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9章 魚鱗
然而有句話是怎麼說的?好像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事若關己,其心則亂’.

眼下墨玉就是這種狀態,又或者該說,早在前往火山區之前,他心里就藏著很深的擔憂,只不過他雖然有點二,但這種擔憂卻被他隱藏的很好,所以喬家死士,還有鬼門眾們,也一直以為墨玉算是個心性比較樂觀的男人.

但天曉得,他悲觀,他悲觀的沒邊兒了!

要是仙醫出了什麼事……

他甚至不敢這樣想,因為單是想象,那種沉重的悲傷壓抑就足以擊潰他全部的意志力.

杜雅笙瞄了一眼後視鏡,見墨玉面無表情的看向了車窗外,她心下一歎,知道在這樣的時候,再多的安慰,也是徒勞蒼白.

***

熟悉的景色出現在杜雅笙的面前,當初她曾和慕容城一起來過火山區,而那一次是為了追蹤慕父,當時的他們並不知曉慕父的身份,反而把慕父當成一個怪物,但是現在的杜雅笙卻是明白了,慕父,應該是一名逆神者,而且從那瘋瘋癲癲的樣子來看,沒准還是一個類似于西萊爾家主那樣的失敗品?

但慕父的實力遠遠高于西萊爾家主,倆人根本沒有可比性.如果真要打一個比方,慕父,便如高山,巍峨悍然,而西萊爾家主,就像是山腳下的螻蟻,實在是不值一提.

"下車."

這時日頭高掛,正是晌午,也是一天之中最熱的時候.車子里面開著空調,也還算好受,可一旦推開車門,一股燠熱的門風撲面而來,恐怖的高溫,還有陽光的直曬,活像是能把人曬的脫下一層皮來.

但杜雅笙卻一副不痛不癢的樣子,這些日子以來,在晝夜懸殊巨大的溫差之下,人人都被折磨的一臉萎靡,最有意思的是,很多人都被曬黑了.

白天被曬黑,晚上身體又凍出了凍瘡,要不是杜雅笙及時提供各種丹藥,恐怕大伙也堅持不到現在.

"來來來,都過來領冰棍啦!"

剛下車沒多久,杜雅笙就已大汗淋漓了,其他人也好不到哪去,于是她從空間里搬出了一箱又一箱各種口味的冰棍.

眾人呼啦啦的沖向了杜雅笙,一個個樂得就跟撿了寶一樣.

"未婚妻大人真是太好了!"

"嗚嗚嗚,要是沒有未婚妻大人,咱們可還咋活呀?"

"得了得了,都少拍點馬屁,未婚妻大人帶著咱們來這里可是有正事要辦的,等下記得多出力!"

這時一個不一樣的聲音響起,那竟是一名怯怯的少年,他懵懵地問道:"這個東西是什麼?看起來好像魚鱗啊,可是又似乎比起我以前見過的那些大魚鱗片,要漂亮上很多倍呢?"

少年舉起鱗片,對著日光瞧了瞧.他原本一身的暑氣,就算是啃了杜雅笙拿出來的冰棍,也只能說是治標不治本.可是在從地上撿起這片魚鱗後,他竟瞬間清涼了?

真是不可思議啊.

就好像是泡在零度的冷水中一樣,卻異常的舒服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