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10章 幕府,慕雪
接著,一道清朗之中又帶著幾分威嚴的聲音響起.

"怎麼了?是不是又難受了?這小崽子太調皮了,瞧把你折磨的."

女人低笑道,"你也用不著這麼緊張,懷孕而已,這可是女人一生之中的必經之路,不過這小家伙剛才踢了我肚子一下,這還是頭一回胎動呢,你要是不信,就過來摸摸?"

杜雅笙正云山霧罩的摸不著頭腦,這次又是一陣細微的壓力朝自己推擠而來,但是和上一次,這'壓力’又顯得有些不同.

她腦海中冒出一個足以令她驚呆的念頭.

這……不會吧?

難道,難道自己又重生了?

而這一回居然是胎穿?

不,她可不想這樣!

阿城,杜家,白家,她有太多放下的,舍不下的,她不要重生,她想回去,回到那個本該屬于她的地方,回到那個有她深愛之人的地方!

正當杜雅笙沉浸在這種驚駭的情緒之中時,那一男一女的聲音再次響起.

女人似乎正依偎在男人的懷里.

"天哥,你說,我這一胎到底是兒子呢,還是女兒呢?"

"是兒是女都好,總歸是咱們的孩子."

"也是,不過我還是希望能生一個兒子."

"為什麼?"

"女孩子要嬌養長大,女兒是用來疼的,而臭小子呢?那就不同了,他可以用來繼承家業,最重要的是……都說女兒是父親上輩子的小情人,真要是生了一個貼心小棉襖出來,我怕她和我爭寵."

男人失笑,"你啊你,怎麼跟個孩子似的."

"怎麼,嫌我幼稚啊?但我就是這麼幼稚,就是這麼孩子氣!現在不僅生米煮成熟飯,甚至連孩子都有了,你啊,就算想要反悔,也是不行的!"

"我哪能啊?我從來沒有嫌棄過你,你應該知道,不論你變成什麼樣子,你在我心里的位置都永遠不變."

"嗯哼,這還差不多……可是,你說,天哥,我們該給孩子取個什麼名字呢?我希望是個好聽些的."

"這孩子是我慕九天的種,既是姓目,那……"

男人稍微停頓了一下,女人心急地催促道:"那什麼那?你快點說啊,不要總是這樣說話說半截,太吊人胃口."

男人再次笑了,也重新把捶自己胸口的女人抱回了懷中.

"若是男孩,便叫慕云,而若是女孩,便叫她慕雪,你我當年在云雪山相遇,這孩子生來便有你我的骨血,是你我之間的羈絆."

女人笑的花枝亂顫,"慕云,慕雪?倒是不錯的名字,雖云雪二字用的人很多,可冠上了天哥你的姓氏,卻變得雅致了許多."

接下來,二人又聊了一會兒,之後有人叫走那名男子,女人半晌不作聲.直至又過了良久,肚子里的杜雅笙突然聽見女人道:"該死的賤人,你以為你生下慕旗那個小雜種,天哥就一定是你的了?不,只要有我云夢瑤在一天,你就休想得到天哥,天哥也只能是我一個人的!!"

女人滿臉狠戾,聲音也是惡狠狠的,而她這番話,對于杜雅笙而言,無異于是一道天雷平地炸響!

慕旗,這是阿城的另一個名字!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