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晴姐喝醉了
陳揚笑容燦爛,叫的那是一個甜啊!

蘇晴看見這個陽光大男孩,沒來由的心情好了起來.她會心一笑,隨後又看見陳揚的寶馬,不由奇怪起來.道:"這車?"

蘇晴可不認為陳揚有錢買的起車,買的起寶馬的人要住三百一個月的廉租房嗎?

顯然是不會的.

陳揚便說道:"這是我們公司老板的車,我現在給我們老板開車呢.來,晴姐,上車."他說完就很殷勤的給蘇晴打開車門.

開的是前車門,他自然是要蘇晴坐在自己的身邊.

蘇晴也就上了車.

隨後,陳揚也上車,啟動車子.

蘇晴微微意外的說道:"原來你會開車呀?"

陳揚打了個哈哈,說道:"我以前當過兵啊,這都是在部隊里學的."

蘇晴恍然大悟.

陳揚又說道:"咱們是不是要先去接小雪?"

蘇晴說道:"不用了,今天是周五.小雪被我媽接過去了."

這倒不奇怪,周末蘇晴要上班,也沒辦法照顧小雪.

陳揚奇怪的道:"晴姐,你爸媽是濱海這邊的人?"

蘇晴說道:"是啊."

陳揚說道:"那你為什麼不住在家里,要住在外面?"

畢竟,蘇晴住的環境很艱苦.

陳揚問完,蘇晴的嘴角牽扯出一絲苦澀的笑容.

陳揚馬上體貼的說道:"要是不方便說就算了."

蘇晴說道:"倒也沒什麼不能說的.你今天也看到了我那前夫對吧?當初我爸媽不同意我嫁給他,但是我執意要嫁.現在落得這步田地,也只能怪我自己腦子進水.這是我的報應,所以,有什麼苦,我都得自己擔著."

陳揚微微一歎,說道:"父母那里會怪自己的孩子,你又何必要為難自己.我相信你爸媽不會怪你的."

蘇晴說道:"但我自己會怪自己.就這樣吧,我覺得現在也挺好的."

陳揚當下也就不再多說.

蘇晴又說道:"對了,我說過要請你吃飯.你想吃什麼?"

陳揚咧嘴一笑,說道:"晴姐你喜歡吃什麼,我就想吃什麼."

蘇晴莞爾一笑.隨後又問道:"對了,你不是濱海人吧?"

陳揚說道:"我不是,我老家是個山旮旯里的,說了晴姐你也不知道."

"你父母呢?"蘇晴問.

陳揚微微一怔,他的目光忽然複雜起來.

今年,陳揚二十四歲,他自從有記憶起,就是和師父在大興安嶺的大山里生活.

是師父養育了陳揚,並教了陳揚功夫.十六歲那年,師父安排自己去了國外執行任務.後來,師父也不知道去了哪兒,再也聯系不到.

陳揚索性就加入了一支雇傭軍里.

他出色的身手和聰明的頭腦馬上讓他出人頭地.可後來,那雇傭軍的大哥容不下他,想殺了他.

陳揚提前發覺,逃了出去.他一怒之下,自己建立了血狼雇傭團.

五年的時間,血狼雇傭團成為了國籍一流團隊.狼王陳揚,更是雄霸四方.

至于父母?

這是陳揚最迷茫的,他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誰,他覺得自己是個沒有根的人.

"我沒有父母,也沒有親人."陳揚說道:"我有記憶開始,就是我師父撫養的我,但現在我師父也失蹤了,我不知道他在哪里."

蘇晴呆住,她本來覺得自己的人生夠灰暗的.但與陳揚比起來,卻又仿佛不值一提.無形中,蘇晴覺得陳揚讓她很親切.

車子里彌漫著蘇晴身上的天然體香,這種香味讓人迷醉.

蘇晴說道:"對不起."

陳揚咧嘴一笑,說道:"我早習慣了."

"那你以後有沒有什麼打算?比如,找個姑娘組建一個家庭?"蘇晴說道.

陳揚呵呵一笑,說道:"我就一把傻力氣,沒錢沒車沒房的,那里會有姑娘願意嫁給我呀."

蘇晴說道:"你千萬別這麼說,你是個很優秀的小伙子,一定會有好姑娘喜歡你的."

陳揚嘻嘻一笑,說道:"那晴姐你呢?"

蘇晴一呆,臉蛋便是紅了,只是說道:"你是我弟弟呀,我當然喜歡你."

陳揚心頭好笑,傻晴姐,那你可是不知道你弟弟早把你看光了.

這個問題不適合深深探討.

最後,兩人隨便找了一個餐廳坐了下來.

陳揚倒是想喝點酒,把蘇晴灌醉,然後看看能不能在酒後發生點美妙的事情.不過啊,蘇晴直接不讓陳揚喝酒,說他待會要開車.

陳揚這個郁悶啊,暗自腹誹,看來下次一定不能開車.

就在他失望的時候,蘇晴忽然說道:"不過我們可以打包飯菜回去喝酒."

陳揚頓時大喜.

蘇晴心里自然是苦悶的,所以她忽然之間也想喝酒.

兩人打包好飯菜後,蘇晴又買了一瓶劍南春,還有十來聽啤酒.

半個小時後,開車回到了蘇晴的家里.

蘇晴的租房不大,微微的有些凌亂,並不是那種井井有條的.

而且,陳揚一進來就看見了床上的小內內和黑色的文胸.他看的眼睛發直,蘇晴則是臉蛋發燙,連忙將這些東西收拾起來,塞進了被子里.

"早上睡過頭了,沒來得及收拾."蘇晴有些心虛的解釋.

陳揚呵呵一笑,說道:"我那里更亂呢."

接著,兩人將酒菜在桌上放好,喝起酒來.

陳揚心里這個激動啊!

蘇晴每次說要喝,他也不阻止.

他腦海里浮想聯翩,全是蘇晴在衛生間里洗澡的美妙情形.他不知道多少次幻想著跟蘇晴進行那美妙之事,如今蘇晴近在眼前,又怎麼會不激動.

而且啊,陳揚還在想,會不會蘇晴也是有些想要,所以故意說要喝酒,給兩人創造機會呢?

把自己灌醉,給別人機會!

不多時,蘇晴就臉蛋紅彤彤的.這時候的蘇晴顯得格外的嬌媚可愛,像是個小女孩似的.

兩人一杯又一杯,最後,蘇晴真的醉了.

陳揚卻是清醒得很,他將蘇晴抱到床上的時候,心里又是激動又是矛盾.

"娘的,老子到底是做禽獸,還是禽獸不如呢?"陳揚嘀咕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