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好像忽略了什麼
在杜健淮臉色發臭的時候,杜雅笙看眼窗外的天色,"行啦,天快黑了,咱們快點回去吧."

杜雅笙發話,在場三人無一反對,于是一行四人便踏上了回家的路.但在離開前,杜雅笙卻一臉深思地回頭看向那個小小的雜物間……

當聽見有人撞擊石門時,那個神智有問題的瘦女人,便像是踩了尾巴的貓,又驚又荒地沖回了地窖.

她那模樣有點像是落荒而逃,杜雅笙體貼地為她善後,蓋上石板,再將周圍的塵土均勻地灑在石板上,使屋內恢複原先的模樣,再後來,她尋到開啟石門的機關,從里面出來……單她也說不清到底是為何,總之內心有一種直覺.

這個女人,充滿了神秘色彩,比如她為何生活在鬼屋的地窖之中?是被人關進去的,還是自願住進去的?她似乎將地窖當做一個避風港,而她看起來,又為何瘋瘋癲癲的?

總之,這一切,對于目前的杜雅笙而言,都猶如一個解不開的謎,且這個謎團就像個雪球,越滾越大,越是深想,她越發現這里面透露著許多不足外人為道的隱秘之事……

當杜雅笙和她的小伙伴們回到杜家時,就從爹娘那里得知了一件事.

在四人離開後不久,崔南忠就過來了,似乎向她杜老爺子傳遞了什麼訊息,本是嘻嘻哈哈的老爺子,神色驟變,緊接著,老兩口便乘坐崔南忠開來的車子,匆匆忙忙地離開了上林村.

沒能見到啊……

杜雅笙有些遺憾,她本以為崔南忠不會急著走,但哪成想卻突然出現這種變故.

當想到這里的時候,杜雅笙不禁瞪向了金胖子.

早知道就不陪這胖子胡鬧了,如果她沒有帶著胖子出去溜達,那麼,崔南忠是不是就能見到她了?

如果崔南忠見到她,憑崔白兩家的關系,一定會將她的存在通知給白家人.

這樣一來,她就可以盡快與白家的親人們相認……可是如今,全泡湯了.

杜雅笙蔫蔫的,她看起來有點無精打采.在陪爹娘大哥,還有今晚要住在杜家的傅雨柔娘倆聊了幾句後,她便謊稱說累了,回西屋休息.

天色漸漸黑了,阿敘和金胖子去了衛國量家,傅雨柔也已小聲哄睡了小唯.

杜雅笙閉著眼,卻了無睡意.

她總覺得自己好像忽略了什麼,但到底是什麼呢,她到底忘記了什麼?

啊!

杜雅笙唰地一下睜開眼,她總算想起來了,她把慕容城那個家伙給忘了!

急匆匆地起身,此時西屋已經熄了燈,她偏頭看向今晚要在西屋過夜的傅雨柔,見傅雨柔攬著小唯睡得正香.

她盡量不吵醒兩人,當穿戴完整後,她一溜煙兒地竄出門!

又下雪了.

銀雪覆蓋村莊,使夜色發亮.

杜雅笙從空間里拿出一塊兒手表,看了下時間,此時已晚上十點多,農村人大多睡得早起得早,在這個時間段,基本上人人都已沉入了夢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