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9章 暗夜圍捕(今天第五更)
天黑了!

方醒出現了,就在他狙擊仆固後面的一百多米處出來了!

他打個飽嗝,然後看看四周,除去營地方向有火頭之外,其它地方黑麻麻的一片.

還有一只把他當做獵物,從他的頭上掠過才發現是龐然大物後,馬上飛走的大鳥.

"別惹哥啊!"

方醒溜到邊上,拿個小鏟子開始挖.

不過是一層草皮多些的深度,方醒挖出了自己埋下的狙擊步槍.當時若是搜索的人在看到他的痕跡後不急著去追的話,這支槍怕是保不住了.

把狙擊步槍拆散裝在盒子里背在背上,方醒悄然往興和堡方向摸去,當然,還是迂回.他擔心在雙方的直線范圍內會有聯軍的斥候埋伏.

就算是沒有,明軍的暗哨也不少,到時候別不問一聲口令就來一發,他就算是不明不白的交代在塞外了.

黑夜行路難,方醒沒敢用手電,只是深一腳淺一腳的往前摸索.

"瑪德!多給些星光好不好?"

走出兩里多,方醒弄出一輛全新的山地自行車,抬頭看著蒼穹罵了一句.

可今夜的星宿已經非常給力了,只是草原上到處都是青草,無法分辨出哪里有坑.

所以方醒不敢騎行太快,以免栽進去,然後折斷自己的脖子.

神經繃的太緊的後果就是動作變形,以及體力和精神的損耗成倍放大.

艱難的騎行了不到五公里後,方醒開始轉向,朝著興和堡直線方向而去,只是喘息的聲音在寂靜的草原上幾乎能傳出幾里地.

"不行了,不行了!"

方醒把自行車丟在一邊,坐在草地上喘息著.

漸漸的,喘息中好像多了什麼聲音.

方醒覺得脊背發寒,他毫不猶豫的一個前滾.

動作非常難看的一個前滾翻!

身後傳來了人體撲在地上的聲音.

"抓住他!"

一聲暴喝中,方醒在地上幾個翻滾,等面對天空時,他的手中已經多了一把手槍.

他不想弄出動靜,可此時此刻卻顧不得了!

"呯呯!"

黑夜中,那個剛爬起來的黑影捂著胸腹處,身體搖搖晃晃的倒退了幾步,嘴里嗬嗬有聲,然後重重的倒在地上.

方醒爬起來,身體緩緩轉動了一周.

"都出來吧!"

方醒解下背上的自動步槍,字正腔圓的用大明話說道.

"是刺客!抓住他,有重賞!"

尖利的喊叫聲中,周圍傳來了馬蹄聲.

方醒瞬間消失一下,再出來時,手中吃力的抱著重家伙,獰笑道:"瑪德!你們這是和老子杠上了是吧,那就來吧!"

黑夜中很快亮了十多處,火把熊熊中,人影幢幢.

馬兒大概是在附近待了許久,一朝得活動,不住的長嘶,打著響鼻.

那些黑影有的在打噴嚏,有的在歡喜的叫喊著.

四面合圍!

再無一絲縫隙!

四周的敵人歡喜不已,他們沒有急切,而是緩緩催馬而來.

重賞!

烏恩下了賞格,拿住刺客官升三級!

換做是平時,非有戰陣上率先破陣的功勞,非有斬獲對方重要將領的功勞,官升三級就是奢望!

對方就一個人,可是功勞怎麼分?

黑夜中不斷在交涉中,站在中間的方醒仿佛就是待宰羔羊!

當三匹戰馬出前時,代表著敵人已經商議完畢.

不,是分贓完畢!

而贓物自然就是方醒!

方醒打個哈哈,努力穩住手中的東西.而背上的彈箱卻壓得他有些移動困難.

"百十人,還不夠老子鑄個京觀啊!"

那三騎本以為方醒就是困獸猶斗,卻沒料到他突然大聲說話,就是一怔.

"拿下他!"

黑夜中有人喝道,而邊上的人都在蠢蠢欲動,合圍在繼續.

而這正是方醒所希望的!

"老夫聊發少年狂,左牽黃,右擎蒼,錦帽貂裘,千騎卷平岡.為報傾城隨太守,親射虎,看孫郎……"

方醒突然朗聲誦讀著蘇軾的詩詞,然後四周合圍再進一步.

"酒酣胸膽尚開張,鬢微霜,又何妨……"

距離在不斷拉近,方醒緩緩轉著圈子,有些沙啞的嗓子漸漸變成了嘶吼.

"……持節云中,何日遣馮唐?會挽雕弓如滿月,西北望,射天狼……"

沙啞的聲音在草原上回蕩著,四周的敵人在逼近.

方醒依舊從容的吟誦完了這首詞,然後他咧嘴一笑,繼而扣動了扳機.

"噠噠噠......"

從未有人在黑夜中看到過這等火蛇!

是的,就是火蛇!

火蛇噴吐,開始了旋轉,就像是地獄的焰火.

火蛇照亮了方醒的臉,明暗閃爍中,大多數敵人連慘叫都來不及發出,就被打成了爛泥.

咔的一聲中,火蛇消失了,方醒最後站定的地方,對方十多個敵人呆呆的看著他,手中的火把被夜風吹的獵獵作響.

還有這麼多?

方醒趁著對方驚怖的機會把背帶解開,然後摸出手槍,毫不猶豫的開火.

"砰砰砰砰砰砰!"

一個彈匣打完,方醒後悔了.

僅存的五人剛想逃跑,卻發現方醒這邊沒了動靜,其中一人喊叫著,然後他們張弓搭箭……

老子要完蛋了!

方醒正准備躲,不再忌諱什麼神仙下凡的躲避,左側的黑夜中傳來了馬蹄聲.

那五人心中狂喜,正准備出聲呼叫時,黑夜中飛來了箭矢.

一騎落馬,剩下的四人愕然,隨後還擊.

可對方在黑夜之中,只能模模糊糊的看到一個輪廓.

箭矢落空!

四騎發動了沖擊,他們大聲叫喊著,馬刀揮舞.

是誰?

方醒慌亂中開始換彈匣,再抬頭時,就看到敵軍只剩下了兩人.

落在地上的火把燃燒著,映照著這場戰斗.

黑暗中的那個援兵就像是從地底下般的冒了出來,他揮動長刀,交錯時敵騎落馬.

而就在此時,他的動作凝固了一下.

這一下就差點要了他的命.

長刀馬上降臨,目標正是他的脖頸.

這人大吼一聲,隨即主動摔落馬下.

長刀落空,那哈烈人剛想俯身再次揮刀,黑影猛地彈起來.

閃身避過這一刀後,黑影合身撲了過去.

方醒小跑著過來,路上還撿起了一個火把.

當他跑近時,不禁失聲道:"老七……"

辛老七此刻就像是一只凶殘的獵豹,他壓住對手,右拳一下下的猛擊著對手的臉部.

敵人瘋狂的掙紮著,雙腿亂彈,正好碰到了辛老七的腰部,頓時他的動作就一停.

"******"

敵人趁機用雙手扼住辛老七的脖子,同時扭動身體,翻身把辛老七壓在身下.

呼吸被憋在胸膛之中,辛老七瞪大眼睛,感受著對手急促的呼吸.

就在敵人以為他已經毫無還手之力時,辛老七的身體猛的往左邊一轉,右肘揮出.

而與此同時,繞到後面去的方醒一腳就踢翻了這個敵人.

這一肘是如此的狠,這人的半邊臉都塌了下去,倒在地上毫無反應.

"老七!"

方醒尋摸了一把長刀,把這人剁吧幾下,然後過去扶起辛老七.

"你的傷……"