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11章 出生
時日如白駒過隙,但杜雅笙對此感觸並不深.因為總的來講,她清醒的時候非常少.

絕大多數的時候,她都是處于一種類似沉睡的狀態,只偶爾醒過來一下,但腦子卻像漿糊似的.她想過很多,但又理不清脈絡.

而這樣的日子過了幾個月,慕九天幾乎每天都要來云夢瑤這里一趟.在清醒的時候,杜雅笙腦海充滿一些稀奇古怪的念頭.

因為,在她的印象中,慕九天是一個非常寵妻的男人,據傳,他一生只愛過阿城的母親一個,可是這個云夢瑤又到底算怎麼回事?

而且她待在云夢瑤的肚子里,常常能聽見云夢瑤咬牙切齒的詛咒和叫罵,而那些咒罵的內容幾乎全是和慕容城有關的.

這一日,橙黃色的火燒云布滿了天空,也終于到了云夢瑤臨盆的日子.

杜雅笙只感覺一陣壓力推擠著自己,產婆在不斷的為云夢瑤打氣,而云夢瑤卻是聲嘶力竭地喊叫著.

這個過程持續了大概一個小時,生產帶來的痛苦幾乎逼瘋了云夢瑤.

"啊!阿婆,快把這個孽種從我肚子里面拿出去呀,我痛,我太痛了!"

云夢瑤緊緊抓住產婆的手.杜雅笙心里也很膩歪,她小身子努力的往外鑽,她想要盡快熟悉目前這個世界,而且在云夢瑤的肚子里憋久了,她也很難受,憋的都快要窒息了.

"小姐啊,您再忍忍,再用力呀!已經能看見孩子腦袋了,來,您再加一把勁!"

大概又過了十多分鍾,噗的一下,杜雅笙從產道里面滑了出來.

一雙帶著老繭的大手抱住她的小身子,"恭喜小姐,賀喜小姐,是位小千金呢!"

云夢瑤躺在床上,原本她想看看自己生下來的孩子長什麼模樣,可一聽居然是個女娃子,她的臉色頓時變得很不好.

"女娃?怎麼是個死丫頭?我要兒子啊!"

"噓噓噓,小姐,您可莫要再說這種話,當心隔牆有耳.萬一府主知道了,您的形象啊……"

產婆苦口婆心的勸解了一番,云夢瑤也已悻悻然的閉上了嘴巴.

她可以不在乎別的,但卻不能不顧自己在慕九天心目中的形象.于是她懶散地擺擺手道,"拿走拿走,這孽種折磨了我這般久,而且她居然是個不中用的丫頭片子?我一看見她就嫌煩!"

產婆瞅瞅懷中的小嬰兒,她又覷了一眼云夢瑤的臉色,最後歎息著,搖搖頭,抱著小嬰兒走了.但是在離開的時候,產婆也覺得奇怪.怎麼這位小千金,生下來竟不哭不叫的?

她也曾拍過小千金的屁股,但小千金愣是一聲不吭,而且她的樣子也相當奇怪,剛出生不久,居然就能睜開眼,而且大眼睛黑白分明,就跟個小大人似的.

妖邪,太妖邪,怪不得小姐她是個小孽種,果然是個孽障降世嗎?

對于一個剛出生的小嬰兒,每天最重要的事情除了吃就是睡.

杜雅笙出生時,恰好趕上慕九天人在外面,因此直至她逼近滿月時,她才見到這位在自己心中,稱得上是很有分量的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