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銀槍蠟燭一頭熱
屋內,楊若英陰陽怪氣地說道:"可不是嘛,衛國量,趕緊的啊?這可是安家丫頭孝敬你的茶,就算熱得能把人燙禿嚕一層皮,你也得喝完它."

杜爹嘴角一抽,他同情地拍拍老友肩膀.

衛國量當年退役時就已經瞎了一只眼,這回上山打獵又被黃皮子將另外一只眼撓傷,幸好只是傷著了眼皮,不然他真就要成個瞎子了.

三道血淋林的傷口,從右邊眉框整齊而下,劃過眼皮.

傷口附近有些紅腫,楊若英方才已為他抹了消腫止血的藥膏.

但這傷勢看上去仍有些嚇人.

他無奈地瞥眼安采潔,心中真是不明白,他家恒哥兒那小子,到底有啥好的?

想當年,他這個做舅舅的又當爹又當媽,好不容易才將那小子拉扯長大,這輩子也不希望他出人頭地,只願他平平安安,但那小子爭氣,上學時成績一直很好,可是高考時,卻瞞著他,報考了軍校,氣得他差點沒背過氣兒去.

安丫頭原本就對他家恒哥兒有點兒意思,但又看不起恒哥兒的出身,嫌棄他們家里太窮.可是自從恒哥兒考上了軍校,這丫頭就開始鬧騰,一門心思地溜須拍馬,但早想什麼來著?

他家恒哥兒高三那年,他大病了一場,將家中的積蓄全都花光了,就連後來,恒哥兒上學要用的錢,都是他管杜洪軍家借來的.

安家拿他們爺倆兒當瘟神,趙春花更是在村里指桑罵槐,說他家恒哥兒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也不看看安家是什麼人家,雖不是村里的土財主,但安大國有份能掙錢的好差事,生活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而恒哥兒這個沒爹沒媽跟著舅舅一起住的窮小子,自然是高攀不起安家的.

每當想起這個,衛國量就有那麼一點點委屈.

天可憐見,他家恒哥兒,對安丫頭,那可是一點兒意思都沒有的.一直以來,都是安丫頭自己銀槍蠟燭一頭熱,是她看上恒哥兒長得俊,又認為恒哥兒考上軍校之後出息了,這才上趕著倒貼的好不好?

"安丫頭,你的好意叔心領了,但你杜三嬸說了,叔不能喝茶."衛國量黝黑的臉上浮現一個有些為難的表情,雖然對安采潔無感,但看在大家都是同村的份兒上,也不好把事情做得太絕.

安采潔掛在臉上的笑容微微一僵,她好不幽怨地看向楊若英.

"杜三嬸,我知道,因為笙妹妹破相的事情,你不喜歡我.但那真的不怪我啊?你們杜家說我是故意害笙妹妹破相的,可是,飯能亂吃,話卻不可以亂說."

"呦呵,你還能耐上了是吧?"楊若英眼珠子一瞪,她叉腰道:"我告訴你安采潔,我們家暫時沒報警,那是因為安大國不在家,我們老杜家不希望有人說我們欺負你安家娘倆,但是等安大國回來,你們安家要是還這副態度,就別怪咱們撕破臉皮,好好的掰扯掰扯,我就不信這世道還沒有天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