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70章 你嚇到我的人了
在少年說這句話的時候,耳尖的杜雅笙和墨玉瞬間看向那少年.二人的目光落在少年手中的魚鱗上,那冰藍色的魚鱗在陽光下折射出美麗而絢爛的光芒.

墨玉的呼吸瞬間就變得粗重了起來,他一步跨出,身上的捆仙索也隨之響起當啷聲.

他幾乎是飛快地沖向了那少年,然後一把攥住少年的手腕.

少年被墨玉嚇了一大跳.

"啊!"

他吃驚又不解地看向墨玉,卻見墨玉瞪著眼,眼珠子都紅了,那模樣簡直比從地獄里爬出來的惡鬼還可怕.

"這這這……"

少年直哆嗦,他求助似的看向了四周,而旁人知曉墨玉這一路上幾乎一直跟杜雅笙乘坐同一輛車.

有人懷疑兩人的關系不簡單?

嗯,沒准有著很不錯的私交.

于是請示性的目光便紛紛落在了杜雅笙的身上,同時也在等待著杜雅笙的決策.

杜雅笙微微皺了一下眉,旋即邁出輕盈的步伐走向那少年和墨玉.

"你嚇到我的人了."

在來到兩人身邊後,她抓住墨玉的手腕,用了一股巧勁兒,令墨玉手腕吃痛,不得不撒開了那少年.

杜雅笙看向少年,溫和地柔聲問:"你還好嗎?"

少年的目光對上杜雅笙充滿關切的視線,他窘迫地漲紅了一張清秀的臉龐."少,少主子……我沒事!"

少年微微往後退開了一步,借此以示自己的恭敬.

而少年的這一句'少主子’,卻也使杜雅笙瞬間就已堪破了少年的身份.

"你叫什麼名字?"杜雅笙問.

"我,我我……屬下叫悠悠,全名席悠!"

悠悠低著腦袋,他不敢和少主子對視.他來自東域,是喬家的死士,而他今年才十八歲,是影從東域帶過來的死士全員中,年紀最小的一個.

杜雅笙覺得悠悠有些可愛,他羞澀的樣子莫名就戳中了自己的萌點.再加上席悠雖然已經十八歲了,可是他的個子卻有一點矮,這又令杜雅笙不禁想起了自己的親弟弟喬書恒.

她弟書恒是個小別扭,但那個小別扭就像眼前的席悠一樣,也是一個很容易害羞的人.她不禁悵然輕歎,旋即輕輕摸了摸席悠的腦瓜尖,驚訝發現這人的頭發居然很軟,毛茸茸的,就像個小絨球似的,直叫人有些愛不釋手,然而她眸中卻在翻湧另一種異樣的情緒.

"悠悠,來,告訴我,這鱗片是你從什麼地方撿到的?"

悠悠指著身旁不遠處,"就是那里……"

"把它還給我!"

悠悠一句話還沒有說完,就聽見墨玉猝然間壓抑的低吼了一聲.

悠悠嚇得肩膀瑟縮了一下,旋即一副怕怕的樣子看向了杜雅笙.

杜雅笙輕輕拍拍他肩膀:"別怕,他也就是一個紙老虎罷了."

悠悠的眼神仿佛在問"真的嗎?"

杜雅笙扭過頭,她柳眉倒豎地看向了墨玉.

"你能不能收斂點脾氣?你把他嚇到了!以大欺小,你這又算得上是什麼本事?"

"我……"墨玉有些啞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