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10章 塞門和吉爾
秘境之西,正值白日.

一個滿頭金色長發的邋遢的漢子,有著典型的西方五官.

他蓄著滿臉的絡腮胡子,光著膀子,身上只穿了一條短褲,可即便如此,仍是熱的不行.

他來到某一處,最後開啟這里的機關,一條向下延伸的通道顯露了出來.

漢子光著腳踩在向下的台階上,這期間,他氣喘籲籲,汗水滴滴噠噠,不斷地往下流淌.

"吉爾!?"

通道盡頭,這名金發大漢用沙啞的,熱的像是快要冒煙的聲音喊著自己同伴的名字.

這一據點屬于西萊爾家,其實西萊爾家在秘境之西擁有很多個據點,一些是在山上,一些是在水下,還有一些位于地底.但是在連番天災之後,很多據點都已經毀了.就比如這名大漢和他的同伴吉爾,在來到這處據點之前,他們也曾經過其他幾個地方.原本位于山上的,隨著山石的崩塌已經無法入住了.

而位于水下的,他們眼下並無潛水裝備,又沒有修為,而那據點又是在水底,當然也是不行的.

總之,他們一路走來,途經了不少地方,卻只有這個據點保存的還算是完整.

這金發大漢的名字叫做賽門,他原本是西萊爾家族的大統領之一,而這所謂的'大統領’,他的地位和方家的方漢山差不多.只不過在西萊爾家族中,如方漢山那樣的人物,總共有四位,並且全是西萊爾家主的親信.

"shit,這到底是什麼鬼天氣?可把我熱死了!"

賽門爆了句粗口,他很是煩惱.

這據點中存了不少的食物,有一些是風干的臘肉,還有一些是東方的稻米.

而作為一個西方人,雖然東方食物很美味,可他還是比較喜歡面包和小魚子醬.

不過在這種非常時期,有的吃就已經算是好不錯的了.

他可沒有忘記,在找來這里的時候,他和他的同伴吉爾已經餓得前胸貼後背了,他們甚至曾絕望的想過,再這麼下去,他們是不是要活活被餓死?

但是好在,東方文化博大精深,他心里想著,所謂的天無絕人之路,所形容的,應該就是這種情況吧?

在以為自己快要被餓死的時候,絕處逢生,又看見了一線生機……

這幾天,賽門和他的同伴吉爾,經常外出尋找幸存者的身影.

他們不敢走的太遠,生怕離開這里之後,會斷了糧食,而這種惡劣的氣候下,一旦沒有了食物,晚上再無一個遮風擋雨的地方,恐怕就算是鐵人,也架不住這險惡氣候的摧殘.

只可惜,距離'那件事’已經過去一個月了,他和吉爾一無所獲,就仿佛在這個世界上,只剩下他和吉爾兩個人,再也沒有其他存在了.

他們甚至看不見活物.

往日的森林變成了焦土,樹上的葉子也全部掉光了,那些曾經在山林中奔跑的小動物,它們的生命力不如人類的頑強,在詭異的天災和惡劣氣候的雙重摧殘下,那些小動物全都死光了,變成一具具尸體,白日因高溫腐爛,晚上再因酷寒而冰凍,如題反複,最後尸骨和泥土融合在一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