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0章 內奸發動
"伯爺有令,你部出動!"

兩個騎兵沖到韃靼部的大營前,厲聲喝道.

阿台喊道:"開門!"

寨門被打開,韃靼騎兵們蜂擁而出.

……

左邊的俘虜大營里,張羽部的兩個千戶所在看守著.

兩騎奔來,馬上的騎兵喊道:"伯爺有令,你部不得出戰,看守俘虜!若有異常,殺無赦!"

"下官領命!"

兩騎馬上回轉.

此刻的堡前已經完成了列陣,韃靼騎兵在兩翼就位.

方醒端坐馬背上,放下望遠鏡說道:"敵軍已經集結完畢."

黃鍾回頭看看興和堡,心想在堡前禦敵最好不過了,進退自如.

"全軍出發!"

方醒的命令卻讓黃鍾意外了,他和王賀並肩騎行,就低聲問道:"為何不在堡前禦敵?"

王賀已經進入了監軍狀態,淡淡的道:"那是自承弱小,我聚寶山衛的面前不過是兩萬余敵軍,何須如此,當迎上去,痛擊之!"

……

"平安快看,爹出發了!"

土豆放下望遠鏡呼喝著,而平安卻一直在看著聯軍那邊.

"大哥,他們的人不少,全是騎兵."

土豆自信的道:"可他們肯定打不過咱們大明!"

……

"明軍出擊!"

不用斥候稟告,仆固和烏恩都看到了,兩人相對一視,烏恩點點頭.

仆固說道:"士氣不可弱,迎上去!"

雙方相對開進,在相距三里時停住.

誰進攻?

方醒的目光一轉,沉聲道:"令韃靼部騎兵出擊挑釁!"

牛角號響起,旗幟搖動,阿台接收了命令,當即令三千騎兵出擊.

"出擊!"

一片呼喊聲中,三千騎兵從左右兩翼同時出擊.

"這是挑釁!"

仆固皺眉道:"這不符合明軍的慣常,而且讓我們的謀劃落空,傳令穩住不動!"

烏恩憂慮的道:"難道明人發現了?"

仆固搖頭道:"若是發現了,此刻他們應當是固守,而不是挑釁."

三千騎兵迅猛的沖了過來,在弓箭射程外迂回奔馳,叫罵著.

"穩住……"

仆固沒去看這些騎兵,而是盯著明軍本陣.

……

"主動來襲,做了些偷雞摸狗之事,卻不敢進攻,仆固膽小如此嗎?"

方醒在馬背上指著敵軍喝道:"全軍出擊!"

"出擊……"

火炮在前,陣列在後,明軍悍然出動了.

"伯爺,敵軍也動了!"

……

"我等的就是這一刻!出擊出擊!壓回去!"

仆固嘶吼道,然後對烏恩說道:"此戰不可留力,你在後面督戰!"

烏恩指指他斷掉的右臂,仆固用左手拔出長刀,就靠著雙腿在控馬,低喝一聲道:"今日是最後的機會,不戰咱們只能退回亦力把里,你甘心嗎?"

烏恩搖搖頭,"我不甘心."

仆固點點頭道:"那就齊心協力吧,我去了!"

"殺敵!"

仆固就用雙腿控制著戰馬,左手搖動著長刀沖了出去.

"殺敵!"

無數聯軍將士嘶喊著,漸漸加速.

兩萬多匹戰馬一起沖鋒,馬蹄聲震動大地,那呼喊聲讓城頭上的土豆和平安都有些變色.

而那三千韃靼騎兵不敢當其鋒,掉頭就跑,更是讓敵軍氣勢大振.

方醒冷冷的看著敵軍起勢,說道:"令韃靼騎兵回歸兩翼,不得有誤!"

令旗搖動中,仆固嘶喊道:"驅趕他們!驅趕他們!"

只要韃靼騎兵沖亂明軍本陣,那麼此戰仆固就敢說自己贏了九成.

前鋒不再留力,全數追了上去.

馬蹄聲陣陣中,箭矢在空中交叉穿梭著,不時有人落馬被踩死.

韃靼騎兵突然分成了兩股,然後朝著兩翼去了.

仆固心中失望,卻想起了那事,就喊道:"不許停,追上去!"

"伯爺,敵軍尾隨攻擊!"

仆固突然改變了戰法,讓方醒有些驚訝,然後點頭道:"側翼打擊!"

明軍陣列的左右兩邊馬上開始轉向,火炮也對准了正追來的敵軍.

韃靼人不斷落馬,阿台心如刀絞,想令人卻接應,卻不敢打亂方醒的部署,只得眼睜睜的看著.

"王爺您看!"

阿台側臉,看到申耀居然指揮著麾下推了十門火炮出來,火槍陣列跟隨保護.

"興和伯仁義啊!"

"點火……"

"轟轟轟!"

大膽的申耀用一輪霰彈把後面的追兵打蒙了.

霰彈從側翼撲過去,聯軍的左側幾乎被削去了一層,氣勢一滯,卻讓韃靼騎兵安全退了回去.

"撤!"

申耀打完就跑,留下火槍兵給自己擦屁股,帶著炮兵拉著火炮回歸本陣.

轟!

兩翼的追兵還是不能阻攔的撞了上去!

"齊射!"

"嘭嘭嘭嘭!"

左翼的明軍開始了齊射,繼續從側翼打擊敵軍,幫助韃靼人穩住戰線.

"伯爺,右翼不行了!"

右翼的敵軍凶悍異常,剛一接觸就把韃靼人擊退.

而阿台就在右翼,他深知一旦右翼崩潰的後果,所以拔刀喊道:"跟著本王來,打出去!"

沖擊明軍右翼的正是肉迷人,他們單兵能力極強,刀法凶悍,韃靼人一時間難以招架.

阿台帶著自己的侍衛勇敢的沖到了最前方,他就像是回到了自己被阿魯台壓制的那段時間.

郁郁中苦練馬術和刀法.

鐺!

阿台靈活的卸掉對手的攻擊,長刀順勢擦過,在對手的右臂掠過.

"殺敵!"

阿台沖殺在前,韃靼人一時間士氣大振,紛紛發動反擊.

"伯爺,右翼擋不住多久!"

林群安有些穩不住了.

"奇怪……"

方醒搖搖頭,命令道:"令阿台後撤!"

他不會用阿台麾下的尸骨來贏取勝利,那會讓人心寒.

"反擊!"

奮力拼殺的阿台渾身浴血,卻帶著麾下用一波反擊擊退了敵軍,然後才帶著他們開始撤退.

就憑著這一點,若是當年沒有阿魯台的壓制,阿台的成就也不會小.

阿台被裹在軍中朝著聚寶山衛的側後方奔去,這一戰他感到酣暢淋漓,甚至還想回身再戰.

轟隆的馬蹄聲中,阿台已經看到了明軍在嚴陣以待,火炮手已經站在邊上,隨時准備點火.

去吧,該死的!讓你們碰個頭破血流吧!

對于聚寶山衛的戰斗力,阿台比大多數人還要堅信不疑!

"大汗……"

大汗這個稱呼許久都沒人這般叫了,阿台一個激靈,毫不猶豫的伏在馬背上.

因為他聽出了這個聲音.

來自于他最忠心耿耿的侍衛長月魯.

聲音急切!

刷!

阿台只覺得背部一涼,然後身後就開始了混亂.

"殺了他!"

憤怒的月魯帶人斜插過來,瞬間亂刀分尸,把偷襲阿台的那個韃靼人斬落馬下.

可混亂已經造成了,一群韃靼騎兵高呼著,然後沖擊著.

"老爺,右翼大亂,有奸細!"

一直在觀察右翼的辛老七躍躍欲試的想帶人去撲擊追兵,然後讓方醒騰出手來鎮壓奸細.

此時左翼僵持,那些哈烈人在試圖繞過明軍側翼打擊去攻擊韃靼人,可明軍卻毫不示弱的讓韃靼人撤到一邊,直面敵軍的沖擊.

而在中路,原先的三千敵軍預備隊也開始發動了!

"希望來了呀!出擊!出擊!"

看到形式一片大好,烏恩激動的命令預備隊出擊,他自己跟在後面緩緩而行.

……

正面三千敵軍開始突擊,左翼陷入僵持,右翼的韃靼人亂作一團,眼瞅著就要沖擊到明軍本陣.

"這就是仆固敢于決戰的底氣嗎?"

奸細!

方醒喝令道:"林群安原地留下指揮.吳躍部跟我來!"

方醒留下一個千戶所堅守中路,帶著吳躍部趕去增援.

右翼因為有阿台坐鎮,所以方醒就放了一個千戶所,如今阿台被裹挾在亂軍之中不知死活,形勢急轉直下.

黃鍾從未經曆過如此紛雜的戰場態勢,他張開嘴卻不知道該建議什麼,想跟著去,卻身體發僵……

方醒拔刀,回望麾下,微微點頭道:"跟著我,咱們去擊敗肉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