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36章 杜洪軍
因為奶娘沒在身邊,因此杜雅笙的吃食就變成了肉糜.肉糜做的很清淡,暗衛手藝也算是比較好的,這肉糜幾乎是入口即化的.慕旗捧著小碗拿著小勺子喂杜雅笙吃肉糜,倆小湊在一起倒是頗為逗趣兒.

慕九天看著這一幕,心中卻不禁想道.以前他和顧采鳶曾想過要不要再給兒子生一個妹妹,他本人是比較喜歡女孩子的.似乎絕大多數的男人都是如此,對女兒很疼很疼,很寵很寵,而在兒子面前,卻像是分分鍾惡鬼上身一樣.

女兒是生來就該被疼愛的,兒子是用來嫌棄的.如果他和采鳶真的又生了個女兒,他想,兒子一定會是一個好哥哥吧.

吃完飯後,大伙准備就寢了.自然,杜雅笙是跟小慕旗一起睡的,倆人睡一個帳篷."你乖點,睡覺不要踹被子."小慕旗很仔細地為她掖好了被角,末了竟像是覺得不放心,居然攬住她的小肩膀,還將一條腿壓在了她身上.

杜雅笙:"……"

她真要是一個普通的小孩子,沒准能被慕旗這一腿給壓死.

懶懶的翻了個白眼,接著她的呼吸變得穩定下來.

從外表看起來,她像是在睡覺.可事實上,她卻是抓緊時間,利用意識進行緊張的修煉.

畢竟不論到了什麼時候,拳頭大才是硬道理.只有自身武力值過硬,才能擁有安身立命的本錢.杜雅笙從不是軟弱的菟絲花,她也不願將自己的身家性命綁定在別人身上……

深夜,

慕旗睡的正熟,但杜雅笙忽然聽見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

慕九天和幕府的那些暗衛們,都可以算是那種警覺性比較高的類型.因此在那陣聲音響起的同時,大伙就立即睜開了雙眼.但大家都比較有默契,只是暗暗的提防著,准備著,卻並沒有搞出什麼聲音來,以免驚動了暗中那個不知是人是鬼的東西.

聲音越來越大,也越來越清晰,杜雅笙逐漸聽清了,那種聲音像是腳步聲,像是沉重的腳步踩在枯草上.而這腳步聲是非常拖遝的,似乎每走一步都特別的艱難.

"齊傑,你再堅持一下!"

當聽見這個聲音時,杜雅笙忽然一驚.

這……

她唰的一下坐起身,原本摟著她的小慕旗咕噥了一下.到底是孩子,慕旗和寒爵的警覺性比不上大人.而杜雅笙已經手腳並用地爬向了帳篷的簾子.她撥開簾布,往外面一看,目光死死地盯著某處.

是不是,到底是不是?

山腳下,一名高大健壯的男子正攙扶著他的同伴.同伴渾身是血,而他也好不到哪去.兩人身上穿的是陸軍作戰服,沖鋒槍背在身上,褲管也滿是泥濘,這副樣子看起來非常的狼狽.

竟然真的是,杜洪軍!!

杜雅笙倒抽了一大口冷氣.

她以前生活在平安省的上林村,那個地方的習俗就是將父親叫做'爹’,聽起來似乎很古老,像古代人一樣,但這是那里的傳統.

杜洪軍是杜雅笙的養父,可是她卻沒有料到,在自己莫名其妙胎穿進云夢瑤的肚子里之後,居然,這麼快,就遇見了她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