓陳揚這樣的高手來做一個保安,我看多半與林清雪的哥哥有關.很顯然,這個陳揚是專門來保護林清雪的."

不得不說,獨眼這家伙很聰明.馬上就靠零星的一點情報猜出了個大概.

齊嬌嬌說道:"這個陳揚在非洲是做什麼的?"

獨眼說道:"我能感覺到他身上有隱藏的殺意.這種殺意是殺過無數人後累積出來的.我看他在非洲多半是當雇傭兵或殺手的."

齊嬌嬌不由嚇了一跳,說道:"這麼說,這個家伙是亡命之徒啊!那我們現在怎麼辦?雅黛公司這筆生意做成,我們兩人私下里可以賺上五千萬.而且,老頭子肯定還會誇我們做的好.難道就這麼算了?"

獨眼眼中閃過精光,說道:"當然不能這麼算了.這里是濱海,他陳揚不過就是一個人.就算他是一頭龍,到了我們的地盤,也得盤著."

齊嬌嬌說道:"就是,眼哥,你那麼多師兄弟.實在不行,將你大師兄喊過來幫忙.你大師兄不是什麼不動羅漢麼?"

獨眼說道:"不到萬不得已,我不想驚動那些師兄弟.尤其是我的大師兄."

齊嬌嬌不解,道:"為什麼?"

獨眼不由微微歎了口氣,說道:"嬌嬌,你要知道,人的名聲可以帶來很多便利.但也能成為人身上的沉重枷鎖.我在濱海是保安之王.如果我連一個陳揚都解決不了,要去請他們幫忙.那傳出去,對我的名聲有很大的傷害.況且,就算是師兄弟之間,請一次也是天大的人情."

"可眼哥,我們昨天在林清雪那里已經丟盡了臉.這個場子必須找回來啊."齊嬌嬌說道.

獨眼的眼中閃過強烈的屈辱感,他是最屈辱的."這件事,我已經安排了人去警告雅黛公司的人,不要在外面亂說話.再則,這事說出去,也沒人信.而我一旦去請我師兄弟們,倒是真顯得我無能了."

齊嬌嬌不由焦躁,說道:"那你說該怎麼辦?"

獨眼微微一笑,伸出手在齊嬌嬌的大白兔上動作.他冷冷一笑,說道:"嬌嬌,我們現在身份不同了.不是爛仔,許多事情並不一定要靠蠻力解決.這陳揚的底子並不乾淨,我們可以借助警察的力量."

"你的意思是?"齊嬌嬌美眸一亮.

獨眼說道:"可以安排幾個混混去挑釁陳揚,陳揚只要出手打人.就讓這些混混報警.我們再給西派的黃隊長送些錢,黃隊長會知道怎麼做的.總之,到時候陳揚要是反抗,那以後就是通緝犯.要是不反抗,那就得把牢底坐穿."

齊嬌嬌聞言不由興奮起來,她湊嘴在獨眼的臉頰上重重的吻了一個.立刻就在獨眼的臉上留下了香豔的紅唇印.

"眼哥,你真是文武雙全啊!"齊嬌嬌不遺余力的誇贊道.

獨眼呵呵一笑,接著就開始摸索齊嬌嬌.兩人在沙發上便大戰了一場.

陳揚這一上午盡在快樂的玩耍.之前是保安的時候,他就是個閑人.現在他是老板的司機了,那就更沒人使喚他了.

這貨在幾個辦公室里穿梭,和那些鶯鶯燕燕們插科打諢好不快活.陳揚雖然色了點,但並不遭人討厭,有時候開點帶顏色的玩笑,那些少婦們反而比他更凶猛.

就比如他坐了一個叫燕姐的座位.

燕姐說道:"快起開,姐要坐了."

陳揚一拍大腿,說道:"現成的軟座,燕姐你坐吧."

眾女轟然大笑,那知道燕姐特別淡定的說道:"得了,老娘才不坐你的軟座.一會兒軟座變硬座,硬座變插座,想走都走不了."

陳揚一愣,好半晌才反應過來."燕姐,你個女流氓."

小姑娘們臉蛋紅紅的,少婦們哈哈大笑.

這一上午就這麼愉快的度過.

中午的時候,林清雪和唐青青想去吃點星巴克的小吃,喝點咖啡.

女孩子嘛,就算再成熟.心里都還是有些小資情調和浪漫幻想的.

再則,這點消費對林清雪和唐青青來說也不算什麼.

陳揚作為司機,當然是要負責接送的.而且,也能順便跟著吃一頓.

一出大樓的門,陳揚立刻迎了上來.

"哎呀,總裁啊,你今天真漂亮."陳揚笑眯眯的誇獎道.

林清雪還沒說話,唐青青就先說道:"你能不能有點新鮮的詞啊,翻來覆去都是這幾句."

陳揚呵呵一笑,說道:"青青,你這是嫉妒啊!那總裁確實很漂亮啊.你看我就沒有誇獎你,你看你,胸小,人還凶,這樣將來不好嫁人啊!"

唐青青叉腰怒道:"死陳揚,老娘胸那里小了?"說完就一挺.

那還是有些傲然的.

說實話,唐青青的胸不算小的.

陳揚說道:"那這也看不出來,誰知道你里面到底墊沒墊啊!得摸摸才知道真假."

"你想得美."唐青青氣哼哼的說道.

林清雪雖然是繃著臉,但心里也是好笑.這陳揚簡直就是一個活寶啊!

"總裁啊,不過我知道你肯定是沒墊的."陳揚又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