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71章 少年的狡詐
墨玉心里委屈極了,因為他是事出有因啊!而且那魚鱗,叫他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他可以確定,這魚鱗一定和仙醫有關,因為魚鱗上面沾染了仙醫的氣息.

對于墨玉此刻的心情,杜雅笙不是不能理解,可這人有些時候,卻也真的是太容易沖動了.

杜雅笙又回頭看向身後的悠悠,這孩子眸子里噙滿了像是在害怕,又像是在羞惱的情緒.

對于這種情況,他似乎是感到無地自容?

總之被杜雅笙目睹了這一切,他非常的羞慚.

眾所周知,任意一名喬家死士,都是杜雅笙瘋狂的信徒.而在這些狂熱信徒的心目中,杜雅笙的存在,就好比是九天之上的神祗.

而今悠悠在自己一直以來崇拜仰慕的偶像面前丟了臉,雖然這並非他本意,可他仍是感到難堪極了.

杜雅笙再次狠狠的揉了揉他的頭,"不要多想,墨玉這人就是這樣."

"嗯!"他鼻音很重的點著頭.

杜雅笙又安慰了好一陣,大概是這孩子激發了她內心的母性?

總之,難得一見的,杜雅笙竟表現出非同一般的耐性來.

直至十幾分鍾後,悠悠恭恭敬敬的將那枚魚鱗雙手奉上,而杜雅笙在查驗了一番之後,她微微地眯起眼,旋即沖著墨玉隱晦地使了個眼色.

墨玉的呼吸聲頓時粗重了起來,而此時的悠悠已經垂下頭.

從外表來看,他依然無辜無害,可是沒人注意到,他眸心深處,竟閃爍出幾分類似精明睿智的狡詐光芒?

***

杜雅笙和墨玉來到悠悠指證的地方,依悠悠的意思,他正是在這里撿到魚鱗的.而杜雅笙在現場勘查了一番,最後她仰面望向了前方.

"火山……"

前方一座高山巍峨聳立,紅褐色的泥土布滿了山體表面.

墨玉的身體緊繃到極致,不管是他的臉色,神情,還是身體四肢,全都僵硬的像僵尸一樣.

他焦灼的看向杜雅笙:"她一定在那里!"

他幾乎是斬釘截鐵的,之後又指著地面說:"你看這里,這是魚尾拖行過的痕跡,而且前面那些閃著藍光的東西……天啊,那肯定全是從她身上掉下來的!"

之前在空間里面時,墨玉曾聽杜雅笙說過仙醫變成小人魚的事情.

雖然在感情上,他很難接受曾經那麼強大的一個人,又或者是一個神仙,居然變成了一條滑稽的小人魚?但眼下看見那些魚鱗,並且從魚鱗上嗅出了仙醫的氣息.

那種冰冷的,像是帶著菊香,又像是滲著藥材氣息的清新冷調,是根植在他記憶中的,他無論如何都不會認錯.

杜雅笙點了一下頭."你說的沒錯."

從現場的種種痕跡所表明,仙醫的確是去了火山,然而她的心情並不樂觀.

因為,就算是變成人魚,仙醫也是一條強大的人魚,可是從足下之地開始,魚鱗散落,並且還在地面留下一道道爬行的痕跡,她不禁憂心忡忡.

她想,仙醫的身體肯定是出了問題,要不然以她的本事,是不至于如此狼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