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6章 換太子(月底求月票)
宮門打開,全林出來了,身後跟著兩個太監.

大明的皇城防衛力量強大,由諸衛輪番把守.

至于皇城內和宮中,帶鳥的除去皇族之外,沒人能長時間停留.

這是朱元璋汲取了宮變的曆史教訓做出的決定--削弱宮中的守衛力量.

但這個決定也為以後的奪門之變和梃擊案埋下了伏筆.

全林一臉的悲痛,大聲道:"陛下臨終有遺詔,太子無德,廢之!由襄王繼位!諸位大人正在和娘娘商議,稍後會有消息出來."

所有的哽咽都消失了,大家都被這個消息給驚呆了.

張輔茫然看著全林,看著全林臉上的淚水和悲痛,喃喃的道:"為何會這樣?為何會這樣?"

而文官們先是愕然,然後有幾人面露喜色,隨即就裝作悲戚的模樣哽咽幾聲.

朱瞻基太強硬,而且對文官的態度不好.一旦他上位,文官的好日子大抵就結束了.

至于襄王朱瞻墡,那可是個賢王,知書達理,仁厚不在剛駕崩的皇帝之下.

好人選啊!

"為何?為何會是襄王!?"

人群中一個武勳喊道,旋即被人捂住了嘴.

"閉嘴!你想被清算嗎?"

那人噤聲,張輔卻起身問道:"陛下既然已經召回了太子,為何還要另立襄王?"

是啊!如果要立襄王的話,皇帝應當是……

咦!不對!

大部分人也覺得不對了!

全林搖頭道:"此事咱家不知,不過娘娘正在和群臣商議……有些不便之處……讓咱家來告訴你們,都暫時回去吧,等待消息."

徐景昌卻在這個時候冒頭了,他大抵是喝了點酒,嚷道:"胡言亂語!陛下怎會突然換太子?叫楊榮他們出來說話!"

"對!叫楊榮他們出來說話!"

"換太子這般大的事,陛下怎會臨時變卦?"

陰謀者總是認為自己的謀劃全無漏洞,可這只是一廂情願罷了.

武勳們都紛紛鼓噪起來,他們可不樂意見到那個'賢王’上位!

……

"大人,宮中來人,說是要換太子!"

兵部,金忠靜靜的躺在一扇門板上,這是隨時准備抬走的意思.先前出宮時禦醫給藥,說是讓他趕緊回家.

這是暗示晚些怕他到家就是死人了!

聞言他側身看著房門處,等報信的人進來後,他嘶聲道:"不可能!"

來人說道,"大人,剛才就在承天門外面,宮中的人說的."

"逆賊!"

金忠用手強撐著起來,起到一半時又重重的摔了下去.

"噗!"

一口鮮血被噴了出來,金忠舒坦的喘息著.

"來人……"來報信的小吏有些慌了.

"大人!"

一個小吏進來,看到金忠的身上和門板上全是血,就暈了一下,然後順著門框軟倒下去.

金忠側臉看到後不禁苦笑著,"文恬武嬉,文恬武嬉啊!"

終于又來了一個小吏,他也被嚇了一跳,卻沒暈:"大人,小的去找禦醫……去找郎中來!"

皇帝駕崩,如何能請到太醫?

那些太醫還得等皇後發話,洗脫了'庸醫’或是'謀害陛下’的罪名之後才能正常行醫.

這是程序,皇家的程序.

金忠搖搖頭,干咳道:"叫人來,把本官抬到前面去."

小吏看到他面色青紫,就勸道:"大人,您還是……回家吧."

金忠的面色分明就是臨死之兆!

這人要死……總得要死在家中吧?難道他就沒有什麼遺言交代給家人的嗎?

金忠搖搖頭,只是直挺挺的盯著他.

"來人!大人招呼!"

外面聞聲進來幾個官員,等看到金忠的模樣之後,都默然低頭.

"抬本官出去!"

幾個官員過去抬起門板,卻發現意外的輕.

門板被抬出了值房,那些官吏們都聚攏在屋簷下,默默的看著躺在木板上的那位瘦骨嶙峋的老人.

金忠躺在上面,目光緩緩,眼神蒼涼.

大家都知道他在干什麼.

從他今天出宮回到兵部開始,兵部的人都知道這位老大人想干什麼.

他一直不回家,分明就是在為大明站隊,為先帝和剛剛逝去的皇帝站隊!

那雙蒼涼的眼睛就像是……燭火!

而京城的風已經在吹拂著.

春風不暖,刺寒人心!

"都來."

金忠艱難的招招手,說道:"都來,跟著本官來,看看誰敢謀逆!"

人群依舊.

沉寂!

謀逆這個詞從金忠的口中說出來,直接把兵部上下炸的不知所措.

剛才消息傳來時,不是沒有人想到過更換太子的里面是否有問題.

可皇後在,輔臣和六部尚書在,誰敢作假?

沒人會想到什麼謀逆,想到的只是皇帝臨去前昏庸了,糊塗了,做出了一個莫名其妙的,會導致大明撕裂的決定.

所以當去過宮中聽了遺詔的金忠突然發話,頓時就先撕裂了兵部.

一切的一切都在金忠的話里得到了答案.

已經辦完事情的左右侍郎回來了,他們聽到謀逆這個詞,就緩緩走到門板前,接過了抬著金忠的責任.

"大人……您……"

左侍郎眼睛紅紅的,他是金忠刻意培養出來的,此刻領悟了金忠的意思,不禁哽咽起來.

金忠在積蓄著身體中已經不多的生機.

在以前他從未感受到生機,可現在卻感受到了,而且還感受到了生機在……不斷流逝.

他沒有聽到腳步聲,他怒了,于是就在門板上側身,扭頭沖著後面喊道:"都來!殺逆賊!保……保大明!"

"殺逆賊!"

兵部的官吏們呆呆的看著那衣服都頂不起的殘敗身軀在顫抖著,然後從胸腔里迸發出帶著破音的聲音.

"大人對我不錯!"

一個穿著七品官服的官員走出了人群,他沒回頭說道:"大明對我也不錯."

這官員邊走邊說著,不知道是說給自己還是同僚聽.

"我家境貧寒,靠的是社學.後來一路走上來,是大明在供養我.我總得要為大明做些什麼,嗯,做些什麼……殺賊!"

"殺賊!"

第二個官員走出來.

"殺賊!"

金忠看著後面跟來了人,他把頭躺下,然後側身看著那些屋子,那些他熟悉無比的屋子.

這是最後一眼了吧?

金忠貪婪的看著,一路看到了大門外.

對面就是宗人府,左邊是工部,斜對面是吏部和戶部.

兵部突然湧出一大堆人出來,而且不少人手持各種'武器’,頓時就成了矚目的焦點.

等看到躺在門板上的金忠時,馬上有人去承天門前稟告各自的上司.

金忠指著皇城說道:"進宮,殺逆賊!"

轟!

這條街上全是衙門,幾個都督府也在後面,金忠的話頓時就引爆了……

"殺賊!"

金忠讓人把自己扶起來,他喘息著,臉上瘦的已經只剩下了皮包骨,只有那眼睛.

那眼睛里仿佛有一團火在燃燒著.

"殺賊!"

……

"撞!輕些,注意,別弄出太大的聲響."

"嘭!"

一根不知道是准備干啥的大木頭被十多個太監抬著撞上了寢宮大門,發出了聲響.

"陛下……輕些!"

黃儼哭喊了一聲就跳腳罵道,那些大漢退回來,其中一人說道:"公公,這門太堅實了,他們還在里面用東西頂著,不用勁撞不開!"

"別弄出大動靜來,不然那些好奇的都會來看,難道咱家還能把宮中的人都拿下不成?想辦法!"

雖然讓人封鎖了乾清宮的周圍,可動靜太大的話,那些太監宮女的好奇心可是能殺死黃儼的存在.

于是一群人就去找工具.

……

"娘娘,怎麼辦?"

梁中有些六神無主了,不過這不能怪他,他整日就跟在朱高熾的身邊,對外界的了解不多,更不會准備了什麼平叛的預案.

皇後看了一眼在商議的群臣,再看看守在皇帝遺骸身邊的婉婉,恨聲道:"那條老狗果真是叛逆,如今咱們被困在這里,外面的人難道沒有發現嗎?"

那邊的楊榮轉身道:"娘娘,外面的人不能進宮啊!"

皇後看了一眼呆呆在落淚的婉婉,無奈的道:"那只能等外面發現異常嗎?"

楊榮苦笑道:"是,目前只能是這樣.若是興和伯在….."

皇後也有些恍惚,"是啊!若是興和伯在,他肯定能帶人殺進來."

那就是個不規矩的家伙,可卻和朱瞻基的關系極好.而且他的視角獨特,一旦發現不對就敢于出手.

想起方醒苦求留在京城而被皇帝拒絕的事,楊士奇懊悔道:"興和伯大概早就察覺到陛下的身體不對了,可咱們卻渾渾噩噩的."

金幼孜咬牙切齒的道:"誰曾想黃儼會造反?那條老狗!"

楊榮搖搖頭,"他有人接應,不管是宮中還是宮外,他都有人接應,否則他鬧不起來!"

"宮外是誰?"

皇後問道,她發誓一旦脫困,一定要讓黃儼在宮外的同謀付出代價.

天氣有些涼,楊榮搓著手道:"娘娘,大明曆經三代苦心孤詣,早已不是亂世了,外姓人不敢謀逆.而且只要殿下回京,什麼叛逆都是過眼煙云."

皇後點頭道:"本宮知道了,就是那些親戚!"

說到親戚二字時,大家都感到了那股子恨意.

這時葉落雪進來了,他冷冷的道:"娘娘,關門吧,臣將在大門處守著,若是臣戰死,請娘娘保留尊嚴."

這是要讓皇後自盡,至于其他人不在葉落雪的考慮范圍之內.

"太子殿下肯定在兼程疾進,興和伯也就是這一兩天到京.按照陛下的旨意,聚寶山衛將會留在興和,宣府若是不想附逆,只能按兵不動.所以……為陛下盡忠吧!"

皇後沒有生氣,她說道:"既然如此,本宮自有道理."

楊榮說道:"我等死了無事,娘娘必須要在,否則大明就完了.沒了娘娘,大明就完了!"

楊士奇面色憔悴的道:"若是到了最糟糕的時候,只要娘娘在,大明都還有翻盤的機會."

大明以孝治國,不管是那些叛逆推誰上台,都不敢動皇後.

他們推誰上台……

楊榮看著那幾個被嚇得和鵪鶉似的皇子,其中的朱瞻墡顯得極為出色,他甚至在安撫兄弟姐妹們.

楊榮的眼中多了一絲陰冷,說道:"你自去,還有,大門被破之後,你帶人進來,不到最後一刻……咱們不放棄!"

葉落雪的眸色微暖,說道:"原先陛下身邊的那三個厲害的內侍都不見了,娘娘,這肯定是黃儼的手筆.臣不知他還有什麼暗子,只恨……藏鋒的人在皇城外,否則今日……罷了,臣去了."

皇後知道有葉落雪這個人,卻不知道他具體是干什麼的,可今日葉落雪卻挺身而出,毅然決然的一人守護大家……

皇後對著葉落雪的背影福身一禮,群臣也跟著拱手致意.

梁中從別處弄斷了一張桌子,拿了根木棍進來說道:"娘娘,奴婢也去了,若是奴婢戰死,請娘娘保重."

皇後點點頭,梁中是家奴,只要她能活著,自然能給他死後哀榮和彌補他的家人.

婉婉的大宮女青葉也弄了個小香爐在手中,她的身材高大,倒也有些威懾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